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的解決方案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焦慮的影響
2022年02月24日
在焦慮中忠心地活著
2022年03月04日

焦慮的解決方案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焦慮系列的第五篇。

我們生活在一個科技發達的時代,從微波爐和洗碗機,從手機到語音助手,很多這些先進的技術都使我們的生活更加便利。這些事物的存在是為了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簡單,然而,即使擁有了它們,我們的生活卻似乎更加複雜,使我們喘不過氣。許多人壓力很大,時常感到困惑並充滿焦慮。諮商中心變得像便利店一樣多,大多數教會的牧者都會承認,教會中需要諮商的人遠遠超過教會可提供以關懷他們的資源。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斥著焦慮的氛圍的世界中。作為基督徒,我們可以從《聖經》中找到上帝啟示我們解決焦慮的方法:聚焦於基督和我們在祂裡面的盼望。本文以羅馬書八章18-30節作為鼓勵焦慮者的的主要經文。

我們所經受的很多考驗或挑戰都不是什麼新鮮事。「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一9)焦慮也是一樣。第一世紀的教會在許多方面都處於極端的迫害之中。當時羅馬帝國的政治力量很有威勢,卻唯獨對基督教很不友善。當時的羅馬皇帝尼祿就因其對教會的蔑視和暴力鎮壓而臭名昭著。尼錄沒收了基督徒的財產,並用各種方法折磨他們,他對基督徒的迫害方式是非常極端的,他那罪惡的「花園派對」(garden parties) 是惡名昭彰的,他把基督徒當作人肉火把來取悅他的異教徒賓客。羅馬的基督徒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威脅之下,他們所遭遇的被邊緣對待是我們永遠都無法想像的。如果焦慮是心對壓力的自然反應,那麼羅馬的教會的信徒有無數個理由感到焦慮。

保羅寫羅馬書是就為了安慰和鼓勵受到逼迫的羅馬教會,使他們能夠在逼迫之下見證神的恩典。當時的羅馬教會感到困惑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們卻將自己交託給耶穌這位萬王之王、萬物之主。他們對耶穌的忠誠並沒有給他們帶來屬世的和平與安穩,從許多方面來看,他們的社會地位和物質基礎都在他們宣告對耶穌和祂的教會效忠之後一落千丈。如今,他們在自己的家鄉裡成了陌生人或客旅,他們以肉眼可見的變化見證了撒旦對教會的全部敵意。尼祿只是撒旦所操控的用以暴力拆毀教會的木偶。基督徒們感受到尼祿屬毒蛇的齒痕就是讓人焦慮和絕望。耶穌和祂的國何在?信徒所盼望的和平何在?他們的家、他們的工作、他們的家人將會遭受什麼?

我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所承受的苦難是神用來塑造我們的工具,使我們得以效法基督的模樣。

我們需要看到當代教會和第一世紀的羅馬教會之間的相似之處。當時的教會所遭受的逼迫所帶來的強大衝擊,我們可能不會經歷到了,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就會免受邪惡的侵襲。我們知道自己有可能要為信基督而付上代價,比如主流社會的反對和疏遠;我們也知道,哪怕只是背負十字架上掉落的碎片也是痛苦的,更何況這碎片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它們的重量根本無法與我們救主的十字架相提並論;我們也都經歷過焦慮和絕望的試探。面對逼近我們的風暴,我們看到教會中並沒有很多人起來為真理發聲,而是選擇妥協。羊被群狼包圍時,便沈默不語。

保羅在羅馬書中所說的這些鼓勵人心的話,正是他牧養事工的巔峰。羅馬基督徒所需要的並不是人叫他們保持敬虔這種陳詞濫調,也不是「活出美好 your best life now」這樣空洞的許諾。他們最需要的是將他們焦慮的目光從這個世界的事物和假神身上移開,轉而定睛於基督,以及祂承諾那些屬祂的人將要承受天堂的應許。這正是保羅在羅馬書八章18-30節中所說的內容。保羅首先向教會表明,我們所經受的試驗和苦難是這個邪惡的世代所特有的,這些始於創造後的墮落。神的創造本是好的,但當罪進入了世界之後,結果就是所有的創造物就伏在了虛空和沮喪之下。從亞當得罪上帝的那一刻起,黑暗和不祥的陰雲就立刻籠罩在了所有的受造物之上。不僅是人類,受造物本身也因罪的進入而遭到玷污。一切受造之物開始勞苦、嘆息,渴望詛咒被逆轉、罪痕被最終消除的那一天,到那天,死亡將會成為過去,生命就會寫滿美麗、純潔和平安。根據保羅在羅馬書第八章中的說法,一切受造物都渴望末日的新天新地,屆時地上的一切將會被更新,都會像在天堂一樣美好。

可悲的是,對大多數基督徒來說,他們對末世的思考(如果他們有在思考的話)都過分關注一些奇聞軼事,比如末日前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敵基督可能是誰,以及是否會有教會的秘密被提(secret rapture)。事實證明,這些問題分散了我們對合乎聖經的末世論應當關注的真正焦點,即基督的國度是「已然未然」的存在。耶穌已經是這國的王,耶穌的國隨著祂的降生、死亡與復活,已經到來了。保羅說,聖靈是我們在基督裡得基業的憑據。儘管神的國尚未完全豐盛,但神國初熟的果子已經熟了。

然而,正是基督國度「已然未然」這種看似矛盾的特性所帶來的張力,給我們帶來了許多的困擾。我們期待「未然」之事現在就實現,我們期待地上就是天堂,所以當我們不得不耐心和堅韌的時候,我們就開始擔心和焦慮。我們期待榮耀的冠冕,所以當上帝把苦難的十字架放在我們身上的時候,我們的信仰就開始脫軌。馬丁·路德說,我們發展榮耀神學的時間遠遠多於我們了解十字架的神學。這並不是第一世紀特有的問題。這個萬事便利的現代社會已經把我們訓練成眨眼就要看到結果的人。故此,在基督的國度「已然開始」到「尚未完全」期間生活,可能是非常困難的。保羅將教會的注意力引回到創造,這樣做是非常有幫助的(從創造起算教會已經耐心地等待了很久了),但正如保羅所說:「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八18)。我們現在所忍受的,和以後要在我們身上顯現的榮耀的相比是如此的渺小,以至於保羅說前者甚至不值一提。

基督徒生活在一個弔詭的時空裡。我們生活在地上,卻屬於天上;我們生活在當下,這當下卻由另一個將要來的世代所定義;我們的君王既與我們同在,又正在向我們走來;上帝不僅與我們同行,也是我們的最終要見的那一位;我們已經在基督裡了,但這和我們到時在天堂裡完全與基督徒同在時又不一樣。要理解這些真理可能並不容易,但這些是基督徒需要知道的核心教義,也就是我們在基督裡面,基督也在我們裡面。

這繼續將我們引向羅馬書第八章28-30節,這一段在許多方面來都是保羅鼓勵安慰人的巔峰。這一節有很多內容可以講,我們在此只關注一點:效法基督的模樣。保羅在結束這段令人振奮的論述時,開始引導教會注意,即使在這個邪惡的世代,神也持續地在做著美好的「大事」,這就是讓祂所愛的教會效法祂兒子基督的模樣。我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所承受的苦難是神用來塑造我們的工具,使我們得以效法基督的模樣。苦難並不在上帝的護理之外;苦難也不是無定向的。相反,即使是我們所受的苦難也有一個好的目標——效法基督。

我們在基督裡的身份影響著我們如何回應考驗和逆境。試煉不應該導致我們焦慮或絕望,而是應該提醒我們,天堂是美好的,有基督就足夠了。眼下的苦難是至輕至暫的,它們與我們將與基督永遠一起同在天堂的榮耀比起來,是不足為提的。因此,我們不要擔心,不要害怕,更沒有必要焦慮。正如贊美詩《堅固保障》所提醒我們的:「親戚貨財可捨,渺小浮生可喪,身體縱被殺害,真理依然興旺,上主國度永久長。」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Eric Watkins
Eric Watkins
埃里克‧沃特金斯博士是加利福尼亞州聖馬科斯市Harvest Orthodox Presbyterian Church的資深牧師,也是印第安納州戴爾市Center for Missions and Evangelism at Mid-America Reformed Seminary的主任。他著有The Drama of Prea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