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神学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神学,神学,神学:为什么支持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2022年06月15日
神学与教会
2022年06月22日

〝我们的〞神学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此刻关乎永恒系列的第三篇。

有几个重要的信念一直推动着桌边谈杂志的发展,正如它们一直推动着整个林格尼尔事工的发展进程一样。其中有一个信念就是大约五百年前马丁·路德所表达的:还有谁跟我们一起?

人人都是神学家,这人人指的是每一位基督徒;而说所有人都可以是神学家,是在说所有人都可以是基督徒。

那么,什么是神学呢?特别是,什么是〝我们的〞神学?

神学

神学是以上帝视角(God-talk,在最好和最高的意义上),以一种连贯的、合乎逻辑的方式思考和谈论关于上帝的事。对于基督徒来说,这意味着神学植根于、也表达了上帝所赐下的启示。因此,神呼召我们知道〝万物都是神学〞,这是一种正确的认知,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整个宇宙,历史的揭密、我们的发现等等,都是上帝在创造、护理、救赎和完全中的自我启示,都是神揭开奥秘的重要部分。正如亚伯拉罕·凯波尔(Abraham Kuyper)所指出的,从绝对意义上来看,宇宙中没有任何东西是指向无神的,相反,它们都指向一个更高的权威。〝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十一36)。〞这就是为甚么说人人都是神学家—无论是核物理学家、宇航员、文学爱好者、园艺家、垃圾收集者,当然也包括学习神学的神学家。每一个我们能想到的呼召,都是我们生命中的特权、挑战和浪漫。藉用保罗的话说,最终,我们所做的都只有一件事(腓三13)。保罗真的只做了一件事吗?当然不是。然而在他所做的成千上万件事当中,他最终只做了一件事。我们也是如此。在所有的事上,我们都是神学家,因为我们知道,生命中所有的事都是为了认识上帝。

但神学是如何在我们的生命中起作用的呢?我用一个例子来说明可能会有所帮助。我很喜欢BBC电视台的一档节目,叫作〝修理店〞( The Repair Shop),在那么多令人沮丧或不道德,或者既令人沮丧又不道德的电视节目中,终于有了这样一档真正让人感觉良好的节目。在〝修理店〞中,人们把他们破损的、朽坏的、变形了的、几乎损毁的传家宝拿来修理。这些物件讲述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尽管它们本身可能已经没有太大的价值了,但它们对主人来说如此重要,主要是因为它们与主人所爱的人有关。然后我们就看到各种技能高超的工匠—木工金属工、机械工和家具工、修整乐器的人、软件或硬件方面的专家—做着奇迹般地修复工作。而像我这样的人则翘首以待,期望这些物件得到最大程度的修复。首先,工匠们解构这些东西,只有这样之后才能重构,使这些宝贝重新发出久违的光辉。然后是精彩的结局:我们见证(并分享)各位主人的感激之情,他们的赞美和喜悦。当揭开遮盖着物件的那块布时——通常就只是一块非常普通的毯子,当看到修复完成的物件展现出的闪亮的光辉时,主人们往往都会感动得流泪,那块普通的毯子,则反衬了后来的光辉,使之更为耀眼璀璨。

我们的神学是关于三位一体上帝的神学,祂是在自己里面自给自足的,祂在所有的自我彰显中都昭示了圣洁的爱。

神学是福音的修理店。各行各业的专家首先人为地将知识拆分成各个领域,然后进行重建,直到人们能意识到神起初对创造的异象。实际上各个神学要点或神学主题也是如此(上帝、创造、堕落、护理、救赎、荣耀)。这样一来,我们的祖先称为的〝朝圣神学〞(the theology of pilgrimage)的学问,即我们在镜子中朦胧地看到的东西,就变成了我们将面对面清楚看到的〝愿景神学〞(the theology of vision)。我们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要永远荣耀祂以祂为乐,最终得以越来越像祂。

那么,〝我们的〞神学的内容是什么呢?

我们的神学

据说托马斯·阿奎那曾经说过,神学来源于上帝、教导我们关于上帝的事,并引导我们走向上帝。由于认识上帝并祂所差来的耶稣基督就是永生(这只有通过圣灵才能实现。约十七3;见十四23, 25),因此〝我们的〞神学是以上帝为起点(并终点)的。神学告诉我们神是谁,祂是一位拥有三个位格的神,是在圣父、圣子和圣灵的三个位格之间永恒的团契关系中,永远可称颂的三一神。这样的神学引导我们认识神奇妙的合一和祂纯一的性情,在我们有限的能力中,我们将神的性情称之为〝神的属性〞,并试图在其中逐步地掌握关于神的知识。事实上,我们也只能用这些方式来描述神的完美、神的神性、神的无限和其他荣耀的神性。

因此,〝我们的〞神学就是关于三位一体上帝的神学,祂是在自己里面自给自足的,祂在所有的自我彰显中都昭示了圣洁的爱。这样,〝我们的〞神学受到以赛亚书第六章和启示录第四—五章中〝圣洁的先知〞(the Prophet of Holiness)和爱的使徒(the Apostle of Love)这对双重异象的驱动,这就不足为奇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是,整个〝我们的〞神学似乎可以用这一对双重异象来总结。

它们反映了〝昔在、今在、以后要来的那一位〞充满神性的神(启四8),也回溯了创造的故事(第11节):天地万物是由三位一体的上帝所创造的,〝全能的父是天和地,以及一切有形和无形之物的创造者〞(尼西亚信条),是通过祂的道—永恒的子,以及由创世之初运行在水面上的灵的命令、充满和完全造成的。

它们也为我们提供了一面镜子,若不是这样我们几乎意识不到自己被造的意义。上帝为了祂的荣耀创造了我们,要我们以祂为乐,用一句话来总结,创造我们是为了让我们与神相交并颂赞祂。但在发现神的真相——祂何等圣洁——之后,我们发现自己像以赛亚那样难以承受。我们就像一座古老的苏格兰城堡,成为了破败不堪没有实际用途的遗迹,在撒旦的攻击之下几近损毁。我们是被遗弃的残垣断壁,骯脏破旧,没有能力自我修复。我们中间没有人配打开书卷来观看,这书卷里包可能包含着救赎和更新我们的计画。(启五4)。

然而这不是〝我们的〞神学的终结。上帝希望得回有祂形象的人。诚然,我们必须先发现自己的破败,然后才能看到自己需要被修复。但我们从以赛亚—约翰神学中得知,神并没有改变,永远是同一位三一圣神,祂的使者通过祭坛上取来的烧着的炭得到恢复,先被焚烧,后得恢复。这种合乎圣经的神学告诉我们,以赛亚在他的异象中看到了主耶稣的荣光(约十二41)。再来,由于我们的神学认为启示既是渐进的又是通过累积得来的,我们就得以理解以赛亚的异象所指向的不是别人,正是犹大的狮子,被杀的上帝的羔羊,祂除尽了世界的罪孽(启五6-10)。当我们越来越深入地〝从基督里学习〞(弗四20),我们就越来越能掌握到祂两种自然属性在同一个神圣位格中的连合,在祂的降卑和高升两种状态中,在祂作为先知、祭司和君王的三重职分中——祂是我们独一的主耶稣基督。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发现有些事情正在我们身上发生:通过塞拉弗的灵,我们的生命在基督的赎罪祭中与祂产生了活的连结。我们的罪得到了赦免,我们也被称为义。与此同时,我们身上的罪也被焚毁了。不可能有其他的方式与主连合,因为正如加尔文常常指出的那样,如果认为我们可以得到基督称我们为义而忽略祂使我们成圣,就是把基督进行拆解,因为基督已经把这两者都赐给我们了。圣灵使我们与一位基督结合,祂〝既是公义,又是圣洁〞(林前一30)。因此,被称义的罪人也同时有份于祂向罪的权势死、向神而活,拥有复活的新生命(罗六2-4)。任何其他的神学都是在误解恩典是如何〝借着义掌权,使人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进入永生。〞(五21)。

难怪以赛亚在超然的异象中能以无条件的顺服作为结束。〝我在这里!请差遣我〞(无论这条路有多难行;赛六8-13)。也难怪以赛亚的异象会以约翰在天上颂唱圣歌作为回应。〝圣哉!圣哉!圣哉!主、全能的神,昔在、今在、以后要来的那一位。〞(启四8)并在无尽的崇拜中达到巅峰。〝愿颂赞、尊贵、荣耀、能力,都归给坐在宝座上的那一位和羊羔,直到永远〞(五13)。林格尼尔全国会议传统上以颂唱韩德尔的〝哈利路亚合唱〞作为结尾,这并非偶然。

是的,这就是〝我们的〞神学。从最早的〝史普罗(R.C.Sproul)教学团契〞开始,这就是林格尼尔事工的心跳—现在已经以各种形式跳动了五十多年。如今我们都成为了这个教学团契的一部分。而这种神学,〝我们的〞神学,成为神圣的修理店,从废墟中通过救赎把我们带到终极的更新。荣耀归于主!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Sinclair B. Ferguson
Sinclair B. Ferguson
傅格森博士是林格尼尔事工的教学伙伴,以及改革宗神学院系统神学系的校长教授。他有许多著作,其中包括:《成熟》(Maturity)、《圣灵论》、《全备的基督》、《唯独在基督里》、《献给上帝》(Devoted to God)、《日光之上》、《磐石之上》、《字字珠玑──细读腓立比书 》和《字字珠玑──细读以弗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