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预谋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向罪死的自由
2021年07月02日
天大的背叛
2021年07月07日

恶意预谋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治死恶行系列的第三章。

吉纳维芙告诉莉兹说她的上衣穿反了,莉兹觉得这真是“mortified”(丢脸、羞耻)。动词mortify(治死)来自拉丁语的「死亡」一词,所以它很适合莉兹:她觉得这真是丢脸得要命。我们在现代使用这个用词的时候,都是把它理解为青少年常有的那种丢脸的感觉。但是,在以前,信徒们用mortify及其名词mortification(治死罪)来表示我们要将罪置于死地的责任(罗八13;西三5)。若换个角度来看,mortification其实是关于基督徒生活的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 ─ 一个有帮助的观点,可以说明跟随耶稣的意义。换句话说,你可以从治死罪的角度来思考圣经中的任何义务或实践。

我们来检验一下我的理论吧。从头开始:如果我们尽心、尽意、尽力地爱上帝,会怎么样?当然,我们越爱上帝,罪就会缩得越小。第二个测试和第一个一样:爱你的邻舍如同自己,自私就会消失。继续前进:孝敬父母,你就能杜绝叛逆的欲望。把弟兄姐妹的需要看得比自己的需要更重要,你的骄傲就会消失。喜悦你年轻时所娶的妻子,就能降低你对邻居妻子的贪恋。与生活困顿的朋友分享你的财富,你的贪婪就会消退。正因为如此,我无法想象有个灵命健康、却不愿意治死罪的基督徒存在,正如我无法想象有个只有单边的硬币存在一样。

你可能会建议说:「既然我忠心地生活,就一定能治死身体的恶行,那为什么不干脆采取更积极的方法,也就是把注意力放在信、望、爱上,让罪被治死?」诚然,如果我们的信、望、爱有所增加,罪就会枯萎。然而,上帝明确地说了,祂要我们把罪置于死地(罗八13;西三5) ─ 这是一个我们需要专注的呼召(罗八5-8)。专注于「治死罪」,可以帮助我们锁定具体的罪,并且更直接地削弱、击伤、甚至杀死它们。想一想你保养草坪的方式,也就是除草和浇灌。浇灌你的草坪,就是培养信、望和爱;除草则是找到罪恶的蒲公英,把它连根拔起。

即便如此,有些人还是认为治死罪是选择性的手术,就好像医生说你就算不做手术也能活得好好的,只差在可能会有些不舒服而已。基于这样的假设,有些人于是就评估了一下「治死罪」的益处和「治死罪」所需付出的庞大心力,然后认定说这么做的回报太小了。他们可能会宣称自己是「属肉体的基督徒」,拿了上天堂的门票之后就赶紧继续过着吃喝快乐的生活。

但请考虑一下这节经文:「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八13)。」「凡向祂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约壹三3)。」「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约壹三9)。」治死罪,不是选择性的;没有一个希望活在上帝里面的人可以选择拒绝治死罪。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并不是把治死罪当作一种使自己得到称义的方式。如果我这样做,我就是个异端,而且是个傻瓜。我想要表达的是:治死罪是上帝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所做的事。我们是从上帝生的,这使我们成为新造的人,在圣灵里过着新的生活,而这个新生活有个重要的层面,就是对残留的罪进行致命的打击。我们并不是告着治死身体的恶行来赢得救赎;我们必须先重生,才能对罪展开攻击。「你们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

本月的其他文章将帮助我们把重点放在治死罪上;至于现在,我们就先快速地了解一下我们与肉体的争战,以此开始预备自己上战场。

治死罪令人气愤的。这是我们首先体会到的,而这也让我们困惑不已,甚至会动摇我们盼望的根基。但请听听我们的同路人,保罗,所说的话:「因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罗七15)。」保罗在这里描述的是他在基督里的生活呢,还是在基督外的生活呢?我相信他是在哀叹说有根刺刺伤了他基督徒的心。我之所以这样想,并不是因为他完美地描述了我心灵的困惑,也不是因为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信徒都有同样的病症,而是因为只有从上帝生的人才会合理地有这样的烦恼。保罗告诉加拉太人说,使他们不能做他们想做之事的原因,是他们的肉体和那在他们里面的圣灵互相敌对(五17)。事实上,只有罪的奴仆才能免于这种挣扎(罗六20)。

我们有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因此我们预期罪不会经常占上风。然而实际情况却与我们的期望不同,因此我们感到困惑和沮丧,并怀疑上帝在我们身上的做为。我们的期望需要通过保罗的期望来重新设定:是的,肉体在我们身上没有支配权(罗六14),它也将完全从我们身上被赶走(罗七24) ─ 但这要等到我们与基督一同得荣耀的时候才会发生;所以我们必须挣扎着洁净自己,直到今生的结尾(约壹三2-3)。其实,这样的挣扎本身就证明了我们是从上帝生的。

治死罪必须是需要预先计划好的。我本来是想说「需要沉思的」,意味着深入的思考,而且听起来很属灵。但我想表达的是谋杀的概念,而且是「恶意预谋」的谋杀。一个一心想要治死肉体的人,一定要像个刺客那样深思熟虑,研究目标的习惯来策划他的毁灭计划。我们的心是诡诈的(耶十七9),所以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预备心思去行动(彼前一13),像防备撒旦那样防备肉体的诡计(彼前五8)。

正如我们查考圣经来认识上帝一样,我们也应该默想自己来认识自己的罪。我们每个人的军装都有不同的缺口。例如,我从来没有受试探去醉酒,毕竟我没有特别喜欢喝酒,顶多喝圣餐的酒,以及偶尔跟朋友喝杯茶色的波特酒。但多年来我已经了解到,当我精疲力竭或压力过大的时候,我就是一颗地雷,一点芝麻小事就能让我爆发,于是我就会对我的妻子和孩子大发雷霆。知道了这一点,我就可以防备肉体的诡计了。当我无缘无故向心爱的人发火时,我会检查自己 ─ 我是不是累了?我是不是压力大?而当我注意圣灵的引导时,我会承认我很急躁,并且需要休息一下才能跟人谈话。这样的教训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学到的。

治死罪必须是彻底的。我的工作团队是专门对工厂软件进行测试的;这些软件在投入工厂生产线运作之前都需要测试。工厂设备故障的维修费用是很昂贵的,所以当我们发现有些毛病没有被检测出来、并且导致设备故障时,我们就会进行调查,以便实施预防措施,免得重蹈覆辙。而且我们也知道,我们必须找到毛病发生的根本原因。如果我们不深究问题的根源,我们最终究就会变成是在玩「打地鼠」的游戏 ─ 除掉一个毛病,却发现又有三个毛病冒出来。

用不彻底的方式去治死罪,可能是由于无知 ─ 不知道如何通过症状去寻找更深层的罪恶根源 ─ 或者是由于属灵生活上的懒惰。当保罗说「贪财是万恶的一个根源(提前六10)」时,他暗示说还有其他罪恶的根源存在,而且一个根源可以产生不同的罪恶。例如,一个在饼干罐前缺乏自制力的男孩,长大后可能会成为一个在计算机屏幕前缺乏自制力的男人。如果我们不认清这些根源,就无法把它们连根拔起;如果我们不把罪给连根拔起 ─ 希望你有读过《小王子》,也知道书里说的猴面包树(baobab trees):「猴面包树这种东西,如果你太晚才开始去铲除它,你就永远也无法铲除它了。」

治死罪必须是多人合作的。个人的祷告和默想是必不可少的,但如果它们是我们对抗肉体的唯一武器,那我们就会被打败。「弟兄们,如果有人陷在一些过犯里,你们属灵的人,要用温柔的心使他回转过来(加六1)。」保罗说的「陷在过犯里」并不是指「在犯罪时被逮个正着」,而是指「受困、陷在罪的流沙里」。我们总有陷在过犯当中的时候,而且有时候我们若不谦卑地向弟兄姐妹承认自己的罪,就无法从中脱离。

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深知彼此认罪的力量,并在《团契生活》中以雅各书五16为基础对此进行了探讨。他明白一个人若只是独自地面对自己的罪,那么这个人尽管年复一年地不断私下悔改、并向上帝承认自己的罪,也有可能始终无法增强自己对罪的抵抗力。但如果他敢在基督里值得信赖的弟兄面前把自己的罪拖到光中,罪就会枯萎死亡。听取对方的认罪是我们互相担当彼此重担的一种方式(加六2)。

最后,上帝将把我们从这令人气愤的「取死的身体(罗七24-25)」中解救出来。在那之前,让我们靠着圣灵,对罪带着恶意预谋的心来发动这场战争吧,这场预先计划好的、彻底的且多人合作的圣战!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Kris Lundgaard
Kris Lundgaard
蓝嘉德牧师是美国长老会的机构─「向世界宣教」(Mission to the World)的宣教士,目前正在斯洛伐克服事。他着有《内在的敌人》(Enemy 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