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llax background








 
 

纪念史普罗,一九三九-二〇一七

来自斯蒂芬·尼科尔斯(Stephen Nichols),2017年12月14日

史普罗,是一位神学家、牧师,也是林格尼事工的创办人,他于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过世,享年七十八,在医院中死于肺气肿并发症。史普罗博士在世的亲人,有他童年就认识的妻子,薇丝塔(Vesta Ann (Voorhis)),他们结婚五十七年;还有他们的女儿,雪莉史普罗(Sherrie Sproul Dorotiak),以及她的丈夫,丹尼斯(Dennis);还有他们的儿子,小史普罗博士(Dr. R.C. Sproul Jr),以及他的妻子,莉萨(Lisa)。史普罗家族总共有十一名(外)孙子女,一名(外)孙女已殁,以及七名(外)曾孙。

史普罗是一名服事教会的神学家。他欣赏改教家,不只是欣赏他们所传之信息的内容,也欣赏他们将这信息带给民众的方式。他称他们为「战地神学家」。许多人是透过史普罗的教导才第一次听到宗教改革的五个唯独的。史普罗在教导中提到马丁路德的方式,彷佛像他有跟这位十六世纪的改教家见过面一样。史普罗对于唯独圣经的坚持使得他在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1978)的起草与提倡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他也担任过国际圣经无误协会的会长。由于他对唯独信心、唯独因信称义的坚持,史普罗在一九九四年勇敢地反对福音派与天主教联盟(ECT)。他后来反对保罗新观以及盟约观运动。就像改教家一样,史普罗愿意为了历史上正统基督教的核心、重要教义而勇敢地表明立场。他捍卫上帝话语以及福音的权柄。

身为一位受过训练的哲学家与神学家,史普罗是传统护教学的主要提倡者。他因着坚定的反堕胎立场而得名,他有一次评论说堕胎或许就是我们这个时代中最关键的道德议题。不过他主要还是一名神学家。他热爱上帝的教义。借着这些教义,他找到了认识上帝、爱慕上帝以及敬拜上帝的途径。上帝的教义可以说是史普罗所有著作的中心,这点可以在他的经典著作中看出来:《上帝的圣洁》(1985)。史普罗是许多人在信仰上的父亲与祖父,他帮助了一整个世代的人认识圣经中的上帝。

史普罗(Robert Charles Sproul)于一九三九年二月十三日出生在匹兹堡,父母是罗伯特史普罗(Robert Cecil Sproul)与梅耶史普罗(Mayre Ann (Yardis) Sproul)。在一九四二年的圣诞夜,史普罗的父亲,一位在匹兹堡市中心的会计公司老板,在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登陆了,开始了他在二次大战中的军旅生涯。史普罗坐在他母亲的大腿上用打字机打了第一封信,他按了两个按键:X和O,意思是「亲吻和拥抱」,他在整封信的下面打满了X和O。不过,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生活,史普罗在体育方面花的时间远比花在打字机上的时间还多。他曾获得北匹兹堡威敏斯特学院的体育奖学金。史普罗进入大学的时候还没有信主,不过他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很快就被引导而信了主。

当史普罗离开大学的时候,他不但已经信了主,而且还对上帝的教义经历了「第二次的归从」。他后来在《上帝的圣洁》一书的前言中写到这段经历。在一九六〇年六月十一日,史普罗娶了薇丝塔。薇丝塔是他的青梅竹马。结婚当时薇丝塔刚从大学毕业,而史普罗还要过一年才会毕业。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爱上她了,那时她才小学二年级,而他是小学一年级。从小时候起他们就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大学毕业后,史普罗进入了匹兹堡神学院,他在那里得到格斯特纳(John Gerstner)的指导。史普罗曾说过:「要是没有格斯特纳的话我早就迷失了。」从神学院毕业之前,史普罗在宾州林多拉(Lyndora)的一间长老教会首次担任牧师。那间教会的会友主要是由匈牙利蓝领移民组成的,他们大部分都是阿姆科钢铁工厂(Armco Steel Works)的员工。从神学院毕业之后,史普罗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Free University in Amsterdam)进修博士学位,他的指导教授是柏寇华(G.C. Berkouwer)。史普罗在那里借着听课和阅读课本来自学荷兰文。在二〇一六年,他的女儿,雪莉,送了他一本佩里梅森(Perry Mason)写的小说,是荷兰文的版本,而他也很开心地重拾这个语言。

在荷兰待了几年之后,史普罗回到了美国。在一九六五年七月十八日,他在愉悦山丘联合长老教会(Pleasant Hills United Presbyterian Church)接受按立,成为美国联合长老教会(UPCUSA)的一份子。他后来将他的牧职证书转移到美国长老教会(PCA)。之后他在威敏斯特学院(1965–66)、高登大学(1966–68)和康威尔神学院(该学院当时是位于费城天普大学的校园内)接连担任了三个短暂的教职。在康威尔神学院任教的时候,他在位于费城外围的奥兰长老教会(Oreland Presbyterian Church)教主日学的课程。在那之后,史普罗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学院山丘长老教会(College Hill Presbyterian Church)担任牧师。

在一九七一年,史普罗成立了林格尼谷学习中心,位于宾州西部山丘中的斯塔尔镇。这个事工于一九八四年迁往奥兰多,后来就一直在这个地方透过出书、广播与教导来服事国内外的听众。这个事工还在林格尼谷的时候,于一九七七年出版了第一期的《桌边谈》(Tabletalk)杂志。这个每日灵修杂志目前的发行量已达十万份,估计有二十五万名读者。林格尼事工在一九八二年开始了电台广播节目:《史普罗学习时间》(The R.C. Sproul Study Hour),后来在一九九四年开始每日播送《心意更新》(Renewing Your Mind系列课程,触及了好几百万的人。

从一九七一年一直到二一七年,史普罗每年都会领导林格尼事工举办国内大会、全国性的区域大会、国际大会和考察团;以及制作教学课程、书籍和其他材料;并且发布了网站、博客、RefNet和林格尼应用程序。在任何一个星期,林格尼事工都会在全球接触到超过两百万的人。作为接下来的计划的一部份,林格尼事工的理事会宣布了林格尼教导团契,包含傅格森博士(Drs. Sinclair B. Ferguson)、葛德菲(W. Robert Godfrey)、史帝夫劳森(Steven J. Lawson)、小阿尔伯特莫勒(R. Albert Mohler Jr)、史蒂芬尼克劳斯(Stephen J. Nichols)、博克帕森斯(Burk Parsons)、以及德瑞克多马(Derek W.H. Thomas)。拉尔森(Chris Larson)现在是林格尼事工的会长和执行长。

史普罗也曾担任国际圣经无误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Biblical Inerrancy)、福音倍进布道(Evangelism Explosion)、监狱团契(Prison Fellowship)以及服事国际组织(Serve International)的理事会成员之一。一九八〇年,史普罗接受改革宗神学院的邀请,成为该学院的神学与护教学教授。他和薇丝塔每年都会到密西西比的杰克逊待上几个月的时间,他在那边担任全职的教授一段时间。一九八七年,在他开始住在佛罗里达中部后,改革宗神学院在奥兰多开设了校园。从一九八七年到一九九五年,史普罗担任系统神学的约翰‧戴尔‧特林布尔资深主席(John Dyer Trimble Sr. Chair of Systematic Theology)。后来在一九九五年到二〇〇四年间,他在佛罗里达劳德代尔堡的诺克斯神学院担任系统神学与护教学特聘教授。

史普罗后来回去担任牧师。他回想起这件事,说:「一九九七年,上帝做了一件我完全没有预期到事。」也就是在佛罗里达的桑福德成立圣安德烈教堂。一直到过世之际,史普罗都还是跟博克帕森斯一起配搭,担任圣安德烈教堂的副牧师。他在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做了他最后一次的讲道,讲的经文是希伯来书二章一到四节,主题是「这么大的救恩」。

在过世之际,史普罗是他在二〇一一年所成立的学院的校长,该学院就是改革宗圣经学院。史普罗是第一任校长,为该学院命名,也为该学院设定课程以及使命,这个使命就是要在正统的改革宗传统中教导学生认识上帝和上帝的圣洁。从史普罗在林格尼行政大楼的办公室窗户看出去,右手边就是他成立的学院,而左手边则是他成立的教会。

史普罗在一九七三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记号:使徒信经注释》(The Symbol: An Exposition of the Apostles’ Creed)。他在这本书中的致谢词写道:「致薇丝塔:对罗马人而言,这是异教神祇的名字;对我而言,这是我那敬虔的妻子之名。」他的第一本书预示着他将成为一名神学家,而他在这本书中的致谢词也揭露了他原创的风格。到了他过世的时候,他已经写了超过一百本的书。这些书包括一些童书、一本小说、一本分成三册的威敏斯特信仰告白延长版注释书,以及针对几卷圣经所写的注释书,还有许多其他的书,这些涵盖了教义和基督徒生活中的几乎每一个主题。他在一九八四年参与了《古典护教学》的写作,并在一九八六年写了《蒙上帝拣选》。在一九八五年,他发表了二十世纪最经典的著作之一:《上帝的圣洁》。史普罗曾任改革宗研读版圣经的总编辑。他写了超过二十首赞美诗。他与他的作曲家朋友─李彭科特(Jeff Lippencott)一起合作,制作了两个CD合辑:《荣耀归给至圣者》(Glory to the Holy One, 2015)和《锡安的圣徒》(Saints of Zion, 2017)。

史普罗写赞美诗是一种自然的流露,因为他终生都喜爱音乐。他和薇丝塔都一起参加过愉悦山丘长老教会的青年诗班和学校的诗班。史普罗也曾在学校的合唱团里担任过男低音。他也是一名钢琴家,并且在晚年的时候也开始拉小提琴,在新成立的圣安德烈音乐学校里参与学习课程。他是个喜欢打高尔夫球的人,但他高尔夫球的球技算不上是非常熟练。他也喜欢打猎、益智游戏、和阅读,特别是阅读传记。

身为一位顶尖的教师,史普罗热爱对人们教导教义,并以此为终生志业。他也很懂幽默,随时都准备好了一些俏皮话。跟史普罗谈话,很容易就会从深奥的神学议题谈到运动,谈到高尔夫球(不只是一种运动),谈到笑话。他渴望看到人们的心思意念得到更新与转变,渴望看到人们的生命被福音改变。他有个非常特别的恩赐,能够将困难的事情讲解得非常清楚。他不会用一些难懂的术语来吓坏他的听众,也不会摆出一种自己懂很多的姿态来面对听众。他会教导深奥的议题,是那种非常具有重要性的议题,并且他是用很明确且带有迫切感的方式来教导这些议题。他在讲道学的课堂中教导学生要去找到经文里的戏剧成分,并且要在讲道中把这种戏剧成分给呈现出来。

史普罗经常回想他第一次认识圣经里的上帝时的情景。他当时是一位刚成为基督徒的大一新生,如饥如渴似地拼命读圣经。在读经的时候,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上帝是跟我们来真的。诗篇、乌撒的故事、创世记15:17、马里亚的颂歌、路加福音16:16-17,当然还有以赛亚书六章─这些经文里的戏剧成分,史普罗第一次读到它们的时候就感到非常印象深刻。

史普罗这样教导我们:「上帝是圣洁的,而我们不是。」在上帝和人中间有神人耶稣基督,和祂完美的顺服之工,以及祂在十字架上的代赎之死。这就是史普罗的信息和遗产(193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