活在将要来的世界里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分离主义
2022年10月05日
心意更新
2022年10月12日

活在将要来的世界里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两个世界之间系列的第七篇。

《启示录》的开篇异象与它的最后一个异象相吻合。在第一个异象中,约翰听到一个响亮的声音,命令他将所看到的写下来,约翰看到那位复活的、荣耀的主耶稣站在祂的教会中间(启1:10-20)。《启示录>最后的异象是圣城新耶路撒冷的降临,〝从天上由神那里降下来,预备好了,好像打扮整齐等候丈夫的新娘。〞约翰再次听到响亮的声音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要作他们的神。〞(21:1-3)。在这里,主与祂的教会同在也是重点。这不仅是本卷书的结局,更是整本圣经的圆满结局——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

《启示录》的开篇不仅是有关主的异象;也是主日的异象(1:10)。这是圣经中第一次称一周的第一天为主日。虽然这个词在新约中只在这里出现过,但早期教会的教父们毫不怀疑这一天就是指我们称为星期天的这一日,他们纪念这一日是为了纪念主的复活。在新约的其他地方,我们会看到这一天的犹太名字,直译为〝安息日的起头〞(或〝过了安息日〞、〝礼拜日的大清早〞等)(太28:1;可16:2;路24:1;约20:1, 19;徒20:7;林16:2)。英译本在翻译这个短语时通常使用〝一周(的第一天)〞,但希腊语的sabbaton,英语的安息日(Sabbath)这个单词就直白地出自希伯来文的〝安息日〞(shabbat)。以下是对这个字的重要意义的展开说明。

在教会历史的早期阶段,一周中的第一天就成为了基督徒聚集做礼拜的日子。这种做法可能始于耶稣复活的那一天,因为正是那时候,我们复活的主第一次与祂的门徒见面,并〝亲自站在他们当中〞(路24:36)。《约翰福音》同样写道,〝耶稣来了,站在他们中间〞,并特别强调了日期的确定性——〝礼拜日黄昏的时候(一周的第一天)。〞(20:19)。主与门徒的下一次见面的时间是〝八天之后〞,那时耶稣再次〝站在他们中间〞(第26节)。按照犹太人的计算方法,这天是之后的一个星期天了(见〝第三天〞;路24:7, 21, 46)。在《使徒行传》二十章7节中,路加记载特罗亚的教会在〝礼拜日〞(直译是〝安息日的起头〞) 〝聚会擘饼〞。他的措辞表明这是他们的常规做法。保罗在七天前到达了那里,虽然他急于在五旬节赶到耶路撒冷(第16节),但他在特罗亚待了七天,显然是为了在〝礼拜日〞(直译〝安息日的第一日〞)〝聚在一起擘饼〞(第7节)。

安息日的敬拜剥去了这个堕落世界所造成的假象,向我们表明上永远在至高之处。

英语世界的读者很容易错失这一用法的重要性。我们太过习惯于按周来计算时间,以至于我们可能认为计算时间的方式一直都是如此,在犹太人中也是这样。但实际上在外邦人中并非如此。犹太语的〝安息日〞在新约中甚至没有对应的希腊语词汇,而是直接使用犹太人的〝安息日〞(Sabbath)一词,其后的一天称为〝礼拜日(直译为‵安息日的起头′)〞。我们知道的行星周到后来才成为整个罗马帝国的计时标准。因此,在《使徒行传》第二十章7节,以及《哥林多前书》第十六章2节中提到的保罗对加拉太教会和哥林多教会的指示中,我们必须记得,这些教会都在外邦人的领土上,在那里〝一周〞不是时间尺度的标准。然而,外邦人的使徒显然是按照七天这个周期来组织教会活动的,重点落在〝安息日的起头〞,而不是被称为〝安息日〞 的第七日。虽然在《哥林多前书》第十六章2节中没有提到教会在这一天聚会,但保罗指定这一天要〝为着耶路撒冷的教会分别款项捐献〞是非常奇怪的,除非在他们作为基督徒的共同生活中,有一天是指向这一天、而不是另一个日子,来展现这种〝圣徒的交通〞。这并不是说要他们在〝安息日的起头〞按周发薪水,因为当时周历还没有成为普遍现象。

保罗当然不会把一个纯粹的犹太仪式强加给外邦教会,所以七天的周期一定比在西奈设立的其他节日有更持久的权威(利23)。保罗确实指责加拉太人遵守〝日月节期〞(加4:10),这与割礼一样,是假教师强加给他们的犹太仪式(5:2-6;徒15:1也是如此)。毫无疑问,保罗警告歌罗西人,〝所以不要让人因着饮食、节期、月朔、安息日批评你们〞(西2:16),这背后也有类似强加的意味。然而,伴随着这些对犹太教仪式的强烈拒绝,保罗指示加拉太人和哥林多人在 〝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按着自己的收入抽一些出来留着,免得我来的时候才现凑〞(林前16:2)。显然,这里有比摩西更伟大的。犹太人每周一次的安息日并不是在西奈山首次设立的仪式,而是在世界之初为所有人制定的创造条例(创2:1-3)。我们的主在说〝安息日是为人而设的〞(可2:27)时也明确表达了这一点——安息日不仅仅是为犹太人而设。

安息日在堕落后的某个时刻开始被世界所遗忘,但在出埃及时神为以色列人夺回了它(出16),并被纳入上帝在西奈与他们所立的约中(20:8-11)。事实上,安息日成了这个约的标志,他们世世代代都要遵守,作为一个永远的约(31:12-17)。它成为一个 〝神圣的日子〞(归于耶和华的安息日)(利23:1-3),并为庆祝安息日指定了特殊的献祭(民28:1-10)。这一天一直是上帝创造天地的纪念日(出20:8-11;31:17;利24:8),摩西也把它当作以色列从埃及得救的纪念日(申5:12-15)。〝休息〞是遵守安息日的主要概念,但这种休息的意义不仅仅是停止劳动而已。它也是在耶和华的殿中的神圣聚会,是神在会幕(出25:8)和其后的圣殿(代下6:18)中永活的象征和焦点。安息日也指向完全之日到来时永久的安息(来3:7-4:10)。

《诗篇》第九十二篇是〝安息日之歌〞,颂赞了安息日给神的百姓带来的巨大祝福。它的开头几节谈到了在神面前敬拜的美好和喜悦(第1-4节),结尾几节谈到了那些因此被安置在我们神的殿中、在神的院子里的人所得到的繁荣(第12-15节)。这首工整的诗歌的巅峰是第8节:〝但祢耶和华永远是至高的。〞这是整首诗篇中唯一的单句,且位于最中心的位置。这句关键性经文的前后句表达了恶人的覆灭(第5-7节)和义人的高升(第9-11节)。因此,安息日在休息和敬拜方面为上帝的百姓提供了一片绿洲,他们生活在一个恶人常常兴旺、义人常常受苦的世界里。安息日的敬拜剥去了这个堕落世界所造成的假象,向我们表明上永远在至高之处,因此万事万物最终的结果将如神所应许的那样—永远的安息将降临到上帝的百姓。因此,安息日预示着圆满的国度,将永恒的祝福带进时间,将天堂的欢乐带到地上。

新约并没有取消这种指定的恩典管道,而是将其转移到一个新的日子。虽然保罗权威性地废除了第七日崇拜的义务(罗14:1-6;加4:8-11;西2:16-23),但他同时围绕〝安息日的第一日〞组织教会(徒20:7;林前16:2),到约翰写作《启示录》时,他称这一天为主日。与旧约中的安息日一样,这一天是高于一切的日子,新约中神的百姓在这一天举行神圣的聚会,听到神的话语被大声诵读和阐释,信徒们互相擘饼(徒20:7)。这是所有日子中最重要的一天,当他们颂唱诗篇、赞美诗和灵歌(弗5:19;西3:16)并向祂献上祷告(提前2:1)时,主就与祂的百姓同在,站在他们中间,在他们的赞美中作王(诗22:3)。

约翰·艾略特(John Eliot,1604-90)是美国早期的清教徒牧师和美国原住民的传教士。艾略特是一位把主日当作基督教的安息日来持守的勤奋的守望者。科顿·马瑟(Cotton Mather)有一次听到艾略特讲道并记下笔记说,那些殷勤谨守主日的人有七分之一的生命将过着在地如在天的生活。尽管他们生活在地上,但他们对天堂并不陌生,当他们死后,他们对天堂也会很熟悉。确实如此,因为在那以前他们就已经去过天堂超过一千次了。 使徒约翰在主日的时候看到主站在祂的教会中再次说出充满盼望的确据,此时他是在灵里的。当教会聚集在一起,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主时,主耶稣仍然向祂的教会显明祂自己。主日就是特别为此目的而设立的,它带着丰富的祝福。正如清教徒大卫·克拉克森(David Clarkson)所观察到的:〝这样,上帝的同在对于个人来说是条令人享受的小溪,对于公众来说却成为了一条河流,使上帝之城绚烂美丽。〞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将探讨在这两个世界之间忠心服侍主的各方面含义,帮助信徒在地上负责任地行事,尽管他们真正的家在天上。

Mark E. Ross
Mark E. Ross
马克-E-罗斯博士是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厄斯金神学院的系统神学教授,他是Let’s Study Matthew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