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的來源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什麼是焦慮?
2022年02月18日
焦慮的影響
2022年02月24日

焦慮的來源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焦慮系列的第三篇。

從兩年前開始,就有一位女士來找我並對我說:「我覺得你有焦慮,而你自己卻不知道。」我微笑以對,卻在內心驕傲地想:「她到底在說什麼?我才沒有焦慮!」 從來沒有人向我提過這樣的事,但我還是承諾會在禱告中尋求她對我的擔憂是否屬實。大約一個月後,我教會的長老們批給我一個臨時的假期。這位女士的這兩句話都是對的。我確實有許多的焦慮,而我自己甚至都不知道。

我發現我的焦慮影響到的並不只有我自己,它還影響了我與其他人的互動方式,它在不同程度上對我的員工造成了負面的影響。我的很多時間都花在了向員工道歉並請求他們原諒上。我永遠不會忘記,每個人都對我很有恩典。當我的休假臨近結束,我不再質疑我是否有焦慮症。相反,我開始問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的焦慮從何而來?」

可以肯定的是,我很想逃避過這個問題。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耶穌是解決我焦慮的最終方案。我相信祂能摧毀那正在摧毀我的焦慮,我希望祂開始揮動拆毀的大錘。但是,要拆毀的到底是什麼呢?現今的情況和以往已經大不相同,我仍會偶爾與焦慮搏鬥,但我已經可以意識到我正在焦慮,而且也學會了如何通過對在耶穌基督裡的信心而得以解脫。對於任何希望解決焦慮問題的人來說,理解焦慮的來源是解決問題的重要部分。

焦慮是很難定義的。它涉及擔心、緊張、憂慮和恐懼等因素。有時候焦慮是沒有明顯的原因的。通常,它與對危險、不幸或損失的預期有關。我們在聖經中經常看到焦慮的情況。掃羅的父親在不知道掃羅去了哪裡的時候就很焦慮(撒上十2);詩人比喻說 「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詩一二七2);以賽亞對那些「膽怯的人」(原文是有「憂慮的心 」的人說話要他們剛強(賽三十五4);但以理說他的靈在他裡面愁(焦慮)(但七15);馬大 「為許多事思慮煩擾」(路十41)。甚至連使徒保羅也經歷過焦慮(林後十一28)。既然這樣,有四千萬美國人經常與焦慮搏鬥,就不足為奇了。每個人都會有和某種程度的焦慮作鬥爭的時候,這是不可避免的。

歸根結底,焦慮的來源是人類的墮落。當亞當和夏娃吃了禁果,使世界陷入罪惡和痛苦開始,緊接著他們感受到的情緒就是恐懼(創三10)。而恐懼,當然是焦慮的要素之一。上帝和人之間原本完美的關係一旦開始被破壞,亞當和夏娃的安全感和平安就消失了。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是什麼。他們不知道上帝會如何回應他們的罪。上帝曾承諾說如果他們吃了那不可吃的果子就必定會死(創二17)。也許他們並不完全瞭解這意味著什麼。儘管如此,他們第一次感到害怕和焦慮。墮落就是焦慮最主要的來源。

焦慮是很難定義的。它涉及擔心、緊張、憂慮和恐懼等因素。有時焦慮並沒有明顯的原因。

如同將一塊石頭扔進水池裡就一定會泛起漣漪一樣,焦慮會泛起層層疊疊的漣漪,從墮落的源頭開始向外擴散。我們可以把這些影響稱為焦慮的次要來源。墮落的人類以不同的方式以及在不同程度上受到這些次要來源的影響。焦慮的其中一個次要來源就是墮落對人類生物化學方面的影響。大約18%的美國人因為大腦中的化學元素失衡而不得不與與焦慮作鬥爭。他們被臨床診斷為焦慮症,在這種情況下,治療和藥物理療往往是必要的。

可悲的是,處於這種困境中的基督徒經常被鼓勵「你只要多禱告一點」或 「多讀點聖經就好了」。我們教會中曾有人因為這樣的勸勉(即使給這樣勸勉的人是出於好心)而自覺是二等公民,我為這樣的教會肢體感到悲哀。因此,能夠認識到焦慮症和其他慢性疾病之間的相似性是非常重要的。這種情況下的問題並不在於個人做得不夠多不夠好,而在於外部因素,是超出本人的控制範圍的。我們不會對使用輪椅的人說「你多禱告就好了」,因此我們也不應該對被診斷為焦慮症的患者說這樣的話。這樣寶貴的人群需要同情和醫療干預,而不是陳腔濫調。

導致焦慮的其他次要來源包括個性、生活經歷和令人緊張的處境。有可能你的個性生來就比別人更容易焦慮。也有可能你容易焦慮是因為小時候發生的一些事。如果你的父親或母親在你小時候失去了工作,那麼每當你的老闆想找你談話時你就會感到焦慮,這樣的情況是可以理解的。焦慮的次要來源是多種多樣且非常複雜的。

毫無疑問,焦慮的最強大的次要來源之一就是罪。當我們犯罪時,我們就會經歷內疚和羞愧。當我們想到可能出現的後果時就會焦慮不安。當雅各發現他欺騙了兩次的以掃正向他走來時,他的恐懼和痛苦就不難想像了(創三十二7);大衛王在詩篇中談到了因未承認的罪而產生的內心深刻的掙扎和痛苦(詩三十二3)。雅各告訴我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我們得醫治」(雅各五16)。誠然,治癒我們的一個方面是使我們從與罪有關的焦慮中釋放出來。好消息是,我們侍奉的是一位有恩典的神,祂隨時都預備好了要赦免我們,並要在基督里更新我們。

焦慮的另一個重要次要來源是信心薄弱。請思想耶穌在馬太福音六章25-34節所說的話。耶穌指示我們不要為滿足我們的基本需求(食物、衣服)而感到焦慮。注意祂是如何將我們的價值與飛鳥的價值相比較的(第26節)。如果我們不相信自己在神眼裡是有價值的,我們就會為祂是否會供應我們而焦慮。耶穌還說焦慮並不能延長我們的生命(第27節)。如果我們不確定我們死後會發生什麼,我們就無法避免對必然要來的死亡感到焦慮。隨後耶穌也提到了穿什麼的問題(第28節)。顯然,擔心我們的外貌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最後,耶穌將所有這三種形式的焦慮與同一個原因聯繫起來:「你們這小信的人哪!」(第30節)

有焦慮症的人可能只需要加強他對神的主權、良善和信實的信心,他可能需要花更多時間來考慮十字架如何揭示在上帝眼中我們的價值。耶穌教導說,擁有堅定的信仰和減少焦慮(這裡指的不是患有醫學上焦慮症的情形)之間有明顯的正向聯繫。然而,耶穌在這裡並沒有教導我們說我們會只要有足夠強大的信心就能永久性地消除焦慮。我們必須小心,不要把堅定的信仰和從不焦慮劃等號。使徒保羅也許比歷史上其他任何人都更有信心,然而,如前文所述,保羅也經歷了焦慮。然而,我們也不應該假設我們對自己的焦慮無能為力。一旦我們確定了焦慮的次要來源,我們必須問問自己也問問別人,如果我們更有信心,事情將會是什麼樣的。就我個人而言,我的焦慮主要來自於我的驕傲和無法負荷的工作量。想做的事情太多,也不願尋求幫助,於是我就被超出能力範圍的責任壓垮了。要加強我對基督的信心,就必須願意減輕一些工作的擔子。

瞭解焦慮的主要來源並識別次要來源是邁向自由極其重要的一步。了解這樣的事情會在兩個方面幫助我們。首先,它幫助我們對正在經歷焦慮的人保持友善、同情和耐心。我們要知道焦慮有一系列複雜的原因,這樣就可以防止我們提出過於簡單的解決方案。這樣做能使我們能夠幫助那些有焦慮症的人,而不是無意中給他們帶來更多的擔憂或恐懼。第二,瞭解焦慮的主要來源和識別次要來源能幫助我們練習更有盼望地生活。

沒有什麼事情對主耶穌來說是太難的(創十八14)。在神面前一切皆有可能(太十九26)。而且,靠著那加給我們力量的耶穌,我們凡事都能做(腓四13)。很多很多的基督徒(包括我在內),都是因為主慷慨而有力地幫助他們處理、甚至克服焦慮而更加相信這些真理。如果你正在與焦慮作鬥爭,那麼有兩件事情是真實的:第一,你需要幫助;第二,你的幫助從神而來(詩一二一2)。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Matt Ryman
Matt Ryman
馬特‧賴曼牧師是明尼亞波利斯的一位植堂者。此前,他曾擔任弗羅里達州奧蘭多市大學長老會的資深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