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2021年05月17日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2021年05月21日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诗篇二十三篇 系列的第七章。

在犹大干燥、崎岖的河谷和峡谷中,有许多令人恐惧的地方,使羊群在迁移过程中面临着极大的危险。然而,当羊群认出牧羊人所携带的两件工具——杖和竿的时候,它们的恐惧就消除了;牧羊人将用这两件工具管理他的羊群。杖和竿大致归类为保护和引导的工具。杖是抵挡掠夺者的工具;竿是引导工具,它一端有个钩子,可以用来勾住羊的身体。只有这两种工具合在一起才能给羊群带来安慰。

当大卫——那位原先身为牧羊人的君王——把自己比作羊的时候,他对一切邪恶的恐惧都因着瞥见以色列那真正的牧羊人君王而平息了。大卫把上帝对祂羊群的管理与照顾——祂的护理——比作杖和竿,这景象足以使所有的恐惧平静下来,并使羊群确信那信实且满有能力的牧羊人会照顾它们。

我们基督徒是朝圣的羊,尚未抵达我们永恒的安息。

西敏大会的成员在探讨了上帝的旨意之后,特意讨论了上帝的创造和护理的工作,因为上帝藉由创造和护理这两种方式来行使祂永恒的旨意。上帝圣洁且智慧的护理在一种意义上是普遍的,然而,在另一种意义上,“神的护理既然遍及一切受造物,所以就用最特别的方法照顾祂的教会,调度万事,使教会得益处“(《西敏信仰告白》5.7)。上帝对祂的羊群行使一种特殊的护理,我们可以称之为牧养性的护理;上帝的羊群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徒20:28)。《海德堡要理问答》第一问答帮助我们了解这种“特殊的方式”是什么样:“祂保守我,以至于若非天父允许,我的头发一根也不能掉下;祂又叫万事互相效力,使我得救。” 基督的血不仅保证了我们从罪和魔鬼手中被赎了出来,也保证我们已经被算在好牧人的羊群中了;这样一来,若没有上帝的许可,就没有任何灾难可以临到我们了,而就连上帝许可临到我们的那些灾难,也都是要用来为我们的救恩工作的(见罗8:31-39)。

羊需要被保护,但也需要被引导。基督徒所需要的引导是一种末世的(最终的、终极的)引导。在今生的山谷的另一边有青草地和平静的水。大卫确信,到了最后,他将会走过山谷,并在正确的时间抵达正确的地点,靠的是这位牧羊人的指引与恩典。

先知撒迦利亚把上帝之约的咒诅描绘成牧人折断他的杖,表示废弃了先前所立的约(亚11:10)。羊群失去了持杖的牧人。这就是以色列在耶稣刚开始传道时的情况:“[耶稣]见有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可6:34)。他们缺乏上帝真理的引导,所以他们漫无目的地游荡,容易受到各种威胁的影响,使他们误入歧途。

尽管如此,好牧人已经来了,并且持着祂的杖。这根杖的意思是说,祂借着祂的话语、借着祂的灵、并借着祂手下的牧羊人,护理并带领我们走过山谷。首先,我们有上帝的话语。我们不是在黑暗中徘徊,而是有律法作为“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诗119:105)。第二,我们有圣灵。《西敏信仰告白》将这种帮助我们持守信心的引导归功于“圣灵与上帝的道住在[我们]里面”(17.2)。第三,我们有上帝手下的牧羊人,也就是那些为我们的灵魂时刻警醒的教会领袖(来13:17;彼前2:25)。耶稣身为大卫子孙中的牧羊人君王,履行了大卫之约(结34:23-24),而祂使用的工具之一,就是教会的长老;这些人符合资格,被任命为祂手下的牧羊人。

我们基督徒是朝圣的羊,尚未抵达我们永恒的安息。在那之前,当危险潜伏、当试探徘徊、当困难和逆境频频发生的时候,除了我们牧者的杖和竿,还有什么能带给我们安慰呢?当苦难降临、恐惧麻痹我们的时候,我们完全依靠我们好牧人的护理;祂将保护我们,并在整趟迁移的过程中引导我们走向永恒的安歇之水和青草地(启22:1-2)。当然,只有当牧羊人有力量且强壮的时候,祂用来牧养的工具才会有作用。那么请想想看,如果大卫注意到他牧羊人的杖和竿能够缓解他的恐惧,那么这位持着杖和竿的牧羊人一定是位拥有崇高力量的人。这样的力量是这位好牧人的特征;祂既是大卫的牧者,也是我们的牧者;祂那完美且圣洁的护理不会让任何一只羊从祂的羊圈中被抢走(约10:28)。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Aaron L. Garriott
Aaron L. Garriott
亚伦‧盖里奥特(@AaronGarriott)是《桌边谈》杂志的总编辑,以及佛罗里达州桑福德改革宗圣经学院的常驻客座教授,也是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改革宗神学院的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