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架榮光中的生命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請忍耐,我們還在學習
2021年10月18日
請耐心禱告
2021年10月23日

十架榮光中的生命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系列的第五篇。

像許多改革宗信徒一樣,我讚美上帝的奇異恩典,不僅為了我的救贖,也為蒙神帶領認識了有關恩典的教義。後來看到聖經中關於上帝在萬事上的主權的教導,對此我記憶猶新:我在多年前重生,不是出於自己的決定(約一13),而是出於上帝愛我的大愛(弗二4),唯獨出於上帝的恩典,唯獨透過在基督裡的信心,我才得以稱義(弗二8);上帝按照祂的旨意行作萬事(弗一11),我的生命和未來在祂手中極其穩妥(約十28)。如今我甚至學會了喜樂地頌讚:「奇妙的愛!我的上帝,竟為我死,何等奇妙?」 然而,此後多年,我竟容讓新發現的改革宗信仰,甚至是基督的十字架,在我身上滋生一種自我陶醉的、邪惡的屬靈驕傲。我沒有在基督的身體裡謙卑,沒有在對他人的愛中成長,反而因自己豐富的神學知識引以為榮。聖靈花了許多年的時間在我身上做成聖的工作,使我得以看到自己身上殘存的破碎和軟弱,終於讓我的生命充滿救主的驚人之愛,就是那位為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主的愛,從我的生命中滿溢,並流淌至我身邊破碎的、軟弱的和受傷的人。

聖經清楚地證實了我們通過普遍啓示(general revelation)所知道的事實:在得榮耀之前的今生,是以軟弱為記號的。荊棘、蒺藜和汗水的詛咒(創三)影響了每一個人。即使在唯獨靠著神的恩典、憑著信心得稱為義之後(羅三24-25),即使在因十字架的大能得救之後(林前一18),我們心裡還是勞苦嘆息,等待我們軟弱的身體得贖(羅八23)。我們的主被應許成為 「外邦人的光,開瞎子的眼,領被囚的出牢獄,領坐黑暗的出監牢」的那一位(賽四十二6-7),因此,作為祂身體的一部分,在這墮落的世界中,在等待的同時,我們應當裝備自己,各盡其職,以各樣的恩賜來服事眾人(弗四12)。

聖經清楚地證實了我們通過普遍啓示所知道的事實:在得榮耀之前的今生,是以軟弱為記號的。

不幸的是,需要打開的往往是我們自己的眼睛,以看清我們周圍的一切和上帝呼召我們做的工作。我們不當以高超的神學知識為榮,而當被神的靈 「敦促」去「勉勵灰心的人,扶助軟弱的人,也要向眾人忍耐」(帖前五14)。事實上,我們這些活在十字架榮光中的人,不正是上帝接觸窮乏者的途徑嗎?我們的行軍指令很明確:「因為窮乏人呼求的時候,祂要搭救;沒有人幫助的困苦人,祂也要搭救。祂要憐恤貧寒和窮乏的人,拯救窮苦人的性命」(詩七十二12-13)。「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林前九22)。

我生命中的一個轉折點發生在我擔任縣監獄的兼職牧師之後;我服事在那裡的「弱者和有需要的人」。許多年來,我曾經很像啓示錄第二章中描述的以弗所基督徒,能夠迅速識別神學異端,卻缺乏愛。而在縣監獄的工作使我大開眼界,我看到基督已經完成的救贖之工和祂聖靈的大能如何以最實際的方式作用在最破碎、軟弱、迷失和受傷的人身上。

有一次的經歷使我印象深刻。我見到了一個來自中美洲的年輕人,他剛剛因一項非常嚴重的指控被捕,這項指控可能會讓「有身份的人」感到厭惡,而且嚴重到足以讓他想要自殺。我帶給他一本西班牙語聖經,翻到法利賽人和稅吏的比喻那裡(路十八9-14),鼓勵他大聲讀出來。聖經靜靜地攤放在他牢房的欄桿上,淚水向溪水般從他臉上緩緩流下,浸濕了路加福音的書頁。就像那個稅吏一樣,他從破碎的心靈中喊出:「上帝,憐憫我這個罪人吧!」 這個神聖的時刻,是上帝的靈大能的工作。當晚,當那個年輕人回到他床鋪的時候,他被稱為義了,而我回家時也深受影響。當下,我意識到,在基督的十字架前,那個人和我都是同屬於一個屬靈身體的人了:我們都是軟弱而受傷的罪人,沒有希望,極需恩典。但是現在,在基督耶穌裡,我們兩個「從前遠離的人,如今卻在耶穌基督裡,靠著祂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弗二13)。

就在上周,監獄裡一位信主不久的信徒傳來消息,表示他需要向我「坦白一些事情」。我首先想到的是他這種想法有一些羅馬天主教思想的殘餘,但是當我們最終見面時,他謙卑地向我承認他在某件事情上沒有對我誠實,在請求我的寬恕之前無法入睡,而且他懷疑自己是否是真信徒。看到基督已經完成的救贖大工和聖靈的能力在這個初信徒身上顯明,我的心裡充滿了喜悅。我打開聖經,從羅馬書中引證向他保證,他的掙扎正是被稱義的結果。他現在過著的是全新的生活,他心中的這場鬥爭正是基督徒的常態(羅六-七)。我向他表明聖靈的內住是如何運作的(第八章),敦促他承認自己的罪。我向他保證,我已經原諒了他,他應該在得救的確據中得到鼓勵,因為有基督的血(羅三24-25),有福音的應許(羅十13),還有聖靈大有能力、使人信服的工作。

在基督十架之愛的光照中,我時常被上帝針對以色列牧人所發出的警告定罪: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沒有領回,失喪的,你們沒有尋找;但用強暴嚴嚴地轄制。(結三十四4)

對軟弱、失喪和貧乏之人的同情心是我們改革宗教會的普遍特徵嗎?我希望是,我也常常為自己禱告:「主啊,祢帶到我面前的每一個靈魂,無論他們是誰,曾經做了什麼,可能有多軟弱,求祢為了他們的緣故打開我的雙眼,使我的心柔軟。」這就是住在十架榮光中的其中一個意義。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Hausler Eric
Hausler Eric
艾瑞克‧豪斯勒牧師是弗羅里達州那不勒斯的君王基督長老會的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