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2021年05月26日
寻找真理
2021年05月31日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诗篇二十三篇 系列的第十一章。

大卫的诗篇充满了对于来到上帝面前、住在上帝殿内的渴望。在诗篇二十六8,大卫宣告说:「耶和华啊,我喜爱你所住的殿和你显荣耀的居所。」在下一篇中,大卫说这种渴望是他心灵的唯一动力,他说:「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诗二十七4)。」可拉的后裔写的的诗篇,也热切地表达了同样的渴望:「万军之耶和华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上帝呼吁。」并宣告说:「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为有福(诗八十四1-2、4)!」这样渴望在上帝的殿中与上帝同在的生命,促成了最著名且最受人喜爱的诗篇结尾:「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二十三6)。」

罪人透过耶稣基督的代赎,并借着圣灵与耶稣基督联合,就可以成为上帝家中的儿女。

大卫的渴望远非空洞的情感,而是由坚固的神学所激发的;他了解上帝的性情,以及上帝对祂百姓的计划和应许。事实上,这种与上帝同住的渴望是由上帝自己启示的。在上帝带领以色列人穿过红海之后,摩西便带百姓唱了一首由上帝默示的歌,这歌教导百姓说耶和华凭祂的慈爱带领祂所救赎的百姓,引他们到祂的「圣所」,「主啊,就是你手所建立的圣所」(出十五13、17)。以色列人得到了救赎,得以与上帝同住。令人惊奇的是,大卫明白,与主自己的热心相比,他对于与上帝同住的渴望是微不足道的,因为这位行奇妙大事的主说:「又当为我造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出二十五8)。」当以色列朝圣者前往耶路撒冷参加一年一度的节期时,锡安山上的所罗门圣殿就象征着上帝最终的目的,也就是祂要与祂的百姓同住。在通往圣殿入口前的院子里,立有一座气势宏伟、血迹斑斑的祭坛;这样的设计,对于这个神学观念而言,有着深刻的意义。

在诗篇二十三篇中,大卫从两个方面阐述了与上帝同住的渴望。首先,上帝的殿被描写为祂百姓的旅程终点。大卫利用出埃及本身的牧羊画面,将耶和华描绘成他一生的牧者。接着,这个画面转变成了宴席的画面:当这个描述来到最高峰时,画面中的牧羊人就变成了宴席上的主人。大卫原本是在描述一头由牧者带领的羊,后来转变成描述一位受宴席主人尊荣的客人;而耐人寻味的是,这样的转变就发生在「行过死荫的幽谷(4节)」的时候。那么这样说来,对大卫而言,在上帝的殿中与上帝同住的渴望是一种未来的事实,是一种末世论。大卫确信自己的渴望是会得到满足的,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牧羊人,他明白羊群并不需要靠自己抵达目的地,毕竟羊群那么容易受惊吓,既没有智慧又任性倔强。对羊群的引导、照顾和保护,以及确保牠们安抵目的地,都是牧羊人的责任。

其次,上帝的殿被描述为永恒荣耀的起点。上帝殿里的欢喜快乐,诚然可以在今生被尝到,而上帝的百姓在安息日的敬拜中尤其能够体验到这点。此外,在以色列人的旅途中,主确实曾在旷野铺设宴席,不过,这些事虽然是福分,却只是预示着上帝在荣耀、新造的「殿」中为祂的百姓所预备的宴席。用油膏头和使福杯满溢,是象征性质的描述,意在描写奢华的款待(5节)。上帝在这里被描绘成一个古老的近东主人,慷慨地用奢华且丰盛之物来尊荣和满足他的客人。在圣经的其他地方,大卫详细说明说上帝的子民「必因你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你也必叫他们喝你乐河的水(诗三十六8)。」大卫在这里用的「乐」一词,是由「伊甸园」一词的字根发展而来的;伊甸园是上帝的乐园,人类曾经在那里享受过与上帝团契相交的喜悦。我们今生旅程的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开始与上帝和祂的百姓在那比伊甸园还更荣耀的乐园中过着极其喜乐的生活。

然而,即使是「尊贵的客人」这样的描述也无法完全传达大卫心中的的盼望。这样奢华的款待,是倾注在儿女身上的。罪人透过耶稣基督的代赎,并借着圣灵与耶稣基督联合,就可以成为上帝家中的儿女,从上帝而生(约一12-13;弗二19)。就像归来的浪子被气喘吁吁的父亲抱在怀里一样,我们今生旅程的结束和永恒的开始,其实就是一趟回家的旅程。在上帝全部的孩子回家之前,就连上帝的殿也是有所缺乏的呢。在为羊舍命的那位好牧人─主耶稣基督的带领下,上帝的百姓必然会带著称谢进入祂的门,带着赞美进入祂的院(约十1-18;见诗一百)。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L. Michael Morales
L. Michael Morales
迈克‧莫拉斯博士是格林维尔长老会神学院的圣经研究博士、改革宗神学院的客座教授以及美国长老教会的教务长老。他着有《谁能登耶和华的山?》(Who Shall Ascend the Mountain of the L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