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2021年05月10日
祂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2021年05月14日

祂使我的灵魂苏醒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诗篇二十三篇 系列的第章。

对于基督徒来说,圣经中那些熟悉并带来安舒的经文可能会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已经听过很多次了。我们已经读过很多次了。很可能我们也都已经在讲道中听过很多次了。结果呢,当我们读到这些经文、或是听到别人把这些经文给念出来、传讲出来的时候,我们就不再去思想它们了。我们以为我们知道它们的意思。所以,有时当我们读到这些经文的时候,最好要停下来,逐句逐字地去读它们,问问自己它们的意思是什么。仔仔细细地默想这些经文,是对我们有益的,让我们可以重新听到它们,重新听到上帝的道在对我们说话。

「祂使我的灵魂苏醒。」这句话是由四个简单的英文单字构成的。在希伯来文中则是两个简单的希伯来文单字。但它们的意思是什么?它们对我们说了什么?它们应当对我们说什么?我们看到有牧羊人与羊群的画面。第2节中的画面很清楚。我们可以看到平静的溪水旁有茂盛的草地,羊群躺卧在牧羊人的注视下。但「祂使我的灵魂苏醒」是怎么一回事?这让人想到什么画面?我们如何看到牧羊人恢复他羊群的灵魂?我们很容易想到,也许大卫在这里把目光从羊转移到人身上。但下面的句子也是指羊群和牧羊人的带领,让我们不得不思考这句话与前后文的关联。

那使我们灵魂苏醒、缠裹我们的伤口、医治我们的疾病、并在我们软弱时赐给我们力量的,就是我们的好牧人。

祂使人灵魂苏醒。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从其他有关牧羊人的经文中得到帮助。也许旧约中最好的牧羊人经文是以西结书三十四章。当耶稣在约翰福音十章开始讲到好牧人时,祂很可能就是在想这段经文。在以西结书三十四章,我们听到主谴责以色列的牧人。他们一部分的罪过就是他们没有把走失的羊带回来(4节)。当主在这段经文的后面说祂自己要作他们的牧人时,祂说祂要把走散的羊带回来(16节)。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关联。我们想到羊的时候,脑中的画面往往是一群羊安然地躺在草地上,却忘记了羊其实不是这样的动物。牠

们会站起来。牠们会四处走动。牠们会走失。牧羊人的任务就是把牠们带回来。所以,在诗篇中,我们看到牧羊人积极地去寻找那些走失的羊,并把牠们带回羊群。这令我们感到安慰,因为知道我们的好牧人不会让我们迷失太远。祂会把我们找出来,把我们带回羊群。

我的灵魂,我的生命,我的‘‘nephesh”。 好牧人不仅会把离群的羊带回来,而且还会把生命给予死去的羊。我们原先死在过犯和罪孽中,而我们的好牧人给了我们新的生命。好牧人使那些软弱、生病或受伤的羊重获力量、得到医治与缠裹(结三十四16)。祂使他们恢复完全的生命,使他们再次能够站立、行走、进食,作为羊群的一部分而自立。我们的旧生活使我们不仅死在罪中,也使我们软弱、生病、被罪损害。而那使我们灵魂苏醒、缠裹我们的伤口、医治我们的疾病、并在我们软弱时赐给我们力量的,就是我们的好牧人。

我们的灵魂不仅是我们的生命,也是我们「食欲」的所在。好牧人在使我们的灵魂苏醒时,也使我们开始如饥如渴地渴望公义。祂喂饱这样的饥饿,祂满足这样的饥渴。我们的灵魂也是我们情感的所在。好牧人在使我们的灵魂苏醒时,也使我们在夜晚的哭泣后获得早晨的喜乐。祂使我们的哀伤变成舞蹈。祂除去我们悲伤和痛苦的麻布,给我们喜乐的新衣。灵魂有时也指我们的精神行为,我们的思想和知识。好牧人在使我们的灵魂苏醒时,也恢复了我们的思想和知识。我们开始以一种新的方式理解事物。曾经不过是纸上文字的经文开始有了意义。我们开始听到、理解和认识我们牧者的声音。我们听到了祂的呼唤,我们回应并跟随祂的带领,即使祂将带我们走过死荫的幽谷。

虽然这篇诗经常被当作是对个人的应许,但我们的苏醒并不单只是个人的层面而已。好牧人从来不是只牧养一只羊的牧者。祂是羊群的牧者。在苏醒群羊个别的生命时,祂也苏醒了羊群整体的生命。祂使羊群成为一群健康强壮的羊,能够为了羊群的利益而联合起来。

除了新生命之外,这一切的苏醒都不是瞬间的。病人和伤员的医治是需要时间的。弱者需要时间才能强壮起来。食欲和心思的更新也需要时间。好牧人利用羊群来苏醒个别的羊只。当个体变得更强壮时,他也会被牧人使用,使其他的灵魂得到苏醒。愿我们乐于让我们的好牧人苏醒我们的灵魂,使我们也可以被祂使用,去苏醒他人的灵魂。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Benjamin Shaw
Benjamin Shaw
班哲明‧萧博士是佛罗里达州桑福德改革宗圣经学院的旧约教授,并着有《传道书:这堕落世界中的生活》(Ecclesiastes: Life in a Fallen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