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啟示的上帝的護理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在上帝的護理中
2022年03月22日
西敏信仰告白對上帝的護理的總結
2022年03月29日

聖經中啟示的上帝的護理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上帝的護理系列的第二篇。

「每件事發生的背後都有它的原因。」你有沒有聽過非信徒這樣說?我就有,而且聽過很多次,每次聽到心裡都五味雜陳。一方面,我很開心聽到非信徒表達任何事物的發生不可能沒有意義,畢竟,從相信有一些事沒有意義,轉變到相信生命沒有任何意義,這種轉變是可以很快的,甚至可能發展到相信完全地虛無主義,結果作出自殺或一些反社會的行為。另一方面,儘管大多數非信徒承認凡事都有原因,但他們心裡的動機是不對的。通常他們承認的只是盲目的、沒有位格的命運在掌管所有的事。當然,盲目的、沒有位格的命運怎麼可能是萬事萬物的原因?意義只能從有位格的生命體而來,祂制定計畫並執行計畫。如果說萬事萬物都有原因,那麼一定有某事某物,或者更應該說某人,決定了這個原因。

作為基督徒,我們知道萬事背後的原因就是那位有位格的三一真神,祂創造萬物並為萬物制定計畫。這位神掌管萬有,以至於若沒有祂的旨意,連一隻麻雀也不會掉在地上(太十29)。祂不是只管理某些事情,而是根據祂的旨意行做所有的事情(弗一11)。本質上就是神學家們所說的「護理」的意思,上帝為整個世界制定了計畫和意義,祂掌管整個歷史,以至於從最小的到最大的,每一件事都為了成就祂的計畫和意義而存在。上帝不會對歷史冷眼旁觀,相反,祂設計了歷史,為歷史特製了結局,並親自引導歷史的發展,以確保它必然走向那個祂所決定的結局。

沒有「運氣」(chance)這種事

所有的基督徒對上帝的護理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概念,因為聖經中就是這樣教導的:上帝掌管萬有。我所認識的基督徒都會承認主對一些大事有主權,比如總統選舉,颶風或戰爭等。然而,聖經中的相關內容告訴我們,我們不能將上帝的護理侷限於歷史中的重大事件,因為連最小的事也在上帝的護理之下,甚至包括擲骰子。箴言十六章33節說,「籤拋在人的懷中,一切決斷卻在於耶和華。」現在的擲骰子就跟古時候的掣簽一樣,結果看起來是隨機的,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擲骰子的結果也是上帝預定的。

當然,為了得到上帝所規定的擲骰子的結果,很多事就註定要發生,就連擲骰子時用力的大小也注定是要剛剛好的。如果力氣太大,骰子就會翻過預定的那個數字,力氣太小的話又不夠那個數字。所以,上帝擲骰子的人的手臂力量都規定好了。那麼如果擲骰子的時候剛好有風,或者剛好是在冷氣或風扇下面擲的,結果又會怎麼樣呢?在是這種情況下,風的力量,即使是再微小的風,也會作用於骰子達到上帝預定好的結果。空氣的運動與房間的溫度也有關,這就與空氣分子的運動有關,空氣分子的運動又和分子裡面的原子有關,最終又由裡面的亞原子粒子決定。這些分子、原子、粒子等都要在剛剛好的溫度中創造出剛剛好的環境讓骰子最終成為了上帝決定好的那個結果。而這些還都只是最簡化的表達——如果還要深入討論原子結構內部的情形的話,事情就會更加複雜了。

所有的基督徒對上帝的護理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概念,因為聖經就是這樣教導的:上帝掌管萬有。

以上這些都是為了說明一件事,正如史普羅博士常常提醒我們的那樣,沒有一個原子是在上帝掌控之外的「迷失的原子」,沒有可能,因為如果連一個最微小的事物都迷途亂走的話,那連鎖反應就會影響到每一件事。史普羅博士也說,最終,沒有「運氣」這種事。

日常的護理

理解沒有「運氣這種事」應該會戲劇性地重塑我們看待生活的視角。面對現實吧,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對這個世界來說都是無足輕重的。我們對很小一部分個體來說可能還有一些持續的影響力,但即使這樣,在我們死後,我們也會很快被遺忘。正因為這樣,我們很容易覺得我們的行為不那麼重要,或者說上帝沒有介入。我們可能會想,上帝當然跟那些聞名世界的領袖有關,但祂肯定不會注意我們其他人的日常生活:換尿布,努力讓家裡的青少年遠離麻煩,長時間工作以還清貸款,跟鄰居聊天,爭取每週都去教會,晚上休息放鬆,和蹣跚學步的小孩玩同樣的遊戲無數次,臨時應付考試….諸如此類,等等等等。

但上帝的護理這個真理不是這樣說的。一方面,護理不僅意味著上帝管理或主導所有的事,還包括維繫著所有的事。比如希伯來書一章3節說的,神「用自己帶有能力的話掌管萬有」。神不僅創造了萬物,也存留萬物(尼九6)。就像最近我常對孩子們說的那樣,如果主停止維持著世界的存在,那麼所有的事物,包括我們在內,都會立刻消失化為烏有。每時每刻,我們都是完完全全地仰賴上帝對萬事萬物的存留而得以存活,若沒有上帝以能力使我們存續,整個宇宙都將不復存在。

從上帝存續性的護理的真理中,我們可以正確地推斷出主認為在祂的創造之中有些東西是非常重要的,即使那些我們認為那些事日常到不足為奇。我們的創造主不會浪費時間和精力在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比如我們日常的瑣事和一些小事情的決定,也就是說這些小事其實也有它們的價值。這些東西的價值最終當然不是由我們決定的,而是由上帝決定的,上帝使萬事互相效力,為了祂的榮耀和我們的益處來決定這些事物最終的價值,由上帝如何將萬事萬物編織進入祂主權的計畫中來決定的(賽四十三6-7;羅八28),正如羅馬書十一章36節所說的:「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阿們。」

上帝的護理和維繫的工作讓生活中的小事也會互相作用。我們選擇晚餐吃雞肉而不是吃魚,選擇在院子裡種哪一種花,是更喜歡足球還是棒球,決定走風景秀麗的小路而不是走更直接的公路,我們選擇什麼樣的髮型,選擇讓我們的女兒去上芭蕾課而不是足球課等等,所有這些決定最終是由主所掌管並引導的,因此在祂的計畫中都是有價值的。這個事實不是為了要讓我們感覺被限制動彈不得,我們選擇晚餐吃雞肉還是吃魚不會讓神國的進展就此失控。實際上,成千上萬類似這種的選擇都是中立的。然而,這種微不足道的選擇仍會以某種我們無法測透的形式影響著天國的發展。

上帝通過對大事的護理來實現祂的計劃,要實現這一點,只有連最日常的小事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下才能實現。

換句話說,上帝的護理是最日常的事實。聖經所啟示的並不是一個自然神論的神祗,對創造漠不關心也與之毫無瓜葛。聖經所呈現的是一位真神,祂近在咫尺(耶二十三23-24),也就是說上帝不僅與祂的創造物同在,祂也在發生的事件中與祂的創造物同在,祂也通過祂創造物的決定與他們同在。上帝保持不同事物之間的獨特性,而且祂從不出錯。上帝的手托住萬有並引導萬有發展的走向,不是一些事物而已,而是每一件事,萬事都是憑著祂自己的旨意和計劃行的(弗一11)。

非同尋常的護理

不那麼重要的選擇不會影響上帝的計劃的進程,那麼一些重大的決定和行動呢?這些也不會影響上帝的計劃因為上帝的護理不僅運作在每一天日常的小事上,也作用於我們認為是非同尋常的事情上——就是那些明顯會影響世界歷史走向和神國發展的事情上。實際上,我們可以說,因為主的護理治理著日常瑣事,所以主一定會掌管大事。

但以理書二章21節說上帝「廢王立王」,幾乎沒有什麼事比立王更直接地影響歷史的發展了。這些君王的興衰是上帝的計畫中重要的一環,因此必須精準地按照上帝對歷史的計劃和祂百姓要成就的事來廢立君王,接下來我們用公元前538年波斯王朝的居魯士二世(King Cyrus the Great)的例子來說明這一點。

早在波斯作為主角登上世界舞台的兩百多年之前,甚至早在居魯士出生很久之前,在猶大被擄到巴比倫以前,先知以賽亞就曾預言說居魯士(古列王)會興起掌權、征服亞述並釋放被擄的猶大人,使他們自由地回到他們的家鄉(賽四十五1-13)。當然,要讓這件事發生,之前就會有一系列的事件要朝著某一個特定的方向發展,好讓居魯士王成為波斯的領袖,並讓猶太人回家。首先,猶太人要先被擄到巴比倫。但這只有當巴比倫打敗了強盛的亞述帝國才有可能,而亞述帝國在以賽亞的年代如日中天。巴比倫可以打敗亞述帝國是因為亞述帝國的國王做了一系列錯誤的決定,導致巴比倫人在戰場上打敗了亞述,之所以有這個結果取決於巴比倫運用了正確的戰術策略,而亞述國王則聽從了昏庸的軍事顧問並做出一系列錯誤的決定。但若要這些巴比倫的軍事顧問進行正確的戰略部署,就意味著這些顧問都要出生在對的家庭,這些家庭要為他們提供良好的教育讓他們有好的成長經歷。再往前推,這些家庭必須由類似和對的人結婚這樣的決定組成,諸如此類。另一方面,亞述的謀士們也需要一系列類似事件的連鎖反應,才能最終走到為亞述王提供錯誤的建議這一步。

居魯士二世要掌權,他就必須先存在,這就意味著他的父母必須和對方結婚才能生下居魯士,而他的父母在一起又意味著兩家人必須都同意這們婚事,居魯士的父母都要健康地活到可以生育居魯士的年齡,所以他們兩個人又都要從小到大被保護地很好免受意外、生病等災害,以免他們喪命,這樣才能確保居魯士的出生。這樣,居魯士的祖父母們又要做一系列對的決定來保障居魯士的父母健康地長大…以此類推。

我這裡只是以簡化了具體的過程,重點是,上帝不可能預定了像居魯士二世這樣的人的興起、決定了他要釋放以猶太人,而沒有決定居魯士父母如何把他養大或者其他相關的細節,這甚至可以深挖到遺傳基因的層面,因為如果居魯士的免疫系統不足以強大到讓他活到他掌權的那一天,那談什麼也都是白搭。即使最小的方面出了問題,比如他攜帶了某種致命疾病的遺傳基因,那也就沒有後面什麼事了。

上帝不僅創造萬有,祂也存留萬有。

決定和行動都有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只要你追溯得夠久遠,世界歷史上任何一個重大的事件會發生,背後都是無數的人和事在互相作用,最後由對的人、對的時機、對的地點、對的決定匯集而成,最終成就了那件大事。為了使彌賽亞像預言所說的那樣從大衛的後裔中降生(賽十一1-10),大衛家的後裔就必須要一直存留直到彌賽亞的降生,這就意味著大衛家的後裔中每一個人都做了無數個正確的決定,同時外部環境中即使是最小的因素也對他們的存活有利,才能存留後裔這條線。路得記就很清楚地表現了這個主題,裡面記載了很多看起來是巧合的事件最終促成了了波阿斯和路得的婚姻,後來才有了大衛。這些都表明了只有當上帝掌管著日常生活中每一件小事,祂的護理才最終成就了奇妙的大計劃。每一件事的發生背後都有原因,是因為上帝為每一件事的發生都安排了一個原因。

在我們裡面的護理以及透過我們實現的護理

選擇吃雞肉還是魚肉本身不是一個道德性的選擇,也不一定會有什麼立即的、直接的結果,但最終看來這些選擇並不是不重要的,比如,食物的選擇可能是導致後代對某種食物過敏的原因,也許那位後代就是因為對海鮮過敏而沒有去海產店用餐,而是去了一家咖啡館,然後,在那裡遇見了一位愛去咖啡館的當地女孩,最終和她結婚,並生下了一位很有影響力的傳教士、法官甚至是某位改變歷史的總統。想想看,這位領袖的父母可能永遠都不會想到他們的相遇是因為某位祖先選擇了吃魚而不是吃雞肉。

上帝的護理掌管萬有,與此同時,祂並不是一位喜歡把人當成牽線木偶來操控的上帝,祂不會用祂的決定來限制我們的決定,讓我們的決定變得不那麼重要或者不是出於我們自己的想法,這樣就會導致我們對歷史的發展就沒有任何實際的貢獻。上帝影響著我們的決定、行為和動機,但又確保這些決定、行為和動機都是出於我們自己的,卻又都是為了實現祂的計劃。我們的決定、行為和動機以某種方式和上帝的決定、行為和動機形成合力,根據並忠於人和神兩者的本性,使上帝所預定的事最終成就。這就是神學家們所說的「協同(concurrence)」(注:百分之百神的預定和百分之百人的行動,神的第一因和人的第二因同時發生、協同作用)最好的例子就在聖經中。

最經典的其中一個例子是約瑟的故事,尤其是約瑟自己對他人生經歷的總結。約瑟被哥哥們賣作奴隸,在埃及被苦待,最後成為了法老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約瑟與他的家人和好之後,他告訴他的兄弟們:「從前你們有意要害我,但上帝有美好的意思在其中,為要成就今日的光景,使許多人的性命得以保全。」(創五十20)當約瑟的哥哥們將他賣作奴隸的時候,他們只有一個邪惡的意圖,就是遠離約瑟,這就是他們的動機,這就是他們賣他的原因。然而,上帝卻有著不同的計劃。上帝將約瑟帶到埃及,最終使約瑟成為了法老的大臣,並且不只救了當時的世界免於飢荒的災難,更是為了要存留祂所揀選的亞伯拉罕一支的血脈。上帝最終要成就的這個好意和對人有好處的結果,允許了約瑟的哥哥們在一開始時候的邪惡意圖,以及他們所發展出來的邪惡的行為,最終得以讓約瑟進入了埃及。而上帝在做成這些事的過程中是沒有任何邪惡的意圖的,祂也沒有行任何的惡。雖然約瑟哥哥們的意圖和行爲與主的意圖和行爲截然不同,但卻最終一起成就了約瑟被送去埃及這件事。

上帝的應許意味著任何一件事會發生的背後都是有原因的,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是好事還是壞事。

史普羅博士在教導護理的教義的時候也常常會以約伯記第一章來進行說明。在約伯記第一章裡面,撒旦試圖毀掉約伯,而主也允許撒旦死咬著約伯不放,讓迦勒底人偷了約伯的駱駝。這些事都讓約伯蒙受了巨大的損失,但是每一方都做了不同的事,有著不同的動機。撒旦想要詆毀約伯說他不是上帝忠信的僕人,所以牠攪亂約伯的生活;主試圖維護並證明祂僕人的忠心,所以祂允許撒旦攪擾約伯;迦勒底人並不知道上帝和撒旦之間的對話,他們只是覬覦約伯的財富想要佔為己有,所以他們偷竊約伯的財物。如果沒有這些事從不同的角度分別成立、最後又匯聚在一起發生,那麼約伯就不會蒙受經濟上的損失。這三個元素協同作用於約伯的受苦,而上帝在整個過程中始終是聖潔和公義的。

但最好的例子還是我們的救主被釘十字架的例子。我們考慮這件事各個方面的時候,會發現有各方都有許多不同的動機和行為(儘管三一神的三個位格之間最終是共享同一個目標的,而且每一個位格和其他的位格是緊密相關的,但在救贖的實行中我們會強調某一個位格的某一項特殊的工作。)猶大背叛耶穌是因為他想要錢;猶太宗教領袖不喜歡耶穌受到擁護,也不喜歡祂的批評所帶來的威脅;羅馬當局者希望猶太人可以停止爭論以免他們的吵嚷發展成暴動;撒旦希望終結基督的事工,就此一併結束基督對邪惡之國的攻擊;耶穌甘心樂意地上十字架則是為了為祂百姓的罪付上代價,也是為了順服祂的天父。天父將耶穌送上了十字架為了滿足祂的應許,拯救祂的百姓;聖靈在十字架上存留了基督

以確保達成贖罪的有效性並榮耀救主(賽五十三;太二十六3-5,二十七24-26;約三15;十一45-49;羅八32;來九14;啟十二4)。在偉大的救贖歷史中的每一方都要行動,目的是為了使贖罪的事件最終發生,雖然參與的每一方的動機、行為不盡相同,但其中的每一件事都一起作用成就了主的計劃和目的。上帝主導了所有的事的發生,卻沒有任何的惡行,也不違反任何一方的意志。正如彼得對五旬節的聽眾所說的:「這位耶穌,照著神的定旨和預知被交了出去,你們就藉不法之徒的手,把他釘死了。」(徒二23)

萬事的發生皆有緣由

上帝的護理意味著每件事的發生都有它的理由,無論是大事還是小事,是好事還是壞事。最終,這些事都是為了一個好的理由,就是神的理由,因為神憑己意行做萬事(弗一11)。這個系列的其他文章有更多關於護理的說明,但我們已經一起看了聖經上關於護理最基本的教導:上帝的護理作用於日常小事,也掌管著非凡的大事,護理運作於創造物所做的事情當中,也透過這些事來做事。誠然,上帝掌管萬有,為每一件事的存在提供理由和目的,即便這些理由和目的我們不能測透。更重要的是,祂掌管萬有的護理並不會使我們所做的事失去意義。若沒有了護理,所有的事才沒有了意義。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Robert Rothwell
Robert Rothwell
羅伯特‧羅斯威爾是《桌邊談》雜誌的副主編與林格尼事工的資深作者,以及改革宗聖經學院的常駐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