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喜樂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群體中的喜樂
2021年12月09日
未來的喜樂
2021年12月11日

基督的喜樂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喜樂系列的第五篇。

我們的心為基督降臨節做預備,唱道:「榮耀無窮盡的那一位,來到世上親嘗我們的悲傷。」在進入受難週的時候,我們憂悶地唱道:「痛苦之人!多麼貼切的名字啊,祂是來到世上的上帝之子。」以賽亞寫下了這些關於受苦僕人的歌詞(四十二1-4、四十九1-6、五十4-9、五十二13~五十三12)。祂就是那多受痛苦的人,十分瞭解我們的悲傷是什麼樣的滋味。當祂在拉撒路的墳墓前哭泣的時候(約十一33-43),我們看到祂被我們的軟弱所觸動(來四15)。

這就是所有的實情了嗎?基督願意進入我們的痛苦之中,難道這背後沒有一種深刻的、脈動的湧流──一種與生俱來的、超越且永恆的力量?當耶穌來到世上的時候,祂遮蓋了自己的榮耀(腓二5-11),不過祂還是把祂永恆的喜樂給帶了過來。

喜樂是基督徒經常使用的一個詞,但它不容易定義。當幸福離我們遠去的時候,喜樂支撐著我們。喜樂使幸福不只是一種短暫的感覺。喜樂一詞,跟「珍貴」一詞同類;它的涵義淺顯易懂,我們很難用它本身以外的用詞來定義它。在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中,「喜樂」這個詞傳達了「令人高興的快樂」(glad pleasure)之意──用某位學者的方式來說,就是「雀躍的心」。

當時的你使祂的心歡喜。現在的你也使祂的心歡喜。你將使祂的心永遠歡喜,而祂也會使你的心如此。

耶穌的心會喜樂地雀躍嗎?既然福音是好消息,那麽福音書顯明我們的主喜樂地活出並宣揚福音(好消息)也就不足為奇了。祂的事工充滿了喜樂。詆毀祂的人控告說祂過於享受(路七34)。對許多人來說,沒有什麽事情比婚禮當天的回憶更令人喜樂,而耶穌也把自己比作一位向賓客宣布舉辦婚宴的新郎,(可二18-20)。

耶穌的喜樂,與遵行祂父的旨意緊密相連。祂在聖靈裡歡喜快樂,為福音按照至高主權之揀選的設計來進展而感謝祂的父(路十21-22)。我們的救主在福音裡的喜樂,在路加福音第十五章的比喻中得到了很好的體現。牧羊人肩上扛著剛救回來的小羊(5-7節)、婦人找到了丟失的錢幣(8-10節)──這些畫面都傳達了一種無法抑制的喜樂。該章還有一個比喻,提到說一位父親奔跑上去,熱情地抱著迷失的兒子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沒有什麼比這幅畫面還更能呈現出我們主心中的極度喜樂了(11-32節)。有福音的地方,一定有歡喜鼓舞歡欣鼓舞的盛宴。

耶穌渴望祂的喜樂能成為我們的喜樂(約十五11;十六24;十七13)。祂想讓祂的喜樂遍及受造界,讓萬物都更新(羅八18-23;啓二十一5)。耶穌對全宇宙高喊「都是我的」,而凱波爾斷言,我們必須將這話理解為基督喜悅並合法地宣告祂對全宇宙的所有權,以及要恢復全宇宙的承諾。奧古斯丁在他的《懺悔錄》中曾說主是「真正的、至高無上的喜樂……比所有的快樂更甜美」。魯益師將基督教從禁慾主義的陰影中解救出來,並談到了一個「海上假期」──一種「無限的喜樂」,遠遠超出我們心中的偶像所能帶來的喜樂。在《屬靈情感》一書中,愛德華滋將這種甜蜜的喜樂描述為「我們一切快樂的精華」。

我們需要培養對於喜樂的品味,培養一種因祂而有的喜樂。這是三位一體的喜樂,是因認識我們的父、因在基督裡而滿足、因有聖靈內住而有的喜樂(the Trinitarian joy of knowing our Father, the contenting joy of abiding in Christ, indwelt by the Spirit)。我們的喜樂源於思想基督的位格和工作。我們也在聖誕節唱:「普世歡騰!救主下降!」在復活節唱:「高唱歡樂凱旋歌!」因為復活節確保了我們會再見到祂,我們的喜樂永遠不會被奪走(約十六22)。對那如今不得看見的基督的愛,使我們充滿了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一8)。以聖靈為動力的順服,對喜樂而言至關重要,而這種喜樂也會助長持續的順服。麥克勞德(Donald MacLeod)說耶穌經歷了「一種深刻且慣常的喜樂……這種喜樂在祂順服的心態中是不可或缺的要素……祂不是以奴隸的身分來服事的,而是以兒子的身分來服事的」。這對我們來說也是真實的,因為我們身為兒子的身分使我們能夠喜樂地呼喊:「阿爸!父!」(羅八15)

所有這一切都建基於我們主的十字架;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而忍耐十字架的痛苦(來十二1)。在華菲德的《主的情感與生命》(The Emotional Life of Our Lord)一書中,他說耶穌是「以征服者的身分到來的,心中有著即將勝利的喜悅」。希伯來書第十二章1-2節中的「喜樂」一詞是「一個強烈的用詞,表達了旺盛的快樂之意──一種充滿內心的狂喜」。

但是,考慮到迫在眉睫的十字架和隨之而來那羞辱人的可怕之事,有什麽能令人感到喜樂的呢?只要你面前的書頁變成一面鏡子,反射出你的倒影,那麼你就會看到那擺在祂前面的喜樂[你就是祂的喜樂]。因為你和我就是祂所拯救並扛在肩上的小羊,是被祂找回來的錢幣,是被祂擁抱的浪子。當時的你使祂的心歡喜。現在的你也使祂的心歡喜。你將使祂的心永遠歡喜,而祂也會使你的心如此。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David Owen Filson
David Owen Filson
(大衛‧歐文‧費爾森) 大衛‧歐文‧費爾森牧師是田納西州納什維爾基督長老教會的教導牧師,也是北卡羅萊納州夏洛特改革宗神學院的歷史神學客座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