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及其背后的男人们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真理的时刻
2022年10月21日
真理的堡垒:马丁‧路德
2022年10月28日

宗教改革及其背后的男人们

编者注:独立文章系列的第一篇。

自教会诞生和早期扩展以来,宗教改革运动彰显了上帝的恩典,改变了世界,影响极其深远。宗教改革运动不是一个单一的行动,也不是由某一个人领导的。这场改变历史的运动有着好几个不同的阶段,延续了数十年。而且宗教改革所积蓄的影响力也是不可估量的。著名的教会历史学家菲利普·沙夫(Philip Schaff)写道:

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是人类历史中仅次于引入基督教之后最伟大的事件,它标志着中世纪的结束和现代化的开始。它从宗教开始,以强大的推动力直接或间接地推动着每一个进步的运动,并使新教成为现代文明史的主要驱动力。 宗教改革的核心是重拾耶稣基督的真福音,这种归正对教会、对国家和对整个西方文明的发展产生了无可比拟的影响。

在上帝引导的大手之下,世界已经为宗教改革预备了独特的舞台。教会非常需要改革。灵性方面的黑暗以罗马天主教为代表。圣经成了一本封闭的书。属灵的无知统治着当时人们的思想。福音被扭曲了,教会传统压倒了神圣的真理。人们抛弃个人的圣洁。由人制定的传统的腐臭充斥着教皇和神父。不虔诚的堕落污染了教义,人们也无法行出敬虔的事。

另一方面,新的一天的黎明正在降临。封建国家正被民族国家所取代。探索活动正在逐步扩张。1492年,克丽斯朵夫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发现了新大陆,贸易路线就此打开。中产阶级正在崛起,学习的机会也在增加,人们的知识储备也开始倍增。约翰内斯·古腾伯格(Johannes Gutenberg’s)发明的印刷机(1454年)急剧加速了思想的传播。在上述这些发展的影响下,文艺复兴的盛况如日中天。不久之后,16世纪的宗教改革为世界格局带来了进一步的改变,尤其深远地改变了耶稣基督的教会。

有鉴于宗教改革这种戏剧性的巨变,人们不禁要问,有哪些因素导致了宗教改革的发生?宗教改革起源于哪里?这一影响深远的运动是如何产生的?传播到了哪里?有哪些点燃火把的关键人物?在此期间,有哪些圣经真理公诸于世?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聚焦于那些领导宗教改革的信心伟人。

改教家

十六世纪初,上帝开始兴起一系列意志坚定的大人物,史称〝改革家〞。早些时候教会中也有一些改教家,但这一时期出现的改教家是教会里受过最好的教育、最虔诚也最忠诚的改教领袖。这些人熟读圣经,面对反对意见时表现出大胆和勇气是他们的标志。他们因着对真理深信不移,对教会充满热爱而大胆地尝试将教会带回到符合超越时空的标准之上。用最简单的话来表达,就是他们渴望看到上帝的子民按照圣经的规定敬拜祂。这些人是黑暗中的亮光。

历史学家斯蒂芬·尼科尔斯(Stephen Nichols)说:〝改教家们并没有把自己看作是发明者、发现者或是创造者。〞

相反,他们认为他们的努力在于努力寻回。他们不是白手起家,而是在起死回生。他们回顾圣经和使徒时代,以及奥古斯丁(354-430)等早期教会教父,寻找他们型塑教会以及重塑教会的模式。改教家们有一句话:”Ecclesia reformata, semper reformanda”,意思是〝改革宗的教会,永远都在改革〞。

政官改教家之所以被这样称呼,是因为他们改革的努力至少得到了一些统治当局或行政长官的支持,而且他们认为民间行政长官应该强制推行真信仰。这一称呼是为了将他们与一些激进的改革者(重洗派)区分开来,重洗派的努力是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的。这些改革者也被称为〝改教家〞,因为〝家〞(magister)一词有〝教师〞的意思,而改教家们非常强调教师的权柄。

唯独圣经

随着时间的推移,改教家的信息被概括为五个口号,即宗教改革的〝五大唯独〞:sola Scriptura(〝唯独圣经〞)、solus Christus(〝唯独基督〞)、sola gratia(〝唯有恩典〞)、sola fide(〝唯独信心〞)和soli Deo gloria(〝唯独神的荣耀〞)。其中第一条〝唯独圣经〞是宗教改革运动的定义基准。

属灵权柄只有三种可能的形式。首先,是主的权柄和祂的成文启示的权柄。第二,是教会及其领袖的权柄。第三,是人类理性的权柄。当改教家们喊出〝唯独圣经〞的时候,他们是在表达效忠于神透过圣经所表现的权柄。詹姆斯·蒙哥马利·博伊斯(James Montgomery Boice)陈明了他们的核心信念;〝唯有圣经是我们的终极权威,不是教皇,不是教会,也不是教会或教会议会的传统,更不是个人的暗示性的或主观的感受,而是唯独圣经。〞宗教改革本质上是一场关于哪种权威应该位于首要地位的决定。罗马天主教声称教会的权威在于圣经和传统,圣经和教皇,圣经和教会会议。但改教家相信权柄唯独在于圣经。

沙夫写道:

当人文主义者回到古代经典复兴希腊和罗马异教的精神时,宗教改革者则回到原文圣经,复兴了使徒的基督教精神。他们被一种对福音的热情所点燃,这种热情是自保罗时代以来从未见过的。基督从人类传统的坟墓中站起来,再次传讲生命和力量的话语。圣经从前只是给牧师读的书,现在被重译成欧洲各地的语言,而且比以前更好,成为可以人手一册的书。从此,每个基督徒都可以来到灵感的源头,坐在神圣导师的脚下,而无需得到神父的许可或干预。

主权恩典的泉源

这种对圣经的效忠导致人们重新发现了恩典的教义。任何对圣经的回归都不可避免地将人引向上帝主权的救恩这个真理。其他四个〝唯独〞,也就是唯独基督,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唯独神的荣耀,都来自于〝唯独圣经〞。

第一位改教家是一位奥斯定会的修士,1517年10月31日这位修士将反对罗马天主教出售赎罪券的九十五条论纲钉在德国路德在维滕贝格诸圣堂门口,这位修士的名字就是马丁·路德(1483-1546),他拿着钉锤的大胆行径拉开了宗教改革的序幕,其他改教家也纷纷紧随其后,如乌尔利希·慈运理(Ulrich Zwingli,1484-1531)、休·拉蒂默(Hugh Latimer,1487-1555)、马丁·布塞(Martin Bucer,1491-1551)、威廉·丁道尔(William Tyndale,约1494-1536)、菲利普·莫兰顿(Philip Melanchthon , 1497-1560)、约翰·罗杰斯(John Rogers, 1500-1555)、亨利希·布林格(Heinrich Bullinger, 1504-1575)和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1564)。这些人誓死效忠圣经真理和上帝主权的恩典。

本文原刊于《独立文章》

Steven Lawson
Steven Lawson
史蒂文 ‧ 劳森是 ” 专一火热 ” 事工(OnePassion Ministries)的主席、创始人与林格尼尔福音事工的教学伙伴,并有许多著作,其中包括:《恩典的根基与真理的时刻》(Foundations of Grace and The Moment of Tru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