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架荣光中的生命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请忍耐,我们还在学习
2021年10月18日
请耐心祷告
2021年10月23日

十架荣光中的生命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系列的第五篇。

像许多改革宗信徒一样,我赞美上帝的奇异恩典,不仅为了我的救赎,也为蒙神带领认识了有关恩典的教义。后来看到圣经中关于上帝在万事上的主权的教导,对此我记忆犹新:我在多年前重生,不是出于自己的决定(约一13),而是出于上帝爱我的大爱(弗二4),唯独出于上帝的恩典,唯独透过在基督里的信心,我才得以称义(弗二8);上帝按照祂的旨意行作万事(弗一11),我的生命和未来在祂手中极其稳妥(约十28)。如今我甚至学会了喜乐地颂赞:〝奇妙的爱!我的上帝,竟为我死,何等奇妙?〞 然而,此后多年,我竟容让新发现的改革宗信仰,甚至是基督的十字架,在我身上滋生一种自我陶醉的、邪恶的属灵骄傲。我没有在基督的身体里谦卑,没有在对他人的爱中成长,反而因自己丰富的神学知识引以为荣。圣灵花了许多年的时间在我身上做成圣的工作,使我得以看到自己身上残存的破碎和软弱,终于让我的生命充满救主的惊人之爱,就是那位为我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主的爱,从我的生命中满溢,并流淌至我身边破碎的、软弱的和受伤的人。

圣经清楚地证实了我们通过普遍启示(general revelation)所知道的事实:在得荣耀之前的今生,是以软弱为记号的。荆棘、蒺藜和汗水的诅咒(创三)影响了每一个人。即使在唯独靠着神的恩典、凭着信心得称为义之后(罗三24-25),即使在因十字架的大能得救之后(林前一18),我们心里还是劳苦叹息,等待我们软弱的身体得赎(罗八23)。我们的主被应许成为 〝外邦人的光,开瞎子的眼,领被囚的出牢狱,领坐黑暗的出监牢〞的那一位(赛四十二6-7),因此,作为祂身体的一部分,在这堕落的世界中,在等待的同时,我们应当装备自己,各尽其职,以各样的恩赐来服事众人(弗四12)。

圣经清楚地证实了我们通过普遍启示所知道的事实:在得荣耀之前的今生,是以软弱为记号的。

不幸的是,需要打开的往往是我们自己的眼睛,以看清我们周围的一切和上帝呼召我们做的工作。我们不当以高超的神学知识为荣,而当被神的灵 〝敦促〞去〝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也要向众人忍耐〞(帖前五14)。事实上,我们这些活在十字架荣光中的人,不正是上帝接触穷乏者的途径吗?我们的行军指令很明确:〝因为穷乏人呼求的时候,祂要搭救;没有人帮助的困苦人,祂也要搭救。祂要怜恤贫寒和穷乏的人,拯救穷苦人的性命〞(诗七十二12-13)。〝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林前九22)。

我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发生在我担任县监狱的兼职牧师之后;我服事在那里的〝弱者和有需要的人〞。许多年来,我曾经很像启示录第二章中描述的以弗所基督徒,能够迅速识别神学异端,却缺乏爱。而在县监狱的工作使我大开眼界,我看到基督已经完成的救赎之工和祂圣灵的大能如何以最实际的方式作用在最破碎、软弱、迷失和受伤的人身上。

有一次的经历使我印象深刻。我见到了一个来自中美洲的年轻人,他刚刚因一项非常严重的指控被捕,这项指控可能会让〝有身份的人〞感到厌恶,而且严重到足以让他想要自杀。我带给他一本西班牙语圣经,翻到法利赛人和税吏的比喻那里(路十八9-14),鼓励他大声读出来。圣经静静地摊放在他牢房的栏杆上,泪水向溪水般从他脸上缓缓流下,浸湿了路加福音的书页。就像那个税吏一样,他从破碎的心灵中喊出:〝上帝,怜悯我这个罪人吧!〞 这个神圣的时刻,是上帝的灵大能的工作。当晚,当那个年轻人回到他床铺的时候,他被称为义了,而我回家时也深受影响。当下,我意识到,在基督的十字架前,那个人和我都是同属于一个属灵身体的人了:我们都是软弱而受伤的罪人,没有希望,极需恩典。但是现在,在基督耶稣里,我们两个〝从前远离的人,如今却在耶稣基督里,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弗二13)。

就在上周,监狱里一位信主不久的信徒传来消息,表示他需要向我〝坦白一些事情〞。我首先想到的是他这种想法有一些罗马天主教思想的残余,但是当我们最终见面时,他谦卑地向我承认他在某件事情上没有对我诚实,在请求我的宽恕之前无法入睡,而且他怀疑自己是否是真信徒。看到基督已经完成的救赎大工和圣灵的能力在这个初信徒身上显明,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我打开圣经,从罗马书中引证向他保证,他的挣扎正是被称义的结果。他现在过着的是全新的生活,他心中的这场斗争正是基督徒的常态(罗六-七)。我向他表明圣灵的内住是如何运作的(第八章),敦促他承认自己的罪。我向他保证,我已经原谅了他,他应该在得救的确据中得到鼓励,因为有基督的血(罗三24-25),有福音的应许(罗十13),还有圣灵大有能力、使人信服的工作。

在基督十架之爱的光照中,我时常被上帝针对以色列牧人所发出的警告定罪:

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有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缠裹,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但用强暴严严地辖制。(结三十四4)

对软弱、失丧和贫乏之人的同情心是我们改革宗教会的普遍特征吗?我希望是,我也常常为自己祷告:〝主啊,祢带到我面前的每一个灵魂,无论他们是谁,曾经做了什么,可能有多软弱,求祢为了他们的缘故打开我的双眼,使我的心柔软。〞这就是住在十架荣光中的其中一个意义。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Hausler Eric
Hausler Eric
艾瑞克‧豪斯勒牧师是弗罗里达州那不勒斯的君王基督长老会的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