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祂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2021年05月14日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2021年05月19日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诗篇二十三篇 系列的第六章。

在北美最高峰丹奈利峰(Denali)那冰天雪地的两侧上,有一条最早建立的登山路线,叫作“西肋路线”(West Rib route)。一九六〇年《美国高山杂志》和一九五九年七月十三日的《时代》杂志体育版都对首次的登顶进行了报导。这条路线除了入口处以外,都是比较安全的;该路线会经过一条狭窄而深邃的冰川谷,就在左边的丹奈利峰和右边的卡特纳峰之间。这些山坡上不断有雪崩的冰雪掉入山谷中,所以它便有了“死亡之谷”的称号。攀登者通常会在夜间登上这一段路,因为夜晚的气温较低,能减少雪崩发生的机率。

古代以色列人虽然不会面临这种寒冷的危险,但他们(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在今生面临着许多考验、试探、忧愁和苦难,而且最终,还要战胜最后那个敌人,也就是死亡本身。通往天上应许之地的旅程充满了各种危险,我们需要一位牧羊人帮助我们安全抵达那里。

畜牧业(Pastoralism)是指人们以一群羊、山羊、牛、骆驼、猪或驴为主要生计的活动。当以色列人征服并定居迦南地后,他们成了农民,但他们并没有放弃畜牧业。他们发展了一种既是农业又是畜牧业的经济。特别是在犹大山区东面和南面的半干旱山坡上,以色列人致力于发展畜牧业。

通往天上应许之地的旅程充满了各种危险,我们需要一位牧羊人帮助我们安全抵达那里

在古代以色列,牧羊人这个重要的角色在保护羊群这件事上有什么职责呢?最直接的职责,就是他必须提供食物和水,确保羊群不会在一个地区过度消耗草皮。他必须提供休息。他必须保护他的羊群不受掠食者的伤害,包括野生动物(狼、熊、豹子和狮子),甚至是人类(见约伯记一14-15)。他还必须保护他的羊群免受其他危险,包括破坏力极强的炎热东风,以及疾病,甚至是沙漠本身的恶劣环境。

这种牧养的概念在古代近东地区得到了隐喻性的延伸,并被应用在君王身上。“牧养性统治者(shepherd-ruler)” 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时期。例如,想想著名的亚摩利人君王汉摩拉比(Hammurabi),他的法典被收藏在巴黎罗浮宫里。他的法典是牧羊用语应用于统治者身上的一个绝佳例子。在序言中,该法典宣称:

“阿努姆(Anum)[他们神殿中的最大的神]和恩利尔(Enlil),为了使人民的身体健康,他们给我起了名字。我是汉摩拉比,是受恩利尔呼召的牧羊人;他把丰富和富足堆积在一起,他是万物的供应者,是天地的连结。

该法典对公义表达了的极大关注。很明显,汉摩拉比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想的王,牧养着百姓,并为百姓伸张正义。

牧羊的形象也被延伸到以色列的君王和统治者身上。以色列的领袖也不断地被称为牧羊人。然而,以色列的统治者却一次又一次地远远没有尽到他们当尽的责任(如:耶二十三)。即使如此,牧羊人的形象也被应用到上帝自己身上(如:何4:16)。在整个救赎历史中,越来越明显的是,上帝将兴起一位牧羊人,而祂将忠心地施行公义并保护祂的羊,祂将守护和照顾他们,包扎他们的伤口,并带领他们进入平安的地方。

这就是诗篇二十三篇所带来的极大安慰。虽然诗人在走过死荫的幽谷时,不会面临从左右而来的雪崩所造成的致命灾害,但他和我们一样,也面临着大量的危险:身体和精神上长期的痛苦和疾病、经济上的困难、对亲人的担忧和焦虑、内外的敌人、无数的背叛和损失。然而,诗人确切地知道,耶和华─他神圣的牧者─在这一切灾难中都与他同在。他信靠这位与他同在的牧羊人君王。还有更伟大的事将要发生,那就是祂将作我们的牧者,“征服我们归向祂,统管并保护我们,抑制并战胜祂和我们所有的仇敌”(《西敏小要理问答》第26问答)。因此,诗人能够勇敢起来,有勇气面对人生的困难和苦难,因为耶和华与他同在。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Bryan D. Estelle
Bryan D. Estelle
布莱恩‧艾斯德博士(Bryan D. Estelle)是加州西敏寺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的旧约教授。他的著作包括《出埃及记的回声》(Echoes of Exod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