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形像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了解人的身份
2020年12月18日
人格伦理
2020年12月18日

上帝的形像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 定义人的身份 ” 系列的第二章。

 

圣经的开头是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故事,有关于世界的受造和形成,为接下来的一切奠定了基础。经文告诉我们说,“ 起初 ” 我们在宇宙中的家,也就是地球,是空虚、浑沌的,被水覆盖,被黑暗笼罩,而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1:2)。随着创造的日子进展,上帝给地赋予了形状。祂把白昼和黑夜分开,把空气以上的水和空气以下的水分开,又把旱地和低处的水分开。上帝藉由在天空中放置光体,把白天和黑夜分开,又创造活物在低处的水里游泳,并创造鸟儿在天空中飞翔,使大地在旱地上生出活物来。最后,作为创造的高峰,上帝创造了另一种活物,也就是人。

 

《创世记》的叙述重点显然落在这个生物身上。这不仅是创造的最后一幕,而且整个记载的四分之一都是围绕着他展开的。有一件非常特殊而又相当重要的事情摆在我们面前。

 

本章将所有的存在分为两个基本类别:造物主和受造物。唯独只有上帝是万物之主;祂不是受造物,而是天地的创造者。其他的一切都是被造的,也因此是有限的、暂时的、依附的、变动的。有些是活物(植物和动物)。有些有生命的气息在其中(30 节),例如人。像这个类别中的许多动物一样,人类也被造为有性别的活物,有男有女,并被呼召要多结果子,要繁殖,要充满全地(22 ,28 节)。还有其他的相似之处,例如皮肤上的毛发、雌性生下并哺育幼子等等。虽然有这些相似的地方,但是人却有一些特色,使他与所有其他生物完全不同。

 

首先提到是活物,以及上帝在地上创造并使之发芽生长的植物(11 节)。然后是住在海里的生物和飞在空中的鸟(20 节)、牲畜、爬虫和地上的野兽(24 节)。它们都是各从其类被创造的。“ 各从其类 ” 这句话出现了十次,在叙述中留下了鲜明的印记。它表明说虽然所有的生物之间有着很大的多样性,但它们之间也有一些具有共同特征的类别,形成了如同现代人所区分的属和种等类别一样。但这句话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向我们介绍分类学的科学工作,而是要提供必要的背景,以便将人类与其他所有的生物进行对照。

 

上帝创造人的时候,祂打破了 “ 各从其类 ” 这个模式。在此之前,这个模式已经被提及了十次,使我们在每次读到有新的活物出现时都会预期要看到这四个字。但当人被创造的时候,却发生了完全不同的事情;他并不是 “ 各从其类 ” 被创造的。人也不是照着活物中任何其他物种被创造的。因此,人不属于那些动物的种类,无论他和其他生物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用现代科学的语言来说,他并不属于任何生物类别中的一个特定物种。人不同于其他任何一种活物(26 节)。令人惊讶的是,人是按照上帝的 “ 类别 ” 而被造的,是按照上帝的形像(imago Dei)被造的。人就像上帝,是一个有位格的存在。正如圣经后来所揭示的那样,上帝本身是三个位格,都拥有同样神圣的本质。人是受造物,在这一点上(和其他方面一样),人与其他受造物相似,也有共同的特征。但人最重要特点,就是与上帝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是非常特殊的,它使得人与上帝所造的其他所有生物都区别了开来。人不是 “ 各从其类 ” 被创造的,而是按着上帝的 “ 类别 ” 而被造的。换句话说,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的。

 

带着上帝的形像,人被赋予了一定程度的权柄,能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28 节)。他们也被赋予责任要治理这地(28 节)。这句话暗示了一种统治、甚至是征服的地位,正如《诗篇》8 篇所表明的那样(参见 5-8 节)。万物都被置于人的脚下,但这跟暴虐和剥削无关。《创世记》2:4-25 表明说人要效法上帝的榜样来管理大地。上帝在伊甸园里设置了一个园子;祂把人放在那里,让人去劳动、去看守它(2:8 ,15)。上帝所开始的,人要维持和栽培。上帝称光为 “ 昼 ” ,称暗为 “ 夜 ” ;祂称广阔的地方为天,称水的聚处为海(1:5 ,8 ,10)。然后,上帝赋予人任务,要人给祂所创造的一切活物命名(2:19)。

 

《创世记》2 章虽然没有使用形像和相似的词汇,但它有自己的方式来强调人在所有活物中的独特性。当上帝从尘土中造出人,并将他安置在园中时,祂宣布说人独处不好。所以,上帝决定为他造一个合适的帮助者(2:18)。在这个庄严的宣告之后,上帝把祂所造的所有动物都带到那人面前,以便那人可以给它们命名。为什么要先在男人面前展示这些动物?为什么上帝没有立即创造女人?这看似是打断了先前的叙述,其实是在为后续的事情铺路。“ 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20 节)这里的重点是说人类并不真正属于动物,无论他们可能与动物有什么共同的特征。在所有的动物中,没有找到一个适合作亚当的帮助者,没有一个与他同类的受造物可以跟他一起完成上帝的呼召。因此,上帝造了一个女人,她是他 “ 骨中的骨,肉中的肉(23 节)”。像亚当一样,她也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的(1:28)。他们要一起努力完成上帝赋予的工作,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上帝造了第一个男人和女人,而所有后来的人类都会藉由他们而出现。上帝所做的,现在的男人和女人要继续做,因为他们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的。

 

可悲的是,男人和女人离弃了上帝,落入了罪中,试图变得更像上帝(3:5);为自己决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上帝的形像被玷污了。上帝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 7:29)。他们的后裔也同样会背负这被玷污的形像(罗 5:12-21)。

 

然而,上帝的形像并没有完全丧失,所剩下的仍然足以维持人类生命的神圣性,而这种神圣性是以上帝的形像为基础的。《创世记》9:6指出:夺取无辜之人的生命就是冒犯上帝的形像,所以必须受到死亡的惩罚。人作为上帝的形像,应当要成为生命的给予者,而不是无辜生命的夺取者。当我们成为杀人犯的时候,我们就违背了自己的人生目的,丧失了那原本遮盖我们的神圣保护。我们的生命对上帝来说是如此的特别,以至于就连野兽一旦夺取了人的生命,也要被处死(创 9:5 ;出 21:28-32)。

 

此外,我们要敬重上帝,用我们的言语赞美他,所以我们决不能诅咒那些按照上帝的样式受造的人(雅 3:9)。整个人类伦理学的基础就是 “ 上帝的形像 ” 。丈夫必须爱他们的妻子,就像基督爱教会一样(弗 5:25-27)。父亲必须管教和指导他们的孩子,就像主对他的孩子所做的一样(6:4)。母亲的安慰是上帝的安慰的形像和样式(赛 66:13)。世上的主人应当反映出天上的主人的公正和公平(弗 6:9 ;西 4:1)。虽然罪极大地玷污了上帝在我们里面的形像,但靠着上帝在基督里的恩典,这个像被更新了(弗 4:24 ;西 3:10)。如果我们靠着这恩典而活,人们就会看到我们的好行为,并把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太 5:16)。当我们的复原完成时,我们将永远活在上帝的面前,披上祂的荣耀(启 21-22 章),真正成为与祂 “ 同类 ” 的人。感谢上帝!

本文原发表于《桌边谈》杂志。

Mark E. Ross
Mark E. Ross
马克-E-罗斯博士是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厄斯金神学院的系统神学教授,他是Let’s Study Matthew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