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2021年05月21日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2021年05月26日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诗篇二十三篇 系列的第九章。

绿头蝇的攻击,是真的会让牧羊人担心的事情。它是导致患畜虚弱和死亡的原因。苍蝇会在羊身上产卵,然后在二十四小时内,幼虫就会穿透皮肤并且繁殖;很快地,羊就会中毒。我在我们自己的羊群里工作时,曾看到一只羊受这种病痛折磨。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有一种治疗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背衬(backlining)。将适当的药膏倒在动物的头上和背上。

我们想到牧羊人大卫的时候,经常联想到诗篇二十三篇的青草地。然而,大卫需要治疗羊群的疾病。他也会看到苍蝇幼虫或蛆虫就像他自己的罪一样,会导致死亡。

大卫需要上帝赐的药方;我们也一样。耶稣在约翰福音十章告诉我们,说好牧人会为羊舍命,这是多么奇妙的事。祂以无法估量的代价提供了补救措施。使徒行传二十28告诉我们说教会是“用祂自己的血买来的”。

耶稣在约翰福音十章告诉我们说好牧人会为羊舍命,这是多么奇妙的事。

令牧羊人感到挣扎的不仅仅是疾病而已,还有羊本身。在诗篇五十一篇里,大卫恳求耶和华说:“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 大卫身为一个走在羊群前面的犹太牧羊人,当一只羊羔走失时,他就会注意到。首先,他会扔一根小棍子把它带回来,但如果这只羊羔再次走失,大卫就会打断它的腿。然后把这只羊羔的腿给捆起来,把羊羔抱在怀里,最后把羊羔放在他的脚边,让牠紧紧地贴着牧羊人。这种艰难的经历是为了这羊羔好。这样一幅责备的画面是多么地美呀。当上帝责备我们这些作祂儿女的人时,我们必须知道祂所做的一切都是良善的。

膏油也代表着喜乐。以赛亚书61:1-3提醒了我们这一点。谁给贫穷人带来福音?谁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以“喜乐油代替悲哀”?当然,就是那位受膏者,主耶稣。当我们思想祂的时候,我们才会有喜乐和欢喜。若不如此,我们就会疲倦,心思昏暗。

诗篇一百三十三篇把合一比喻成珍贵的油,浇在祭司亚伦的头上。合一是珍贵的。我们必须爱护和祝福“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林前1:2)。我们怎么能不爱基督所爱的人?我们怎能不为基督所为之祷告的人祷告?油能够抚平动荡的水。油能够带来滋润。

我记得一位非洲的牧师介绍了一幅画;画面中,上帝拿着一杯咒诅和一杯福分。福分当然是给圣子的,因为祂对儿子有永恒的爱;而咒诅则是给犯罪抵挡祂的受造物的,因为他们犯了罪。但事情却不是这样进展的;上帝的儿子领受了咒诅,使罪人得着福分。我们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喝那杯中的福分。我们的主既然喜欢怜悯,我们就喜欢在祂的怜悯中与祂相遇。

诗人在诗篇116:12中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言下之意的答案是很甜蜜的:我将拥有更多的同样的恩典。这个世界的东西或认可,永远也无法满足我们的需要。清教徒斯蒂芬·查诺克(Stephen Charnock)讲得很好,他说:“没有什么比基督更能让你满足,当你找到祂时,没有什么比祂自己更让你渴望。”

我和妻子曾遇见过一位刚退休的牧师;他谈到自己身体虚弱,无法在假期去游或参加教会活动,但他满心喜悦地对我们重复了约翰·牛顿(John Newton)的诗词:

任别人从天涯走到海角

为了幸福而徒劳地寻找

我灵魂已在家里得满足

因为耶和华是我的至宝

(From Pole to Pole let others roam

And search in vain for bliss

My soul is satisfied at home

The Lord my portion is.)

玛格丽特是亚历克·莫蒂尔(Alec Motyer)的查经班里最安静的成员。当被问到:“我们该如何对世界产生影响?”时,玛格丽特只说:“平安。” 有人响应说:“再多讲一点吧。” 她回答说:“这栋大楼有十一层楼,住在当中的人都面临着生活中的困难、挑战和考验。我的邻居们需要看到的是,我们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却享受着不被动摇的平安。” 玛格丽特的福杯已经满溢了。这种与众不同的特点,能够使我们的见证对这动荡的社会充满吸引力。

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遭受了难以言喻的痛苦和排斥。这并不是因为祂犯了什么错,而是由于祂对父的爱,以及祂所承担的罪。然而,祂的福杯是满溢的;祂有不动摇的平安。百夫长看见了,就惊呼:“这真是上帝的儿子!”(太27:54)愿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头被油膏抹、我们的福杯满溢,愿这成为我们今天的信仰告白。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William MacKenzie
William MacKenzie
威廉‧麦肯锡是苏格兰费恩「基督焦点」出版社(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的共同创始人与常务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