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圣经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在(整全)的真理中合一
2023年01月14日
保罗书信中的恩典
2023年01月18日

明白圣经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新约书信系列的第篇。

常有人指控圣经不可信,因为人们可以拿着圣经说他们想说的任何内容。如果圣经不是上帝客观的话语,如果圣经可以任人捏造、歪曲和强解来教导自己的想法,那么这项指控就是正确的。如果一个人能从神圣的圣经中读出不存在的内容,却没有冒犯到圣灵,那么这项指控就是真的。然而,如果我们足够谦卑,并且尝试去理解圣经是怎么说的,那么〝圣经可以教导任何事〞的想法就是不真实的。
有时人们会抵制系统神学,因为他们认为系统神学家不恰当地将哲学体系强加于圣经之上。人们认为系统神学是先入为主的产物,圣经要被削足适履才能符合这个系统。然而,系统神学正确的研究方法会让我们认识到,圣经本身包含着一个真理的体系。因此,神学家的任务不是将一个系统强加给圣经,而是以圣经所教导的系统来建立神学。
在宗教改革时期,为了阻止罗马教会恣意、盲目地猜测圣经的意思,进行异想天开的解释,改教家们提出了一个基本原则,以指导一切对于圣经的解释。该原则称为〝信仰的类比〞(the analogy of faith),基本的意思是〝圣经是圣经的解释者〞。换句话说,我们要根据圣经来解释圣经。也就是说,当我们要解释圣经中某一节经文的含义时,最高的权柄在于整本圣经的教导。
在〝信仰的类比〞这个原则背后,是我们先相信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话语。如果圣经真是上帝的话,那么经文必须是整体一致(consistent)且连贯的(coherent)。然而,怀疑论者鼓吹不要愚蠢地坚持一致性。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我们就不得不说,即使是最微不足道的想法,也是上帝的意思。但是,〝一致性〞本身就不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圣经是上帝的话,那么人们有理由期待整本圣经是一致的、是明白易懂的且是统合的。可想而知,因为上帝无所不知,所以祂绝不会犯自相矛盾的错误。因此,如果我们选择了某种解释经文的方式,却将对一段经文的解释与上帝在其他经文所启示的教导相冲突,这就是在诋毁圣灵。因此,改革宗释经学或诠释学的指导原则就是〝信仰的类比〞。
指导人们客观解释圣经的第二个原则是〝字义解经〞(sensus literalis)。有时候人们对此感到难以置信,他们会对我说:〝你不会是照着字面意义解经的吧?〞我的回答从来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我总是说:〝当然是这样,难道还有其他方法解释圣经吗?〞〝字义解经〞 并不代表说圣经中的每一节经文都具有〝呆板的字面意义〞,而是说我们必须按照圣经的意思来解释。比喻的经文要以比喻的方式来解读;具有象征意义的经文要以象征性的方式来解读,诗歌是诗歌,教诲性文学(didactic literature)是教诲性文学,历史叙事是历史叙事,特殊场合下写的信件要考虑到当时特殊的场合。字面解经的原则,也是我们用来负责任地解释任何书面资料的原则。
这个原则也带出来另一条规则。从某种意义上说,读圣经的方法与读其他著作的方法是相同的。虽然圣经不同于其他书籍,因为圣经带着圣灵默示的权柄,然而,圣灵的默示并不会将书面文本的动词变成名词,或把名词变成动词。不可能仅仅因为一处经文有圣灵的默示,就会有特别的、隐密的、晦涩难懂的、深奥的意义,也没有所谓〝圣经希腊文本身就是圣灵的文字〞这种说法。圣经就应该按照普通语言的规则来解读。
与此密切相关的原则是,要用明确的经文来解释不明确的经文,而不是相反。许多人常常在违反这种特别的解释规则。例如,约翰福音第三章16节 说:〝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我们当中许多人得出结论,既然圣经教导说任何相信的人都会得救,那么就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在未被圣灵重生之前就有信心。也就是说,既然上帝呼召全人类都要信祂,就意味着每个人自然而然地都有能力回应这个呼召。然而,同一本福音书的作者在三章之后写道,耶稣说:〝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赐,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6:65)。也就是说,圣经明确且具体地教导,除了上帝主权的恩典之外,我们的道德能力没有办法引导我们到基督那里去。因此,所有间接的含义当归到圣经明确的教导之下,而非硬要使明确的教导与我们从经文中得出的含义相一致。
最后,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用清楚的经文来解释晦涩的经文。虽然我们认信圣经必定是清楚的,但同时也不是说所有的经文都同样清楚。当人们强行以晦涩的经文而不是清楚的经文来解释某个观点时,便会扭曲整全的圣经信息,发展出无数的异端邪说。如果某处经文的含义不清楚,那么很有可能其他地方的经文说得比较清楚。如果解释圣经时发现两处经文带来了不同的解读方式,我们总要采取不违反圣经合一性和完整性的基本原则来进行解读。
这只是一些基本的、实用的圣经解释原则,收录在我多年前的一本书《明白圣经》(Knowing Scripture)中。提及这本书是因为有许多人向我表示这本书对于他们更负责任地去解释圣经很有帮助。学习释经原则对我们自己明白圣经有极大的帮助。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R.C. Sproul
R.C. Sproul
史普罗博士是林格尼尔事工的创始人,佛罗里达州桑福德市圣安德鲁教堂的第一任讲道及教导牧师,以及宗教改革圣经学院(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第一任院长。他是一百多本书的作者,包括《神的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