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不公义吗?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得救的方式只有一种吗?
2021年06月14日
为什么坏事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2021年06月18日

上帝不公义吗?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难题解答 系列的第八章。

亚当吃了第一口禁果后,这句话一定不断在他的脑袋中重复着:「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二17)!」这是他吃的日子,所以这是他必死的日子。我无法想象亚当用几片无花果叶子缝制临时衣服的时候,心中有什么样的恐惧。亚当现在即将面临那无可避免的惩罚。审判已经到来。

当上帝在那天带来判决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施展那个判决的全部力道,并且给予亚当和如今有罪的世界一个延迟的判决。祂仁慈地延迟最终的审判,此举为我们在罪与公义之间的争战定下了一个充满恩典、但有时又令人沮丧的模式,那就是并非每一个罪恶都会在今生得到公义的报应。

当亚当吞下第一口禁果时,上帝保留了立即的死刑,并且又向他们展示了两个新的观念:恩典和怜悯。公义的反面是不公义,但公义的补充(complement)是怜悯。公义和怜悯都来自于上帝良善的性情;在受造物需要怜悯才能够生存的那一天,上帝应许说祂将会赐下一位救主(创三15)。

要在将来那崭新的、永恒的天家里,我们才能彻底摆脱不公义的侵扰。

但我们该怎么知道上帝的性情如何呢?当怀疑论者指着这个世界、宣称说世事不该如此的时候,信徒们可以非常认同地喊一声「阿门!」但当怀疑论者接着指向天上、控告说上帝不公义和邪恶的时候,怀疑论者和信徒必定在教义上分道扬镳。

很少有怀疑论者会同时肯定这两件事:(1)「上帝存在」;(2)「我真正相信的上帝是不公义的」。说上帝不公义的这类控告,通常都来自于一些特定的人;这些人想要指出说「上帝的存在」与「世上充满了不公义的悲剧」这两件事情是互相矛盾的。但是,「人在上帝律法下的责任」与「上帝与祂所制订并启示的律法的关系」之间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上帝所制定的律法,是上帝为特定的、属世的、以及有时是暂时的情境而制定的。并没有任何「律法」是高于上帝、或存在于祂本性以外的;祂不必向任何律法交账。怀疑论者认为上帝要向祂自己制定的律法负责,这种观点严重地误解了造物主与被造物之间的关系。

怀疑论者观察到圣经里记载了不公义的事,这点又该如何解释呢?我们知道上帝有完美、公义的本性,但是在圣经的记载里,上帝的百姓 ─ 甚至上帝自己 ─ 有时似乎是在赞同不公义的事,或命令人去做不公义的事;这两件看似冲突的事该如何和谐地理解呢? 

旧约圣经揭开了为终极正义而战的第一幕。在伊甸园之后,随着审判日的延期,不公义的现象常常会滋生。上帝只是以暂时的、物质的方式来把那将要来到的最终审判的阴影给投射出来而已。将约书亚记中有关征服的叙述与启示录的任何一章进行比较。与启示录中的龙、兽和火相比,会发现约书亚记听起来很平淡。虽然启示录以隐晦的象征和奇幻的画面来传递信息,但这信息并不是作秀,因为世界的确将以惨烈的方式结束。在世界末日之前,上帝盟约中的百姓呼求祂结束世上不公义的事,包括背叛、奴役、流放和死亡。读诗篇时,你会忍不住跟旧约的圣徒一起说:「我的呼求到底会不会得到应允?」

确实有得到应允了。但「一劳永逸地从不公义中被解救出来」这件事,会在一个两部分的故事中展开(约十二31;启十四7)。在故事的中心,我们发现基督在山上;祂是第二个亚当,在另一个园子里(客西马尼)等待着,等待着痛苦,等待着那将无可避免地会从祂的父那里到来的、不应得的审判(路二十二44)。在所有的不公义中,最大的不公义就发生在那个神秘的交换里 ─ 审判日倾倒在基督身上,祂也为新造的人买来了最终的荣耀。耶稣的受难日阻止任何想要把上帝的审判给简化的人。那一天,这木制的十字架将上帝对第一个亚当那充满怜悯的应许给带到了应验的巅峰(创三15)。

三天后,基督的复活宣给死亡和魔鬼宣判了死刑。保罗称那首先的复活为信徒 「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23)」。如果说基督是初熟的果子,那么我们就是 「次熟的果子」,等待着在这个历史阶段结束时加入复活的丰收。

基督从来没有把死亡那不公义的毒勾给轻描淡写(约十一35-38)。但我们若知道祂戏剧性的故事会如何结束,就能得到安慰,能够忍受暂时的不公义。我们必然的复活,以及我们在新天新地的新家,终将消除那原先的、旧日的不公义。现在,不公义侵入并渗透了我们呼吸的空气当中。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苦难和悲剧,并以敏锐和牧者的关怀来处理。但我们不会在地上找到最终的解决方案 ─ 也不会在地上找到我们最终的盼望。要在将来那崭新的、永恒的天家里,我们才能彻底摆脱不公义的侵扰。我们不断呼喊:「主啊,还要多久?」同时心里也知道我们公义和满有怜悯的救主现在就在为我们建造新家(约十四3),并将在末日接我们到那里去。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Jared Oliphint
Jared Oliphint
贾里德‧奥利分是德州农工大学的博士生与费城西敏神学院的神学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