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不公義嗎?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得救的方式只有一種嗎?
2021年06月14日
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在好人身上?
2021年06月18日

上帝不公義嗎?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難題解答 系列的第八章。

亞當吃了第一口禁果後,這句話一定不斷在他的腦袋中重覆著:「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7)!」這是他吃的日子,所以這是他必死的日子。我無法想像亞當用幾片無花果葉子縫製臨時衣服的時候,心中有什麼樣的恐懼。亞當現在即將面臨那無可避免的懲罰。審判已經到來。

當上帝在那天帶來判決的時候,並沒有完全施展那個判決的全部力道,並且給予亞當和如今有罪的世界一個延遲的判決。祂仁慈地延遲最終的審判,此舉為我們在罪與公義之間的爭戰定下了一個充滿恩典、但有時又令人沮喪的模式,那就是並非每一個罪惡都會在今生得到公義的報應。

當亞當吞下第一口禁果時,上帝保留了立即的死刑,並且又向他們展示了兩個新的觀念:恩典和憐憫。公義的反面是不公義,但公義的補充(complement)是憐憫。公義和憐憫都來自於上帝良善的性情;在受造物需要憐憫才能夠生存的那一天,上帝應許說祂將會賜下一位救主(創三15)。

要在將來那嶄新的、永恆的天家裡,我們才能徹底擺脫不公義的侵擾。

但我們該怎麼知道上帝的性情如何呢?當懷疑論者指著這個世界、宣稱說世事不該如此的時候,信徒們可以非常認同地喊一聲「阿門!」但當懷疑論者接著指向天上、控告說上帝不公義和邪惡的時候,懷疑論者和信徒必定在教義上分道揚鑣。

很少有懷疑論者會同時肯定這兩件事:(1)「上帝存在」;(2)「我真正相信的上帝是不公義的」。說上帝不公義的這類控告,通常都來自於一些特定的人;這些人想要指出說「上帝的存在」與「世上充滿了不公義的悲劇」這兩件事情是互相矛盾的。但是,「人在上帝律法下的責任」與「上帝與祂所制訂並啟示的律法的關係」之間存在著本質上的區別。上帝所制定的律法,是上帝為特定的、屬世的、以及有時是暫時的情境而制定的。並沒有任何「律法」是高於上帝、或存在於祂本性以外的;祂不必向任何律法交帳。懷疑論者認為上帝要向祂自己制定的律法負責,這種觀點嚴重地誤解了造物主與被造物之間的關係。

懷疑論者觀察到聖經裡記載了不公義的事,這點又該如何解釋呢?我們知道上帝有完美、公義的本性,但是在聖經的記載裡,上帝的百姓 ─ 甚至上帝自己 ─ 有時似乎是在贊同不公義的事,或命令人去做不公義的事;這兩件看似衝突的事該如何和諧地理解呢? 

舊約聖經揭開了為終極正義而戰的第一幕。在伊甸園之後,隨著審判日的延期,不公義的現象常常會滋生。上帝只是以暫時的、物質的方式來把那將要來到的最終審判的陰影給投射出來而已。將約書亞記中有關征服的敘述與啟示錄的任何一章進行比較。與啟示錄中的龍、獸和火相比,會發現約書亞記聽起來很平淡。雖然啟示錄以隱晦的象徵和奇幻的畫面來傳遞信息,但這信息並不是作秀,因為世界的確將以慘烈的方式結束。在世界末日之前,上帝盟約中的百姓呼求祂結束世上不公義的事,包括背叛、奴役、流放和死亡。讀詩篇時,你會忍不住跟舊約的聖徒一起說:「我的呼求到底會不會得到應允?」

確實有得到應允了。但「一勞永逸地從不公義中被解救出來」這件事,會在一個兩部分的故事中展開(約十二31;啟十四7)。在故事的中心,我們發現基督在山上;祂是第二個亞當,在另一個園子裡(客西馬尼)等待著,等待著痛苦,等待著那將無可避免地會從祂的父那裡到來的、不應得的審判(路二十二44)。在所有的不公義中,最大的不公義就發生在那個神秘的交換裡 ─ 審判日傾倒在基督身上,祂也為新造的人買來了最終的榮耀。耶穌的受難日阻止任何想要把上帝的審判給簡化的人。那一天,這木製的十字架將上帝對第一個亞當那充滿憐憫的應許給帶到了應驗的巔峰(創三15)。

三天後,基督的復活宣給死亡和魔鬼宣判了死刑。保羅稱那首先的復活為信徒 「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23)」。如果說基督是初熟的果子,那麼我們就是 「次熟的果子」,等待著在這個歷史階段結束時加入復活的豐收。

基督從來沒有把死亡那不公義的毒勾給輕描淡寫(約十一35-38)。但我們若知道祂戲劇性的故事會如何結束,就能得到安慰,能夠忍受暫時的不公義。我們必然的復活,以及我們在新天新地的新家,終將消除那原先的、舊日的不公義。現在,不公義侵入並滲透了我們呼吸的空氣當中。我們必須認真對待苦難和悲劇,並以敏銳和牧者的關懷來處理。但我們不會在地上找到最終的解決方案 ─ 也不會在地上找到我們最終的盼望。要在將來那嶄新的、永恆的天家裡,我們才能徹底擺脫不公義的侵擾。我們不斷呼喊:「主啊,還要多久?」同時心裡也知道我們公義和滿有憐憫的救主現在就在為我們建造新家(約十四3),並將在末日接我們到那裡去。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Jared Oliphint
Jared Oliphint
賈里德‧奧利分是德州農工大學的博士生與費城西敏神學院的神學碩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