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启示的上帝的护理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在上帝的护理中
2022年03月22日
西敏信仰告白对上帝的护理的总结
2022年03月29日

圣经中启示的上帝的护理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上帝的护理系列的第二篇。

〝每件事发生的背后都有它的原因。〞你有没有听过非信徒这样说?我就有,而且听过很多次,每次听到心里都五味杂陈。一方面,我很开心听到非信徒表达任何事物的发生不可能没有意义,毕竟,从相信有一些事没有意义,转变到相信生命没有任何意义,这种转变是可以很快的,甚至可能发展到相信完全地虚无主义,结果作出自杀或一些反社会的行为。另一方面,尽管大多数非信徒承认凡事都有原因,但他们心里的动机是不对的。通常他们承认的只是盲目的、没有位格的命运在掌管所有的事。当然,盲目的、没有位格的命运怎么可能是万事万物的原因?意义只能从有位格的生命体而来,祂制定计画并执行计画。如果说万事万物都有原因,那么一定有某事某物,或者更应该说某人,决定了这个原因。

作为基督徒,我们知道万事背后的原因就是那位有位格的三一真神,祂创造万物并为万物制定计画。这位神掌管万有,以至于若没有祂的旨意,连一只麻雀也不会掉在地上(太十29)。祂不是只管理某些事情,而是根据祂的旨意行做所有的事情(弗一11)。本质上就是神学家们所说的〝护理〞的意思,上帝为整个世界制定了计画和意义,祂掌管整个历史,以至于从最小的到最大的,每一件事都为了成就祂的计画和意义而存在。上帝不会对历史冷眼旁观,相反,祂设计了历史,为历史特制了结局,并亲自引导历史的发展,以确保它必然走向那个祂所决定的结局。

没有〝运气〞(chance)这种事

所有的基督徒对上帝的护理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概念,因为圣经中就是这样教导的:上帝掌管万有。我所认识的基督徒都会承认主对一些大事有主权,比如总统选举,飓风或战争等。然而,圣经中的相关内容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将上帝的护理局限于历史中的重大事件,因为连最小的事也在上帝的护理之下,甚至包括掷骰子。箴言十六章33节说,〝签抛在人的怀中,一切决断却在于耶和华。〞现在的掷骰子就跟古时候的掣签一样,结果看起来是随机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掷骰子的结果也是上帝预定的。

当然,为了得到上帝所规定的掷骰子的结果,很多事就注定要发生,就连掷骰子时用力的大小也注定是要刚刚好的。如果力气太大,骰子就会翻过预定的那个数字,力气太小的话又不够那个数字。所以,上帝掷骰子的人的手臂力量都规定好了。那么如果掷骰子的时候刚好有风,或者刚好是在冷气或风扇下面掷的,结果又会怎么样呢?在是这种情况下,风的力量,即使是再微小的风,也会作用于骰子达到上帝预定好的结果。空气的运动与房间的温度也有关,这就与空气分子的运动有关,空气分子的运动又和分子里面的原子有关,最终又由里面的亚原子粒子决定。这些分子、原子、粒子等都要在刚刚好的温度中创造出刚刚好的环境让骰子最终成为了上帝决定好的那个结果。而这些还都只是最简化的表达——如果还要深入讨论原子结构内部的情形的话,事情就会更加复杂了。

所有的基督徒对上帝的护理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概念,因为圣经就是这样教导的:上帝掌管万有。

以上这些都是为了说明一件事,正如史普罗博士常常提醒我们的那样,没有一个原子是在上帝掌控之外的〝迷失的原子〞,没有可能,因为如果连一个最微小的事物都迷途乱走的话,那连锁反应就会影响到每一件事。史普罗博士也说,最终,没有〝运气〞这种事。

日常的护理

理解没有〝运气这种事〞应该会戏剧性地重塑我们看待生活的视角。面对现实吧,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对这个世界来说都是无足轻重的。我们对很小一部分个体来说可能还有一些持续的影响力,但即使这样,在我们死后,我们也会很快被遗忘。正因为这样,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的行为不那么重要,或者说上帝没有介入。我们可能会想,上帝当然跟那些闻名世界的领袖有关,但祂肯定不会注意我们其他人的日常生活:换尿布,努力让家里的青少年远离麻烦,长时间工作以还清贷款,跟邻居聊天,争取每周都去教会,晚上休息放松,和蹒跚学步的小孩玩同样的游戏无数次,临时应付考试….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但上帝的护理这个真理不是这样说的。一方面,护理不仅意味着上帝管理或主导所有的事,还包括维系着所有的事。比如希伯来书一章3节说的,神〝用自己带有能力的话掌管万有〞。神不仅创造了万物,也存留万物(尼九6)。就像最近我常对孩子们说的那样,如果主停止维持着世界的存在,那么所有的事物,包括我们在内,都会立刻消失化为乌有。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完完全全地仰赖上帝对万事万物的存留而得以存活,若没有上帝以能力使我们存续,整个宇宙都将不复存在。

从上帝存续性的护理的真理中,我们可以正确地推断出主认为在祂的创造之中有些东西是非常重要的,即使那些我们认为那些事日常到不足为奇。我们的创造主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在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比如我们日常的琐事和一些小事情的决定,也就是说这些小事其实也有它们的价值。这些东西的价值最终当然不是由我们决定的,而是由上帝决定的,上帝使万事互相效力,为了祂的荣耀和我们的益处来决定这些事物最终的价值,由上帝如何将万事万物编织进入祂主权的计画中来决定的(赛四十三6-7;罗八28),正如罗马书十一章36节所说的:〝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阿们。〞

上帝的护理和维系的工作让生活中的小事也会互相作用。我们选择晚餐吃鸡肉而不是吃鱼,选择在院子里种哪一种花,是更喜欢足球还是棒球,决定走风景秀丽的小路而不是走更直接的公路,我们选择什么样的发型,选择让我们的女儿去上芭蕾课而不是足球课等等,所有这些决定最终是由主所掌管并引导的,因此在祂的计画中都是有价值的。这个事实不是为了要让我们感觉被限制动弹不得,我们选择晚餐吃鸡肉还是吃鱼不会让神国的进展就此失控。实际上,成千上万类似这种的选择都是中立的。然而,这种微不足道的选择仍会以某种我们无法测透的形式影响着天国的发展。

上帝通过对大事的护理来实现祂的计划,要实现这一点,只有连最日常的小事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下才能实现。

换句话说,上帝的护理是最日常的事实。圣经所启示的并不是一个自然神论的神祗,对创造漠不关心也与之毫无瓜葛。圣经所呈现的是一位真神,祂近在咫尺(耶二十三23-24),也就是说上帝不仅与祂的创造物同在,祂也在发生的事件中与祂的创造物同在,祂也通过祂创造物的决定与他们同在。上帝保持不同事物之间的独特性,而且祂从不出错。上帝的手托住万有并引导万有发展的走向,不是一些事物而已,而是每一件事,万事都是凭着祂自己的旨意和计划行的(弗一11)。

非同寻常的护理

不那么重要的选择不会影响上帝的计划的进程,那么一些重大的决定和行动呢?这些也不会影响上帝的计划因为上帝的护理不仅运作在每一天日常的小事上,也作用于我们认为是非同寻常的事情上——就是那些明显会影响世界历史走向和神国发展的事情上。实际上,我们可以说,因为主的护理治理着日常琐事,所以主一定会掌管大事。

但以理书二章21节说上帝〝废王立王〞,几乎没有什么事比立王更直接地影响历史的发展了。这些君王的兴衰是上帝的计画中重要的一环,因此必须精准地按照上帝对历史的计划和祂百姓要成就的事来废立君王,接下来我们用公元前538年波斯王朝的居鲁士二世(King Cyrus the Great)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早在波斯作为主角登上世界舞台的两百多年之前,甚至早在居鲁士出生很久之前,在犹大被掳到巴比伦以前,先知以赛亚就曾预言说居鲁士(古列王)会兴起掌权、征服亚述并释放被掳的犹大人,使他们自由地回到他们的家乡(赛四十五1-13)。当然,要让这件事发生,之前就会有一系列的事件要朝着某一个特定的方向发展,好让居鲁士王成为波斯的领袖,并让犹太人回家。首先,犹太人要先被掳到巴比伦。但这只有当巴比伦打败了强盛的亚述帝国才有可能,而亚述帝国在以赛亚的年代如日中天。巴比伦可以打败亚述帝国是因为亚述帝国的国王做了一系列错误的决定,导致巴比伦人在战场上打败了亚述,之所以有这个结果取决于巴比伦运用了正确的战术策略,而亚述国王则听从了昏庸的军事顾问并做出一系列错误的决定。但若要这些巴比伦的军事顾问进行正确的战略部署,就意味着这些顾问都要出生在对的家庭,这些家庭要为他们提供良好的教育让他们有好的成长经历。再往前推,这些家庭必须由类似和对的人结婚这样的决定组成,诸如此类。另一方面,亚述的谋士们也需要一系列类似事件的连锁反应,才能最终走到为亚述王提供错误的建议这一步。

居鲁士二世要掌权,他就必须先存在,这就意味着他的父母必须和对方结婚才能生下居鲁士,而他的父母在一起又意味着两家人必须都同意这们婚事,居鲁士的父母都要健康地活到可以生育居鲁士的年龄,所以他们两个人又都要从小到大被保护地很好免受意外、生病等灾害,以免他们丧命,这样才能确保居鲁士的出生。这样,居鲁士的祖父母们又要做一系列对的决定来保障居鲁士的父母健康地长大…以此类推。

我这里只是以简化了具体的过程,重点是,上帝不可能预定了像居鲁士二世这样的人的兴起、决定了他要释放以犹太人,而没有决定居鲁士父母如何把他养大或者其他相关的细节,这甚至可以深挖到遗传基因的层面,因为如果居鲁士的免疫系统不足以强大到让他活到他掌权的那一天,那谈什么也都是白搭。即使最小的方面出了问题,比如他携带了某种致命疾病的遗传基因,那也就没有后面什么事了。

上帝不仅创造万有,祂也存留万有。

决定和行动都有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只要你追溯得够久远,世界历史上任何一个重大的事件会发生,背后都是无数的人和事在互相作用,最后由对的人、对的时机、对的地点、对的决定汇集而成,最终成就了那件大事。为了使弥赛亚像预言所说的那样从大卫的后裔中降生(赛十一1-10),大卫家的后裔就必须要一直存留直到弥赛亚的降生,这就意味着大卫家的后裔中每一个人都做了无数个正确的决定,同时外部环境中即使是最小的因素也对他们的存活有利,才能存留后裔这条线。路得记就很清楚地表现了这个主题,里面记载了很多看起来是巧合的事件最终促成了了波阿斯和路得的婚姻,后来才有了大卫。这些都表明了只有当上帝掌管着日常生活中每一件小事,祂的护理才最终成就了奇妙的大计划。每一件事的发生背后都有原因,是因为上帝为每一件事的发生都安排了一个原因。

在我们里面的护理以及透过我们实现的护理

选择吃鸡肉还是鱼肉本身不是一个道德性的选择,也不一定会有什么立即的、直接的结果,但最终看来这些选择并不是不重要的,比如,食物的选择可能是导致后代对某种食物过敏的原因,也许那位后代就是因为对海鲜过敏而没有去海产店用餐,而是去了一家咖啡馆,然后,在那里遇见了一位爱去咖啡馆的当地女孩,最终和她结婚,并生下了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传教士、法官甚至是某位改变历史的总统。想想看,这位领袖的父母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他们的相遇是因为某位祖先选择了吃鱼而不是吃鸡肉。

上帝的护理掌管万有,与此同时,祂并不是一位喜欢把人当成牵线木偶来操控的上帝,祂不会用祂的决定来限制我们的决定,让我们的决定变得不那么重要或者不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想法,这样就会导致我们对历史的发展就没有任何实际的贡献。上帝影响着我们的决定、行为和动机,但又确保这些决定、行为和动机都是出于我们自己的,却又都是为了实现祂的计划。我们的决定、行为和动机以某种方式和上帝的决定、行为和动机形成合力,根据并忠于人和神两者的本性,使上帝所预定的事最终成就。这就是神学家们所说的〝协同(concurrence)〞(注:百分之百神的预定和百分之百人的行动,神的第一因和人的第二因同时发生、协同作用)最好的例子就在圣经中。

最经典的其中一个例子是约瑟的故事,尤其是约瑟自己对他人生经历的总结。约瑟被哥哥们卖作奴隶,在埃及被苦待,最后成为了法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约瑟与他的家人和好之后,他告诉他的兄弟们:〝从前你们有意要害我,但上帝有美好的意思在其中,为要成就今日的光景,使许多人的性命得以保全。〞(创五十20)当约瑟的哥哥们将他卖作奴隶的时候,他们只有一个邪恶的意图,就是远离约瑟,这就是他们的动机,这就是他们卖他的原因。然而,上帝却有着不同的计划。上帝将约瑟带到埃及,最终使约瑟成为了法老的大臣,并且不只救了当时的世界免于饥荒的灾难,更是为了要存留祂所拣选的亚伯拉罕一支的血脉。上帝最终要成就的这个好意和对人有好处的结果,允许了约瑟的哥哥们在一开始时候的邪恶意图,以及他们所发展出来的邪恶的行为,最终得以让约瑟进入了埃及。而上帝在做成这些事的过程中是没有任何邪恶的意图的,祂也没有行任何的恶。虽然约瑟哥哥们的意图和行为与主的意图和行为截然不同,但却最终一起成就了约瑟被送去埃及这件事。

上帝的应许意味着任何一件事会发生的背后都是有原因的,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是好事还是坏事。

史普罗博士在教导护理的教义的时候也常常会以约伯记第一章来进行说明。在约伯记第一章里面,撒旦试图毁掉约伯,而主也允许撒旦死咬着约伯不放,让迦勒底人偷了约伯的骆驼。这些事都让约伯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是每一方都做了不同的事,有着不同的动机。撒旦想要诋毁约伯说他不是上帝忠信的仆人,所以它搅乱约伯的生活;主试图维护并证明祂仆人的忠心,所以祂允许撒旦搅扰约伯;迦勒底人并不知道上帝和撒旦之间的对话,他们只是觊觎约伯的财富想要占为己有,所以他们偷窃约伯的财物。如果没有这些事从不同的角度分别成立、最后又汇聚在一起发生,那么约伯就不会蒙受经济上的损失。这三个元素协同作用于约伯的受苦,而上帝在整个过程中始终是圣洁和公义的。

但最好的例子还是我们的救主被钉十字架的例子。我们考虑这件事各个方面的时候,会发现有各方都有许多不同的动机和行为(尽管三一神的三个位格之间最终是共享同一个目标的,而且每一个位格和其他的位格是紧密相关的,但在救赎的实行中我们会强调某一个位格的某一项特殊的工作。)犹大背叛耶稣是因为他想要钱;犹太宗教领袖不喜欢耶稣受到拥护,也不喜欢祂的批评所带来的威胁;罗马当局者希望犹太人可以停止争论以免他们的吵嚷发展成暴动;撒旦希望终结基督的事工,就此一并结束基督对邪恶之国的攻击;耶稣甘心乐意地上十字架则是为了为祂百姓的罪付上代价,也是为了顺服祂的天父。天父将耶稣送上了十字架为了满足祂的应许,拯救祂的百姓;圣灵在十字架上存留了基督

以确保达成赎罪的有效性并荣耀救主(赛五十三;太二十六3-5,二十七24-26;约三15;十一45-49;罗八32;来九14;启十二4)。在伟大的救赎历史中的每一方都要行动,目的是为了使赎罪的事件最终发生,虽然参与的每一方的动机、行为不尽相同,但其中的每一件事都一起作用成就了主的计划和目的。上帝主导了所有的事的发生,却没有任何的恶行,也不违反任何一方的意志。正如彼得对五旬节的听众所说的:〝这位耶稣,照着神的定旨和预知被交了出去,你们就藉不法之徒的手,把他钉死了。〞(徒二23)

万事的发生皆有缘由

上帝的护理意味着每件事的发生都有它的理由,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是好事还是坏事。最终,这些事都是为了一个好的理由,就是神的理由,因为神凭己意行做万事(弗一11)。这个系列的其他文章有更多关于护理的说明,但我们已经一起看了圣经上关于护理最基本的教导:上帝的护理作用于日常小事,也掌管着非凡的大事,护理运作于创造物所做的事情当中,也透过这些事来做事。诚然,上帝掌管万有,为每一件事的存在提供理由和目的,即便这些理由和目的我们不能测透。更重要的是,祂掌管万有的护理并不会使我们所做的事失去意义。若没有了护理,所有的事才没有了意义。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Robert Rothwell
Robert Rothwell
罗伯特 ‧ 罗斯威尔是《桌边谈》杂志的副主编与林格尼尔事工的资深作者,以及改革宗圣经学院的常驻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