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llax background








 
 

紀念史普羅,一九三九-二〇一七

來自斯蒂芬·尼科爾斯(Stephen Nichols),2017年12月14日

史普羅,是一位神學家、牧師,也是林格尼事工的創辦人,他於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過世,享年七十八,在醫院中死於肺氣腫併發症。史普羅博士在世的親人,有他童年就認識的妻子,薇絲塔(Vesta Ann (Voorhis)),他們結婚五十七年;還有他們的女兒,雪莉史普羅(Sherrie Sproul Dorotiak),以及她的丈夫,丹尼斯(Dennis);還有他們的兒子,小史普羅博士(Dr. R.C. Sproul Jr),以及他的妻子,麗莎(Lisa)。史普羅家族總共有十一名(外)孫子女,一名(外)孫女已歿,以及七名(外)曾孫。

史普羅是一名服事教會的神學家。他欣賞改教家,不只是欣賞他們所傳之信息的內容,也欣賞他們將這信息帶給民眾的方式。他稱他們為「戰地神學家」。許多人是透過史普羅的教導才第一次聽到宗教改革的五個唯獨的。史普羅在教導中提到馬丁路德的方式,彷彿像他有跟這位十六世紀的改教家見過面一樣。史普羅對於唯獨聖經的堅持使得他在芝加哥聖經無誤宣言(1978)的起草與提倡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他也擔任過國際聖經無誤協會的會長。由於他對唯獨信心、唯獨因信稱義的堅持,史普羅在一九九四年勇敢地反對福音派與天主教聯盟(ECT)。他後來反對保羅新觀以及盟約觀運動。就像改教家一樣,史普羅願意為了歷史上正統基督教的核心、重要教義而勇敢地表明立場。他捍衛上帝話語以及福音的權柄。

身為一位受過訓練的哲學家與神學家,史普羅是傳統護教學的主要提倡者。他因著堅定的反墮胎立場而得名,他有一次評論說墮胎或許就是我們這個時代中最關鍵的道德議題。不過他主要還是一名神學家。他熱愛上帝的教義。藉著這些教義,他找到了認識上帝、愛慕上帝以及敬拜上帝的途徑。上帝的教義可以說是史普羅所有著作的中心,這點可以在他的經典著作中看出來:《上帝的聖潔》(1985)。史普羅是許多人在信仰上的父親與祖父,他幫助了一整個世代的人認識聖經中的上帝。

史普羅(Robert Charles Sproul)於一九三九年二月十三日出生在匹茲堡,父母是羅伯特史普羅(Robert Cecil Sproul)與梅耶史普羅(Mayre Ann (Yardis) Sproul)。在一九四二年的聖誕夜,史普羅的父親,一位在匹茲堡市中心的會計公司老闆,在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卡登陸了,開始了他在二次大戰中的軍旅生涯。史普羅坐在他母親的大腿上用打字機打了第一封信,他按了兩個按鍵:X和O,意思是「親吻和擁抱」,他在整封信的下面打滿了X和O。不過,從小學一直到高中生活,史普羅在體育方面花的時間遠比花在打字機上的時間還多。他曾獲得北匹茲堡威敏斯特學院的體育獎學金。史普羅進入大學的時候還沒有信主,不過他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很快就被引導而信了主。

當史普羅離開大學的時候,他不但已經信了主,而且還對上帝的教義經歷了「第二次的歸從」。他後來在《上帝的聖潔》一書的前言中寫到這段經歷。在一九六〇年六月十一日,史普羅娶了薇絲塔。薇絲塔是他的青梅竹馬。結婚當時薇絲塔剛從大學畢業,而史普羅還要過一年才會畢業。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他就愛上她了,那時她才小學二年級,而他是小學一年級。從小時候起他們就幾乎是形影不離的。

大學畢業後,史普羅進入了匹茲堡神學院,他在那裡得到格斯特納(John Gerstner)的指導。史普羅曾說過:「要是沒有格斯特納的話我早就迷失了。」從神學院畢業之前,史普羅在賓州林朵拉(Lyndora)的一間長老教會首次擔任牧師。那間教會的會友主要是由匈牙利藍領移民組成的,他們大部分都是阿姆科鋼鐵工廠(Armco Steel Works)的員工。從神學院畢業之後,史普羅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Free University in Amsterdam)進修博士學位,他的指導教授是柏寇華(G.C. Berkouwer)。史普羅在那裡藉著聽課和閱讀課本來自學荷蘭文。在二〇一六年,他的女兒,雪莉,送了他一本佩里梅森(Perry Mason)寫的小說,是荷蘭文的版本,而他也很開心地重拾這個語言。

在荷蘭待了幾年之後,史普羅回到了美國。在一九六五年七月十八日,他在愉悅山丘聯合長老教會(Pleasant Hills United Presbyterian Church)接受按立,成為美國聯合長老教會(UPCUSA)的一份子。他後來將他的牧職證書轉移到美國長老教會(PCA)。之後他在威敏斯特學院(1965–66)、高登大學(1966–68)和康威爾神學院(該學院當時是位於費城天普大學的校園內)接連擔任了三個短暫的教職。在康威爾神學院任教的時候,他在位於費城外圍的奧蘭長老教會(Oreland Presbyterian Church)教主日學的課程。在那之後,史普羅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學院山丘長老教會(College Hill Presbyterian Church)擔任牧師。

在一九七一年,史普羅成立了林格尼谷學習中心,位於賓州西部山丘中的斯塔爾鎮。這個事工於一九八四年遷往奧蘭多,後來就一直在這個地方透過出書、廣播與教導來服事國內外的聽眾。這個事工還在林格尼谷的時候,於一九七七年出版了第一期的《桌邊談》(Tabletalk)雜誌。這個每日靈修雜誌目前的發行量已達十萬份,估計有二十五萬名讀者。林格尼事工在一九八二年開始了電台廣播節目:《史普羅學習時間》(The R.C. Sproul Study Hour),後來在一九九四年開始每日播送《心意更新》(Renewing Your Mind)系列課程,觸及了好幾百萬的人。

從一九七一年一直到二〇一七年,史普羅每年都會領導林格尼事工舉辦國內大會、全國性的區域大會、國際大會和考察團;以及製作教學課程、書籍和其他材料;並且發布了網站、部落格、RefNet和林格尼應用程式。在任何一個星期,林格尼事工都會在全球接觸到超過兩百萬的人。作為接下來的計畫的一部份,林格尼事工的理事會宣布了林格尼教導團契,包含傅格森博士(Drs. Sinclair B. Ferguson)、葛德菲(W. Robert Godfrey)、史帝夫勞森(Steven J. Lawson)、小阿爾伯特莫勒(R. Albert Mohler Jr)、史蒂芬尼克勞斯(Stephen J. Nichols)、博克帕森斯(Burk Parsons)、以及德瑞克多馬(Derek W.H. Thomas)。拉爾森(Chris Larson)現在是林格尼事工的會長和執行長。

史普羅也曾擔任國際聖經無誤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Biblical Inerrancy)、福音倍進佈道(Evangelism Explosion)、監獄團契(Prison Fellowship)以及服事國際組織(Serve International)的理事會成員之一。一九八〇年,史普羅接受改革宗神學院的邀請,成為該學院的神學與護教學教授。他和薇絲塔每年都會到密西西比的傑克遜待上幾個月的時間,他在那邊擔任全職的教授一段時間。一九八七年,在他開始住在佛羅里達中部後,改革宗神學院在奧蘭多開設了校園。從一九八七年到一九九五年,史普羅擔任系統神學的約翰‧戴爾‧特林布爾資深主席(John Dyer Trimble Sr. Chair of Systematic Theology)。後來在一九九五年到二〇〇四年間,他在佛羅里達勞德代爾堡的諾克斯神學院擔任系統神學與護教學特聘教授。

史普羅後來回去擔任牧師。他回想起這件事,說:「一九九七年,上帝做了一件我完全沒有預期到事。」也就是在佛羅里達的桑福德成立聖安德烈教堂。一直到過世之際,史普羅都還是跟博克帕森斯一起配搭,擔任聖安德烈教堂的副牧師。他在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做了他最後一次的講道,講的經文是希伯來書二章一到四節,主題是「這麼大的救恩」。

在過世之際,史普羅是他在二〇一一年所成立的學院的校長,該學院就是改革宗聖經學院。史普羅是第一任校長,為該學院命名,也為該學院設定課程以及使命,這個使命就是要在正統的改革宗傳統中教導學生認識上帝和上帝的聖潔。從史普羅在林格尼行政大樓的辦公室窗戶看出去,右手邊就是他成立的學院,而左手邊則是他成立的教會。

史普羅在一九七三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記號:使徒信經註釋》(The Symbol: An Exposition of the Apostles’ Creed)。他在這本書中的致謝詞寫道:「致薇絲塔:對羅馬人而言,這是異教神祇的名字;對我而言,這是我那敬虔的妻子之名。」他的第一本書預示著他將成為一名神學家,而他在這本書中的致謝詞也揭露了他原創的風格。到了他過世的時候,他已經寫了超過一百本的書。這些書包括一些童書、一本小說、一本分成三冊的威敏斯特信仰告白延長版註釋書,以及針對幾卷聖經所寫的註釋書,還有許多其他的書,這些涵蓋了教義和基督徒生活中的幾乎每一個主題。他在一九八四年參與了《古典護教學》的寫作,並在一九八六年寫了《蒙上帝揀選》。在一九八五年,他發表了二十世紀最經典的著作之一:《上帝的聖潔》。史普羅曾任改革宗研讀版聖經的總編輯。他寫了超過二十首讚美詩。他與他的作曲家朋友─李彭科特(Jeff Lippencott)一起合作,製作了兩個CD合輯:《榮耀歸給至聖者》(Glory to the Holy One, 2015)和《錫安的聖徒》(Saints of Zion, 2017)。

史普羅寫讚美詩是一種自然的流露,因為他終生都喜愛音樂。他和薇絲塔都一起參加過愉悅山丘長老教會的青年詩班和學校的詩班。史普羅也曾在學校的合唱團裡擔任過男低音。他也是一名鋼琴家,並且在晚年的時候也開始拉小提琴,在新成立的聖安德烈音樂學校裡參與學習課程。他是個喜歡打高爾夫球的人,但他高爾夫球的球技算不上是非常熟練。他也喜歡打獵、益智遊戲、和閱讀,特別是閱讀傳記。

身為一位頂尖的教師,史普羅熱愛對人們教導教義,並以此為終生志業。他也很懂幽默,隨時都準備好了一些俏皮話。跟史普羅談話,很容易就會從深奧的神學議題談到運動,談到高爾夫球(不只是一種運動),談到笑話。他渴望看到人們的心思意念得到更新與轉變,渴望看到人們的生命被福音改變。他有個非常特別的恩賜,能夠將困難的事情講解得非常清楚。他不會用一些難懂的術語來嚇壞他的聽眾,也不會擺出一種自己懂很多的姿態來面對聽眾。他會教導深奧的議題,是那種非常具有重要性的議題,並且他是用很明確且帶有迫切感的方式來教導這些議題。他在講道學的課堂中教導學生要去找到經文裡的戲劇成分,並且要在講道中把這種戲劇成分給呈現出來。

史普羅經常回想他第一次認識聖經裡的上帝時的情景。他當時是一位剛成為基督徒的大一新生,如飢如渴似地拼命讀聖經。在讀經的時候,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上帝是跟我們來真的。詩篇、烏撒的故事、創世記15:17、馬利亞的頌歌、路加福音16:16-17,當然還有以賽亞書六章─這些經文裡的戲劇成分,史普羅第一次讀到它們的時候就感到非常印象深刻。

史普羅這樣教導我們:「上帝是聖潔的,而我們不是。」在上帝和人中間有神人耶穌基督,和祂完美的順服之工,以及祂在十字架上的代贖之死。這就是史普羅的信息和遺產(193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