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的影響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焦慮的來源
2022年02月23日
焦慮的解決方案
2022年02月25日

焦慮的影響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焦慮系列的第四篇。

有時,即使我們知道事情看起來有些不對勁,也還是要花點時間才能看到醜陋的一面。雷雨天的時候,在室外的門廊上啓動發電機聽起來是個好主意,但很快一氧化碳中毒所導致的頭痛就會讓我們知道這樣做並不明智。聖經提醒我們很多事都會有破壞性的影響,焦慮也是其中之一。新約中表示「焦慮」的原文詞彙merimna也被翻譯為「關心」或「擔憂」。因為焦慮在我們的世界里是真實的、普遍的,焦慮的影響也是如此。焦慮可能來自於我們想像,可能源於真實存在的問題,也有可能出於一種厄運就要來到的感覺,如果長時間都處在焦慮之中的話,那麼我們就不可能盡心盡力地愛神愛人。焦慮的原因或來源是多種多樣的,焦慮會在很多個層面上擾亂我們的生活。

生理的影響

「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太六27)  耶穌這樣問是有原因的,我們都知道焦慮對健康長壽沒有任何幫助。感到害怕、情緒低落以及失眠只是損害健康的開始。長久的病痛、殘障或慢性疾病等情況都會產生焦慮,反過來其實也是一樣的。慢性的焦慮也會使身體處於異常狀態而產生疼痛、疾病和等其他生理性的問題。上帝賜給我們腎上腺素和皮質醇這類身體激素是有意義的,它們對我們的身體功能來說起到了許多基本的作用。激素上升能夠通過改變生理狀況來幫助我們應對壓力:脈搏加快跳動,呼吸加速,血管擴張,這些都會給我們的大腦和肌肉提供更多氧氣,使我們更專注于眼前有壓力的情況。但是,當我們的身體系統承受太多或太久類似這樣的激素反應時,就會導致一系列的疾病。

越來越多的科學家正在發掘焦慮和負面的生理反應之間的聯繫。研究表明,焦慮會在原本健康的成年人身上誘發心臟病,慢性的情緒壓力和焦慮都更容易導致一系列消化系統問題,從胃酸逆流到腸易激綜合徵,甚至是癌症都可能與情緒壓力有關。年齡越大,情況就約令人擔憂,因為在老年人身上更容易有並發症,使得與焦慮有關的身體狀況加速並進一步惡化。人們對這方面的研究越來越關注。死亡的危險可能比我們想象得更為真實。

關係的影響

焦慮對我們身體的影響是明顯的、可測量的,但焦慮的根源往往在於我們的精神狀況和屬靈狀況。也是因為這樣,我們就能預期到焦慮也會影響我們的人際關係。焦慮對人際關係的影響是強烈的、極具破壞性的。在臨床上來看,焦慮會造成短期記憶、注意力、語言表達能力、空間表現力以及閱讀注意力等許多方面的困難,會影響社交能力就不足為奇了。

焦慮屈從於謊言,即便謊言聽起來響亮且具有侵入性,卻仍舊是謊言

焦慮所帶來的困擾不僅是官能方面的,跟焦慮的人相處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我們都聽過一些類似的案例,和焦慮的人談話,對話容易流於表面,難以深入;即使能深入,也會被對方充滿憂慮的黑暗生活吞噬。在探訪一位我所認識的老婦的過程中,她喋喋不休地講述著可怕的事故和她的診斷書,還羅列了一堆命中注定會有的艱難,詳細地表達了她對未來的恐懼。看起來她已經為那些黑暗的想法敞開了大門,對這種作法的負面影響卻視而不見。在她的生命中確實需要面對真實的悲傷,但真正阻礙她和其他人有親近的關係的,實際上是她對未來的焦慮。

焦慮使我們先向自己和困難投降。我們從內心開始懼怕退縮,被本不該背負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卻還要拖著它們到處跑,所到之處還要連累衝撞別人。珍妮·瑪麗·蓋昂(Jeannie Marie Guyon)這樣對一位朋友描述:「憂鬱使人的心收縮、枯萎。…憂鬱將事情放大,並為它們賦予虛假的顏色,從而使你的負擔過於沈重,難以承受。」焦慮使我們在看待世界的時候形成了一種有罪的、負面的視角。顯然,這種視角會阻礙我們與其他人的社交,很難保持人際關係的健康。

但焦慮的影響也遠遠超了對普通人際關係的阻礙。安娜·沃林(Anna Waring)在她的祈禱詩裡這樣寫:「天父,我知道我一生都要向祢尋求一顆悠然、充滿慰藉和同情的心。」焦慮剝奪了我們悠然的權力。我們被扭曲,無法獲得這種安然。我們被自己的想法和眼前的事物所吞噬,從而與我們身邊的機會失之交臂。焦慮破壞我們的社會關係,也害我們失去服事的能力和機會。此外,焦慮還剝奪了我們在團契中建立的屬靈關係的機會,也抹煞了這種關係的意義。焦慮所帶來的孤立不是偶然的,而是撒旦的詭計之一。一個沒有親密關係並積極參與信仰團體的信徒是撒旦完美的下手對象,他很容易產生懷疑,也很容易沮喪。焦慮對人際關係和屬靈關係的影響是密切相關的。

屬靈的影響

焦慮的最終的影響始於靈魂,也終於靈魂。焦慮會影響我們與人的關係,那麼它怎麼可能不會影響我們與神的關係?當我們懷疑或忽視神的智慧和良善時,我們就會焦慮。焦躁不安地緊盯著那些不該我們關心的事,我們就無法像躺在母懷中斷了奶的孩子那樣平靜安穩(詩一三一2)。我們有上帝的護理卻難以安息其中,尤其是當我們為尚未發生的事情而焦慮時,更是如此。伊麗莎白·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提醒我們,上帝所應許的恩典不是想像出來的,而是極為真實的。上帝不是說每個憂慮都是新的,而是應許我們每個早晨的恩典和憐憫都是新的,再一次引用沃林的話:「每條路都有障礙,需要耐心的留意;每寸地都有十架,需要懇切的祈禱;倘若有了一顆倚靠祢的謙卑的心,那麼從祢而來的喜樂就會臨到我們所到之處。」然而,認識焦慮所帶來的屬靈的危險並不是要否認真實存在的困難和可怕的事。蓋昂警告我們:「表面的悲傷肯定使我們遠離敬虔誠,我們必須以一種喜樂的精神狀態、一種自由和開放的態度來侍奉上帝,以表明祂的軛是輕省的。」

這就是核心的問題,我們之所以焦慮,往往是因為我們不相信或者不覺得我們的大牧人是良善的。黑暗確實會不時地逼近,面對這樣的景況時仍相信神總是是良善的,這就是屬靈的爭戰。有時我們會覺得這個真理離我們很遙遠,很難為我們帶來希望。這就是焦慮會深深損害靈魂的原因。焦慮使我們懷疑天父,就是那位連自己的獨生愛子都為我們捨了的天父。焦慮屈從於謊言,即便謊言聽起來響亮且具有侵入性,卻仍舊是謊言。焦慮會傳遞這些謊言。教會內外的基督徒都被冠以基督的名,焦慮的表現會讓人覺得彷彿神並不是全能、全知的,無所不在的以及善良的。焦慮試圖擠走真相,此時謊言就會加塞進來。針對神的性情和神的應許的謊言是最具有殺傷力的,這種謊言會讓人對能唯一能幫助我們的那一位救主產生懷疑。焦慮和隨之而來的謊言使我們與神隔絕。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伊萊恩·湯森(Elaine Townsend)寫道:「主啊,教我永遠不要焦慮,而是與祢分享我的心事;當我與祢分享時,感謝祢賜我平安」。

結論

所有這些焦慮的影響加在一起,能令人瞬間驚醒。但不用為此感到焦慮,它們只是清楚地表明我們為所擔憂的事情辯護是極其愚蠢的。然而我們都會這樣辯護。有時我們會為一些重要的、有價值的事情感到焦慮。我們想著用愛來維護自己對孩子的事情所產生的焦慮;我們以對安全和道德的關注來證明我們對社會的擔憂是合理的;我們通過宣稱自己的管家使命來合理化對自己健康的焦慮。有些時候,我們甚至試圖通過選擇和擴大危機來證明我們的焦慮是合理的,比如可能的車禍或絕症。我們在心中為自己的焦慮辯解,甚至向別人解釋說明焦慮的緣由。

我們必須對損害我們的身體、思想和靈魂如此之深的焦慮進行爭戰。使我們可能遠離上帝遠離信仰社群、遠離身心健康的焦慮,實在沒有什麼理由需要為之辯護,也不需要找藉口讓步、休戰或者討價還價。任何理由都不足以讓我們維護焦慮。我們有時會把焦慮等同於辨別、關心,甚至愛和為某事禱告,這些會帶來敬虔的行為和對上帝的信靠,會建造人的生命,而焦慮不會。焦慮的結果在很多方面會損害人的生命。我們不要為焦慮狡辯了,風險太高了。與焦慮對抗吧!這場戰鬥可能曠日持久,可能很難明辨,可能會需要醫生、牧師和其他人的幫助,但對於上帝的兒女來說,放棄打這場漂亮的仗並不在我們的選項中。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VanDoodewaard Rebecca
VanDoodewaard Rebecca
利百加‧范杜德華是Reformation Women: Sixteenth-Century Figures Who Shaped Christianity’s Rebirth和Banner Board兒童叢書的作者。現居於密西根州大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