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公平判斷是非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在焦慮中忠心地活著
2022年03月04日
訓練孩子們敬拜
2022年03月09日

按公平判斷是非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焦慮系列的第七篇。

在與基督徒生活相關的話題中,很少有比判斷別人和分辨別人情況更容易令人自我懷疑、緊張和焦慮的。這是一場無休止的內部掙扎,而且看起來只會越來越複雜。我們在腦海中反覆思索到底怎麼樣在愛中說誠實話。我們渴望富有同情心,好好愛別人,我們渴望像基督那樣謙卑柔和。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知道我們被呼召毫不妥協、堅定不移地追求公義,宣講神的真理和祂的道。我們清楚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我們有時可能要對別人說嚴厲的話,可能是最親近的人也可能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有自己獨特的處境,且極其困難。

你可能很瞭解這種感受。長久以來我個人最掙扎的處境之一就是當我在一間墮胎診所服事的時候。那時我住在佛羅里達的中部,每周都有機會和約翰·巴羅斯(John Barros)一起去奧蘭多婦女中心服事,這是一間當地的墮胎診所。每周我都會在那裡看到形形色色的人陪伴年輕的女人進去那裡,這些人有的是丈夫,有的是男友,還有朋友、父親、母親、祖父祖母等等,這些人陪同那些女人眼睜睜地看著她們所懷的孩子被謀殺、被處理掉。

你可以從每一個進來的人的臉上看到各種各樣的表情:痛苦、困惑、苦毒或憤怒。你努力向他們傳道,認同他們的絕望,向他們提供各種形式的具體的幫助,同時毫不含糊地呼籲他們看到自己正要做的這件事有多邪惡;你叫他們悔改並請他們存留他們孩子的生命。我們在路邊懇求他們三思,而得到最多的回應是這樣的:「你有什麼資格批評我?你又不瞭解我,只有上帝才能審判我。」

我清楚地知道這是屬靈上麻木不仁的人所說出來的話,他們在防禦性的迴避,但是無論我聽了多少次這樣的話,每次聽到我都還是會覺得刺耳,一方面是因為作為基督徒,我不想被這世界看成是愛批評的人。另一方面是,因為儘管我很想反擊,但我生活在一個將同情和寬容看為首要的美德的文化中,我從小深受這種文化的影響,說出你確信的話或提出挑戰是這樣的行為是很敏感的,也會讓人覺得自己被批評,這麼做很傷人,也會把他們推向只相信自己的經歷過的境地,而不願意相信其他任何事。

因此,生活在一個道德標準模糊的世界裡,基督徒如何才能完全相信並行出來耶穌在約翰福音七章24節中的教導:「不可按外貌斷定是非,總要按公平斷定是非。」耶穌這裡所說的「按公平判斷是非」是什麼意思?祂希望聽到的人如何應用這個教導?

耶穌的生活和服事充分表明了祂最深切的渴慕是遵行差祂來的那一位的旨意。

耶穌的教導對於我們回答這些問題是很有幫助的。約翰福音第七章記載,住棚節期間,耶穌在聖殿裡公開教導,以至於聽到的猶太人都稀奇一個沒學過的人怎麼會有這樣的學問。耶穌在第16-18節中說道:

「我的教訓不是我自己的,乃是那差我來者的。人若立志遵著祂的旨意行,就必曉得這教訓或是出於神,或是我憑著自己說的。人憑著自己說,是求自己的榮耀;唯有求那差祂來者的榮耀,這人是真的,在他心裡沒有不義。」

耶穌在這裡設定了討論的條件,具體定義了這些猶太人對祂和祂的教導得以做出正確判斷的必要條件有哪些。從本質上來說耶穌是在問他們:「你們是要上帝得榮耀還是要你們自己得榮耀?」 耶穌的生活和服事充分表明,祂最深切的渴慕是遵行差祂來的那位父的旨意,並尋求祂父的榮耀,也就是要行出公義,智慧地勸誡,無論得時不得時都要傳講上帝的真理。誠然,耶穌沒有虛假,也不說謊言,這一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但正如本章的其餘部分所表明的,耶穌的反對者們都暴露了他們內心的真實意圖,他們只想尋求自己的榮耀,因為他們試圖按照耶穌所顯明給他們的樣子來詆毀耶穌,這些人就通過詆毀和誹謗耶穌來暴露他們沒有真正的判斷力,且假冒偽善。他們以自己的權威說話,尋求自己的榮耀,從而使自己失去了正確的判斷標準,陷入了論斷。

要求我們自我反省,這也是對我們所有人的呼召。我是否想要看到神的名得榮耀?我有沒有在聖靈的幫助下成聖?當神以祂的話和祂的靈指教我的時候我是否在謙卑和依靠祂的事情上有所長進,並承諾堅守真理、為恩典感恩?如果沒有,那麼我可能是那個喜歡判斷別人的人,在判斷別人的同時竊取神的榮耀,並加在自己身上。反之,如果我真的依靠主耶穌,並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那我就要站立得穩,以基督的愛去愛別人,並知道我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我的判斷標準是基於主耶穌自己。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Andrew Sarnicki
Andrew Sarnicki
安德魯‧薩尼基牧師是德州沃斯堡Grace Community長老會的助理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