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後裔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上帝的真以色列
2021年11月18日
猶大的權杖
2021年11月20日

女人的後裔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上帝所應許的彌賽亞系列的第二篇。

創世記第三章14-15節中,上帝對蛇的咒詛為後來的救贖歷史進程奠定了基礎。新約聖經間接提及了這段話,就在路加福音第十章19節、羅馬書第十六章20節和啓示錄第十二章17節等地方。然而,從創世記的這一刻開始,「後代/後裔之間的爭鬥」這一主題就成了聖經敘事的特點。這段經文最終在耶穌基督身上得到了應驗,祂是「女人的後裔」的完全實現(consummate),祂打碎了蛇的頭。創世記第三章14-19節的三個咒詛講論,將歷史的情節線勾勒了出來。

這些講論的強度可以追溯到以下幾點。在其巔峰部分,上帝直接對蛇發出了咒詛:「你必受咒詛」(14節)。對於亞當,則是有一個輕微的緩解:地必因為亞當而受詛咒,但他沒有像蛇那樣被直接咒詛(17節)。最後,對於夏娃,上帝甚至沒有使用咒詛這個詞。

蛇的咒詛在第15節達到顛峰:「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夏娃在吃禁果的那一天並沒有死(見二17)。她活了夠長的時間來生孩子。生孩子的痛苦成倍增加,但她還是生了孩子(三16)。亞當給夏娃起了個合適的名字:「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眾生之母。」(20節)生命將會通過夏娃而來。

知道上帝在基督裡已經讓我們與祂自己和好了,這是多麽令人欣慰的事情啊!

從此之後,創世記描繪了兩派「後裔」之間進行的聖戰。當夏娃生下該隱的時候,她對上帝的應許充滿信心:「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四1)然而這個人,該隱,實際上是屬於那惡者的(約壹三12),並殺死了他正直的兄弟亞伯。事實證明,該隱是屬蛇的後裔,最初似乎占了上風。上帝對該隱的審判暗指創世記第三章的咒詛:「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四11)該隱就像他的親生父親亞當一樣,從這地受咒詛,但他也像他屬靈意義上的父親魔鬼一樣,自己本身也受到了咒詛:「你必從這地受咒詛。」(11節,加上強調)

我們接下來看到的是,我們可以稱之為兩派不同後裔的「族長」之間的對比。該隱是蛇後裔的代表,而塞特則是應許的後裔的代表。

該隱接著建立了一個邪惡的帝國。儘管亞當和夏娃被趕到了伊甸園的東邊,但該隱卻心甘情願地遠離上帝的同在,走向更遠的東方。他建造了一座城市,生了一個兒子以諾,並以他的名字為城市命名。(請注意,下一段提到有人建造城市的經文,就是蛇的後裔在東方建的另一座城,巴別[創十一]。)該隱一派的人已經有了輝煌的文化成就(四18-24),但我們看到他們在第七代的拉麥的誕生中更是達到了頂點。上帝在創世記第四章15節中應許對任何謀殺該隱的人進行七倍的報復,但是拉麥彷彿認為自己比上帝更偉大一樣,能夠進行七十倍的報復。該隱那一派,蛇的後裔是否對上帝的應許構成了真正的挑戰?

在創世記第四章25節,我們讀到了關於應許的後裔的內容。夏娃生了一個兒子,塞特,取代正直的亞伯。從塞特的兒子開始,人們持續對人名感到興趣: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26節)塞特一派的巔峰,是一個比該隱兒子以諾還更好的以諾。這個以諾是塞特的第七代,但他與第七代的該隱後裔拉麥恰恰相反。拉麥自詡比上帝更強大,而以諾則是與上帝同行(五22),沒嘗過死亡的滋味(24節;來十一5)。接下來是一個更好的、不同的拉麥,塞特的一個後裔,他生了一個兒子挪亞(創五28-29)。挪亞出生後,拉麥說:「這個兒子必為我們的操作和手中的勞苦安慰我們;這操作勞苦是因為耶和華咒詛地。」挪亞是基督的象徵(Noah was a type of Christ),他是一個生活在姦淫之人中的義人。他的後裔得救了,而蛇的後裔大多都滅亡了。

然而,洪水並不是對蛇的頭的最終打擊。挪亞的兒子含將繼承蛇的血脈。然而,有一天,應許的後裔──基督自己──將會到來(加三16)。這個後裔將給蛇帶來最終的打擊。在新的創造中,上帝不會留下含這樣的餘黨來領導新的反叛。創世記第三章14-15節包含了整本聖經的救贖故事線,應許說,雖然在兩派後裔之間將展開聖戰,但上帝將在基督的工作中提供完全且最終的拯救。知道上帝在基督裡已經讓我們與祂自己和好了,這是多麽令人欣慰的事情啊!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R. Andrew Compton
R. Andrew Compton
安德魯‧康普頓牧師是中美改革神學院舊約研究助理教授和神學研究碩士課程主任,以及印第安納州戴爾市救世主聯合改革宗教會的副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