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2021年05月19日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2021年05月24日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诗篇二十三篇 系列的第八章。

诗篇二十三篇里最美好的部分,就像在人生一样,是保留到最后的。在这里,牧羊人和羊这个的经典比喻不足以描述耶和华和祂百姓之间丰富的关系,所以比喻转变为主人和客人的关系。更准确地说——毕竟这个画面并不是普通的聚会——这个比喻描绘了一位伟大的君王欢迎他的臣子进他的家作贵宾,参加宴席。

这种皇室背景解释了为什么大卫的敌人会以观察者的身分出现在宴会里。我们通常不会邀请我们的敌人来观看我们吃饭,而且在任何场合里我们可能都会认为他们的存在会破坏我们的胃口。然而在这个背景中,这些敌人不甘愿地来参加宴会,正是权力平衡发生决定性变化的重要证据,因为伟大的王现在终于到来了。长期以来,大卫的敌人嘲笑他和他对耶和华的信靠,而大卫也无力战胜他们。多年来,他一直在呼喊:“耶和华啊,你忘记我要到几时呢?要到永远吗?……我的仇敌升高压制我,要到几时呢?”(诗13:1-2)在大卫和看热闹的世人看来,耶和华似乎确实是忘记了他,还让他的敌人欢喜地得胜。

我们的牧羊人已经为我们舍命了,并且也已经从死里复活了,羞辱了我们最后且最大的敌人,也就是死亡本身。

表像容易欺骗人。随着伟大君王的到来,正义终于得到了伸张。大卫得到了平反,并显示出他是耶和华所爱的人,也是耶和华所喜悦的人,而他的敌人却无能为力,并被羞辱。耶和华为大卫铺设了美好的筵席,并接纳他为宴会上的贵宾。他对盟约条款的忠心值得受邀,他也确实得到了邀请,能够在王的桌旁获得尊贵的地位,而诗人的敌人则是受到审判,一无所有。耶稣所讲的关于绵羊和山羊的比喻,同样也将绵羊和牧人的比喻与举办宴会的君王的比喻结合在一起(见太二十五)。在耶稣的比喻中,忠心的绵羊也被邀请去领受奖赏,而不忠心的山羊则被扔到黑暗之中。

但是忠心的臣子和不忠心的敌人——受邀参加宴会的人和只能站在一边受羞辱的人——两者之间最终的区别,在每个信徒心中都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被邀请,能以贵宾的身分参加这样一个为国王忠仆所办的盛宴?毕竟,我们的顺服充其量只是偶尔的,而且往往远不及应有的程度。我们经常故意不顺服,还加入叛逆者的行列,热衷于崇拜他们的偶像。我们不配得到上帝坚定的爱和怜悯,反而应得上帝在约中陈明的咒诅,终生受咒诅追随。

这就是我们在福音中所获得的不配得的救恩的美丽之处,它是如此清晰地展现出来。因为那伟大君王的儿子耶稣基督来了,替我们活出了我们本该活出的那完全顺服的生命。天父没有将尊贵和荣耀赏赐给这位好牧人,而是将祂交到了祂的敌人手中,所以祂用刚才先前诗篇里的话大声呼喊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甚么离弃我?为甚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诗22:1)在十字架上,耶稣体现了一个人在上帝咒诅之下的终极象征。祂在那里经历的并不是丰盛的食物和青草,而是饥饿和干渴,所以祂的舌头贴于上膛。祂在十字架上经历的并不是耶和华在死荫的幽谷中安慰祂、与祂同在、使祂的灵魂苏醒,相反地,当祂的生命逐渐消逝的时候,祂被离弃、被抛弃。在髑髅地没有安慰和保护祂的杖和竿,使祂免受一切伤害;相反地,祂被交去任由敌人嘲笑,受尽折磨和煎熬。在十字架上,祂没有住在耶和华的殿中,反而是被遗弃在黑暗里,孤独地死去,被上帝离弃。

然而,祂所受的离弃却是我们盼望的基础。我们比大卫有更多的理由可以充满信心地宣告“我必不至缺乏”以及“我必不怕遭害”。我们的牧羊人已经为我们舍命了,并且也已经从死里复活了,羞辱了我们最后且最大的敌人,也就是死亡本身。现在,耶稣就是这大宴席的主人,是那位先去天父家中为我们预备位子的君王。无论我们现在的道路是正走过青草地和可安歇的水边,还是正蜿蜒穿过黑暗的死荫幽谷,我们都可以对这件事充满信心:耶稣已经应许了在末日要迎接我们进入祂的国度;在那里,我们将在祂的桌前大快朵颐,与祂所有来自万民的圣徒一起,在我们一切敌人面前得到平反。耶和华确实是我们的好牧人。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Iain Duguid
Iain Duguid
伊恩‧杜古德博士(Iain Duguid)是费城西敏神学院的旧约教授与宾州格兰赛德基督长老教会的创始牧师。他有许多著作,包括《上帝的全副军装:基督的得胜如何在属灵争战中给我们力量》(The Whole Armor of God: How Christ's Victory Strengthens Us for Spiritual Warf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