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后裔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上帝的真以色列
2021年11月18日
犹大的权杖
2021年11月20日

女人的后裔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上帝所应许的弥赛亚系列的第二篇。

创世记第三章14-15节中,上帝对蛇的咒诅为后来的救赎历史进程奠定了基础。新约圣经间接提及了这段话,就在路加福音第十章19节、罗马书第十六章20节和启示录第十二章17节等地方。然而,从创世记的这一刻开始,〝后代/后裔之间的争斗〞这一主题就成了圣经叙事的特点。这段经文最终在耶稣基督身上得到了应验,祂是〝女人的后裔〞的完全实现(consummate),祂打碎了蛇的头。创世记第三章14-19节的三个咒诅讲论,将历史的情节线勾勒了出来。

这些讲论的强度可以追溯到以下几点。在其巅峰部分,上帝直接对蛇发出了咒诅:〝你必受咒诅〞(14节)。对于亚当,则是有一个轻微的缓解:地必因为亚当而受诅咒,但他没有像蛇那样被直接咒诅(17节)。最后,对于夏娃,上帝甚至没有使用咒诅这个词。

蛇的咒诅在第15节达到颠峰:〝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夏娃在吃禁果的那一天并没有死(见二17)。她活了够长的时间来生孩子。生孩子的痛苦成倍增加,但她还是生了孩子(三16)。亚当给夏娃起了个合适的名字:〝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20节)生命将会通过夏娃而来。

知道上帝在基督里已经让我们与祂自己和好了,这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啊!

从此之后,创世记描绘了两派〝后裔〞之间进行的圣战。当夏娃生下该隐的时候,她对上帝的应许充满信心:〝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四1)然而这个人,该隐,实际上是属于那恶者的(约壹三12),并杀死了他正直的兄弟亚伯。事实证明,该隐是属蛇的后裔,最初似乎占了上风。上帝对该隐的审判暗指创世记第三章的咒诅:〝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四11)该隐就像他的亲生父亲亚当一样,从这地受咒诅,但他也像他属灵意义上的父亲魔鬼一样,自己本身也受到了咒诅:〝你必从这地受咒诅。〞(11节,加上强调)

我们接下来看到的是,我们可以称之为两派不同后裔的〝族长〞之间的对比。该隐是蛇后裔的代表,而塞特则是应许的后裔的代表。

该隐接着建立了一个邪恶的帝国。尽管亚当和夏娃被赶到了伊甸园的东边,但该隐却心甘情愿地远离上帝的同在,走向更远的东方。他建造了一座城市,生了一个儿子以诺,并以他的名字为城市命名。(请注意,下一段提到有人建造城市的经文,就是蛇的后裔在东方建的另一座城,巴别[创十一]。)该隐一派的人已经有了辉煌的文化成就(四18-24),但我们看到他们在第七代的拉麦的诞生中更是达到了顶点。上帝在创世记第四章15节中应许对任何谋杀该隐的人进行七倍的报复,但是拉麦仿佛认为自己比上帝更伟大一样,能够进行七十倍的报复。该隐那一派,蛇的后裔是否对上帝的应许构成了真正的挑战?

在创世记第四章25节,我们读到了关于应许的后裔的内容。夏娃生了一个儿子,塞特,取代正直的亚伯。从塞特的儿子开始,人们持续对人名感到兴趣: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26节)塞特一派的巅峰,是一个比该隐儿子以诺还更好的以诺。这个以诺是塞特的第七代,但他与第七代的该隐后裔拉麦恰恰相反。拉麦自诩比上帝更强大,而以诺则是与上帝同行(五22),没尝过死亡的滋味(24节;来十一5)。接下来是一个更好的、不同的拉麦,塞特的一个后裔,他生了一个儿子挪亚(创五28-29)。挪亚出生后,拉麦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挪亚是基督的象征(Noah was a type of Christ),他是一个生活在奸淫之人中的义人。他的后裔得救了,而蛇的后裔大多都灭亡了。

然而,洪水并不是对蛇的头的最终打击。挪亚的儿子含将继承蛇的血脉。然而,有一天,应许的后裔──基督自己──将会到来(加三16)。这个后裔将给蛇带来最终的打击。在新的创造中,上帝不会留下含这样的余党来领导新的反叛。创世记第三章14-15节包含了整本圣经的救赎故事线,应许说,虽然在两派后裔之间将展开圣战,但上帝将在基督的工作中提供完全且最终的拯救。知道上帝在基督里已经让我们与祂自己和好了,这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啊!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R. Andrew Compton
R. Andrew Compton
安德鲁‧康普顿牧师是中美改革神学院旧约研究助理教授和神学研究硕士课程主任,以及印第安纳州戴尔市救世主联合改革宗教会的副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