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恩恩赐终止论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居间状态
2022年01月20日
讲故事大师
2022年01月22日
居间状态
2022年01月20日
讲故事大师
2022年01月22日

灵恩恩赐终止论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被误解的教义系列的第九篇。

〝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敬拜是因为他们没有圣灵的同在。〞数年前我还是一位灵恩派基督徒,当我们谈论到没有灵恩恩赐的信徒的时候,我常常听到有人这种说法,特别是那些遵循严肃的敬拜仪式的人(formal liturgy)。我们相信没有灵恩恩赐的信徒也是得救的,只是他们缺乏圣灵的恩膏,这一点从他们不那么活泼、更有纪律的敬拜方式中可以看出。我们的灵恩神学教导我们说方言和说预言的恩赐从未停止,因此某一群人若没有表现出这些典型的、外在的活泼的属灵恩赐,那么我们就会将之与没有圣灵联系在一起,或者说至少圣灵没有充充满满地与他们同在。在我们看来,相信这些恩赐已经终止了就表示相信圣灵没有在祂的百姓里面工作。我们反对〝灵恩恩赐终止论〞(以下简称〝终止论〞),这个教义是在说用特殊的方式与神交流或者传达神圣启示的灵恩恩赐已经终止了,尤其是像使我们能够与神沟通,或帮助我们确信神的启示——尤其是说方言、行神迹以及说预言这样的恩赐,在最后一位使徒去世就随之终止了。

在圣经时代,奇迹并不是每天都重复发生的事。

老实说,将持终止论立场与不相信灵恩恩赐持续存在,或不认为这是圣灵工作的结果联系起来,我和我灵恩派的朋友都要为此负责。我们没有详细研究终止论具体在讲什么,也没有和真正能代表终止论立场的人好好聊一聊。然而,有些终止论者也难辞其咎,我们所认识的终止论者仅仅是因为习惯,而非信念才成为终止论者的。我的灵恩派朋友们唯一认识的终止论者之所以反对那些说方言、行神迹、说预言诸如此类的所谓的灵恩记号持续存在,不是出于成熟完整、合乎圣经的论点,而更多是出于害怕自己跟别人不一样,那么我那些灵恩派的朋友对终止论有所误解,就怪不得他们了。

要完整地论述终止论的全部内容,需要写一整本书来阐述,但我们可以简捷地表述这个立场的精髓。当上帝向人传达新的特殊的启示时,祂就使用一些独特的记号让人相信我们应当相信的人(先知和使徒),这些记号有说预言、说方言,或者行神迹奇事。因此,当上帝不再传达新的特殊的启示时,祂就不再用这些特殊的方式,或使用特殊的记号了,而是透过有恩赐的教师和正式任命的教会长老来讲明祂的特殊启示(圣经)。

圣经中有一小部分关于终止论的依据是不具有价值的。(A few biblical evidences for cessationism are worth noting. )首先,在历史的不同时段中,上帝的百姓有好几个世纪都是没有先知的。比如从亚伯拉罕到摩西时代,上帝没有透过先知对祂的百姓说话,至少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种先知。再者,第一世纪的犹太人意识到从玛拉基到施洗约翰的时代,期间有四百多年上帝没有差派任何一位先知来世上,但在没有先知的日子里,上帝仍在做工。

第二,圣经时代中神迹奇事也不是每天都在发生的。只有当上帝要给人新的启示、并要将这些启示书写下来的时候,才会有神迹奇事的出现。将圣经作为一个整体来看,我们可以看到神迹奇事的三个伟大的时段:摩西时代、以利亚和以利沙的时代,以及耶稣和祂门徒的时代。在这每一个时间段里,上帝都会赐下新的特殊的启示都定义了那个时代。摩西领受了律法,他是旧约时期的中保(mediator)。以利亚和以利沙代表了先知职分的正式建立(institution),先知会发出许多神谕和预言。耶稣和使徒时代则开创了新约时代,并提供了新约世代必要的指引和准则。鉴于圣经中给出神迹的例子并不多,我们也就没有理由期待在每个时代都有人行神迹了。

第三,希伯来书第一章1-4节告诉我们,上帝最后要对我们说的话和要对我们说话的方法都是借着祂的儿子向我们说的,上帝也透过带着祂权柄的使徒对教会说话,这与耶稣来临之前多次多方(借着先知)向我们说话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耶稣是我们的大先知,第一世纪的使徒也做先知的事工,他们与旧约先知不同的地方不在于教导的方式,而在于他们说话是决定性地终止了(新的启示)。基督和使徒建造了教会的根基(弗二18-22),而根基只建造一次,因此我们不再期待持续的启示了。基督已经没有必要再透过先知或〝使徒〞再提供什么特别的指导了。

如果神圣的启示没有终止,那么上帝就没有借着祂儿子最后对我们说话了。

最后,当我们看耶稣和使徒给后使徒时代的指引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他们并没有呼召教会去寻找先知,或者期待人行神迹奇事,或者去找能说方言的人说出于上帝的新信息或新指引。与此相关的是,保罗在使徒行传二十章给以弗所长老们临别之言,和使徒们死之前临别书信,包括保罗写的提摩太前后书和提多书,以及约翰所写的约翰一二三书,这些经文都非常恰当地指出了对教会的命令,即牢牢持守传统,持守教会已经受到的使徒的教导,而不是寻找新的启示。

考虑到以上所说的,以及高度依据圣经的改革宗神学的教义,无怪乎终止论成为了改革宗立场的标准教义。实际上,对改革宗所理解的神的道成了文字(inscripturated Word of God),和后使徒教会宣讲性的权柄(declarative power)的认信,可以用〝相信说方言说预言和行神迹的恩赐已经终止〞这样的表述来总结。改革宗立场和相信前文所提到的灵恩恩赐的继续存在,这两者之间是不可能共存的。如果神圣的特殊启示还没有终止,如果预言和相关的恩赐还在继续,我们就别无选择只好记录下这些启示并且谨守遵循,因为要求我们遵行祂的话。如果神圣的特殊启示还没有终止,那么上帝就没有借着祂儿子最后对我们说话,这样,已经完成的圣经正典也就不能成为我们信仰生活和实践的最终准则。将改革宗神学立场和恩赐持续论(continuationist)立场放在一起看,相信说预言、说方言、行神迹这些恩赐还持续地存在会造成不稳定、不一致、互相矛盾的混乱。

但是,不要将终止论看作是否认圣灵持续地存在或在持续地工作的想法。我们终止论者所相信的并不是圣灵今天不〝能〞再透过先知说话,我们相信的是祂〝选择〞不这么做。我们相信当我们为人代祷的时候,圣灵仍会常常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医治他们。我们相信圣灵借着祂的道明确且清晰地对我们说话。我们相信圣灵为我们打开后关闭生活的们,甚至安排一些〝巧合〞来护理我们。实际上,我认为传统改革宗立场的终止论比传统的持续论更看重圣灵的能力和自由。因为我们认信圣灵使我们的灵魂苏醒,好叫我们相信(福音),圣灵这样做并没有先问过我们,我们在基督以外灵性死亡的状态是不可能要求新生命的。圣灵将这些仅仅赐给那些祂自由拣选的人,也随着祂的意思在祂决定的时间自由地赐给那些人。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Robert Rothwell
Robert Rothwell
罗伯特 ‧ 罗斯威尔牧师(Robert Rothwell)是《桌边谈》杂志的副主编与林格尼尔事工的资深作者,以及改革宗圣经学院(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常驻客座教授,也是佛罗里达州珀特奥兰治云杉溪长老教会(Spruce Creek Presbyterian Church )的副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