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和知识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经过许多危险网罗
2021年03月04日
想想对方
2021年03月11日

智慧和知识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争论系列的第三章。

 

在大学里,我主修的是哲学。在我修读哲学的第一门课程的第一天,教授在黑板上写下了哲学这个词,然后拆解并说明它的词源。这个词来自两个希腊文单词;这很合适,因为希腊人通常被视为西方哲学的奠基者。前缀 philo 来自希腊语 phileō ,意思是 “ 爱 ”。字根来自希腊语 sophia ,意思是 “ 智慧 ” 。所以,哲学这个词的简单含义就是 “ 爱智慧 ” 。

当我明白这个意思的时候,我以为学习哲学就能学到实用意义上的智慧。然而,我很快就发现,希腊哲学强调的是抽象的形而上学(对终极存在或终极现实的研究)和认识论(对人类学习过程的研究)的问题。的确,哲学的一个分支是伦理学,特别是规范伦理学,也就是专门研究 “ 我们应当依据什么原则来生活 ” 的科学。这当然是古希腊人、尤其是苏格拉底所关注的。但即使是苏格拉底也深信,正确的行为(或者说正确的生活)是与正确的知识密切相关的。

旧约圣经中有一部分被称为智慧文学,也就是《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和《雅歌》。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哲学重点;这个重点是建立在圣经最初的前提上的。许多人认为,“ 有一个神凌驾于一切受造物之上 ” 的这种观点,是希腊哲学后期的发展结果。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他们思想的结论。但对犹太人来说,维护上帝的至高主权是首要的。旧约圣经一开头就说:“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 1:1)。” 独一神论并不是后人凭自己想出来的,而是在一开始就有的。

《创世记》没有为上帝的存在提供任何论据或证明。其中一个原因是,犹太人深信上帝已经亲手完成了这项工作:诸天诉说上帝的荣耀(诗 19:1)。犹太人关心的不是 “ 上帝存不存在 ” ,而是上帝是什么样的上帝?祂的名字是什么?祂有哪些属性?祂的性情如何?整本旧约圣经的重点都是上帝向祂盟约中的百姓所做的自我揭露。

智慧文学做出了一个惊人的肯定:“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诗 111:10;箴 9:10)。” 对犹太人来说,智慧意味着实际理解如何过一种上帝所喜悦的生活。对敬虔的追求,是智慧文学的作者的关注焦点。他们肯定,任何人若要有真正的智慧,就必须要敬畏耶和华。

这种敬畏不是恐怖或惊恐。正如马丁路德所说,这是一种儿女的敬畏,是一个孩子对父亲的敬畏,不想做任何得罪父亲的事情,以免破坏他们之间的爱的关系。简单地说,这个概念与崇敬、畏怯和敬重有关。当智慧文学的作者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时,他们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想获得真正的智慧,那么绝对的、必不可少的起点就是对上帝的敬畏和崇拜。

诗人告诉我们:“ 愚顽人心里说:没有上帝(诗 14:1a)” 这显示出一种对比。智慧与愚昧形成了对比。然而,在希伯来文学著作中,愚昧一词并不是形容一个缺乏智力的人。对犹太人来说,愚昧就是没有宗教信仰,不敬畏上帝。愚人就是对上帝没有敬畏的人;当你不敬畏上帝的时候,你的生活必然会表现出这一点。

智慧文学也将智慧和知识做了一个清晰的区分。一个人可以有无边的知识,却没有智慧。但反之则不然,一个人如果没有知识,就不可能有智慧。我们这个时代的反智精神宣称说:“ 我不需要学习。我不需要知道圣经。我只需要与耶稣建立个人关系。” 这种观点与智慧文学所教导的内容是相抵触的。学习有关上帝的事,目的是为了获得智慧;没有知识,我们就不可能有智慧。无知滋生愚昧,但真正的知识──认识上帝──会带来比红宝石和珍珠更珍贵的智慧。

我们想要富足、成功、舒适,却不渴望智慧。因此,我们不读圣经──至高无上的智慧教科书。我们这样很愚蠢。让我们藉由上帝的话语来追求认识上帝吧,因为这样我们就会找到智慧,活出讨上帝喜悦的生活。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R.C. Sproul
R.C. Sproul
史普罗博士是林格尼尔事工的创始人,佛罗里达州桑福德市圣安德鲁教堂的第一任讲道及教导牧师,以及宗教改革圣经学院(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第一任院长。他是一百多本书的作者,包括《神的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