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形象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了解人的身分
2020年12月18日
人格倫理
2020年12月18日

上帝的形象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定義人的身分系列的第二章。

聖經的開頭是一個令人驚心動魄的故事,有關於世界受造和形成,為接下來的一切奠定了基礎。經文告訴我們說,「起初」我們在宇宙中的家,也就是地,是空虛、渾沌的,被水覆蓋,被黑暗籠罩,而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一2)。隨著創造的日子進展,上帝給地賦予了形狀。祂把白晝和黑夜分開,把空氣以上的水和空氣以下的水分開,又把旱地和低處的水分開。上帝藉由在天空中放置光體,把白天和黑夜分開,又創造活物在低處的水裡游泳,並創造鳥兒在天空中飛翔,使大地在旱地上生出活物來。最後,作為創造的高峰,上帝創造了另一種活物,也就是人。

創世記的敘述重點顯然落在這個生物身上。這不僅是創造的最後一幕,而且整個記載的四分之一都是圍繞著他展開的。有一件非常特殊而又相當重要的事情擺在我們面前。

本章將所有的存在分為兩個基本類別:造物主和受造物。唯獨只有上帝是萬物之主;祂不是受造物,而是天地的創造者。其他的一切都是被造的,也因此是有限的、暫時的、依附的、變動的。有些是活物(植物和動物)。有些有生命的氣息在其中(30節),例如人。像這個類別中的許多動物一樣,人類也被造為有性別的活物,有男有女,並被呼召要多結果子,要繁殖,要充滿全地(22、28節)。還有其他的相似之處,例如皮膚上的毛髮、雌性生下並哺育幼子等等。雖然有這些相似的地方,但是人卻有一些特色,使他與所有其他生物完全不同。

首先提到是活物,以及上帝在地上創造並使之發芽生長的植物(11節)。然後是住在海裡的生物和飛在空中的鳥(20節)、牲畜、爬蟲和地上的野獸(24節)。牠們都是各從其類被創造的。「各從其類」這句話出現了十次,在敘述中留下了鮮明的印記。它表明說雖然所有的生物之間有著很大的多樣性,但牠們之間也有一些具有共同特徵的類別,形成了如同現代人所區分的屬和種等類別一樣。但這句話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要向我們介紹分類學的科學工作,而是要提供必要的背景,以便將人類與其他所有的生物進行對照。

上帝創造人的時候,祂打破了「各從其類」這個模式。在此之前,這個模式已經被提及了十次,使我們在每次讀到有新的活物出現時都會預期要看到這四個字。但當人被創造的時候,卻發生了完全不同的事情;他並不是「各從其類」被創造的。人也不是照著活物中任何其他物種被創造的。因此,人不屬於那些動物的種類,無論他和其他生物之間有什麼相似之處。用現代科學的語言來說,他不屬於任何生物類別中的一個特定物種。人不同於其他任何一種活物(26節)。令人驚訝的是,人是按照上帝的「類別」而被造的,是按照上帝的形象(imago Dei)被造的。人就像上帝,是一個有位格的存在。正如聖經後來所揭示的那樣,上帝本身是三個位格,都擁有同樣神聖的本質。人是受造物,在這一點上(和其他方面一樣),人與其他受造物相似,也有共同的特徵。但人最重要特點,就是與上帝的相似性。這種相似性是非常特殊的,它使得人與上帝所造的其他所有生物都區別了開來。人不是「各從其類」被創造的,而是按著上帝的「類別」而被造的。換句話說,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樣式被造的。

帶著上帝的形象,人被賦予了一定程度的權柄,能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28節)。他們也被賦予責任要治理這地(28節)。這句話暗示了一種統治、甚至是征服的地位,正如詩篇八篇所表明的那樣(見5-8節)。萬物都被置於人的腳下,但這跟暴虐和剝削無關。創世記二4-25表明說人要效法上帝的榜樣來管理大地。上帝在伊甸園裡設置了一個園子;祂把人放在那裡,讓人去勞動、去看守(二8、15)。上帝所開始的,人要維持和栽培。上帝稱光為「晝」,稱暗為「夜」;祂稱廣闊的地方為天,稱水的聚處為海(一5、8、10)。然後,上帝賦予人任務,要人給祂所創造的一切活物命名(二19)。

創世記二章雖然沒有使用形象和相似的詞彙,但它有自己的方式來強調人在所有活物中的獨特性。當上帝從塵土中造出人、並將他安置在園中時,祂宣佈說人獨處不好。所以,上帝決定為他造一個合適的幫助者(二18)。在這個莊嚴的宣告之後,上帝把祂所造的所有動物都帶到那人面前,以便那人可以給它們命名。為什麼要先在男人面前展示這些動物?為什麼上帝沒有立即創造女人?這看似是打斷了先前的敘述,其實是在為後續的事情鋪路。「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20節)。」 這裡的重點是說人類並不真正屬於動物,無論他們可能與動物有什麼共同的特點。在所有的動物中,沒有找到一個適合作亞當的幫助者,沒有一個與他同類的受造物可以跟他一起完成上帝的呼召。因此,上帝造了一個女人,她是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23節)」。像亞當一樣,她也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樣式被造的(一28)。他們要一起努力完成上帝賦予的工作,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上帝造了第一個男人和女人,而所有後來的人類都會藉由他們而出現。上帝所做的,現在的男人和女人要繼續做,因為他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樣式被造的。

可悲的是,男人和女人離棄了上帝,落入了罪中,試圖變得更像上帝(三5);為自己決定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上帝的形象被玷污了。上帝造人原是正直,但他們尋出許多巧計(傳七29)。他們的後裔也同樣會背負這被玷污的形象(羅五12-21)。

然而,上帝的形象並沒有完全喪失,所剩下的仍然足以維持人類生命的神聖性,而這種神聖性是以上帝的形象為基礎的。創世記九6指出:奪取無辜之人的生命就是冒犯上帝的形象,所以必須受到死亡的懲罰。人作為上帝的形象,應當要成為生命的給予者,而不是無辜生命的奪取者。當我們成為殺人犯的時候,我們就違背了自己的人生目的,喪失了那原本遮蓋我們的神聖保護。我們的生命對上帝來說是如此的特別,以至於就連野獸一旦奪取了人的生命,也要被處死(創九5;出二十一28-32)。

此外,我們要敬重上帝,用我們的言語讚美他,所以我們決不能詛咒那些按照上帝的樣式受造的人(雅三:9)。整個人類倫理學的基礎就是「上帝的形象」。丈夫必須愛他們的妻子,就像基督愛教會一樣(弗五25-27)。父親必須管教和指導他們的孩子,就像主對他的孩子所做的一樣(六4)。母親的安慰是上帝的安慰的形象和樣式(賽六十六13)。世上的主人應當反映出天上的主人的公正和公平(弗六9;西四1)。雖然罪極大地玷污了上帝在我們裡面的形象,但靠著上帝在基督裡的恩典,這個形象被更新了(弗四24;西三10)。如果我們靠著這恩典而活,人們就會看到我們的好行為,並把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太五16)。當我們的恢復完成後,我們將永遠活在上帝的面前,披上祂的榮耀(啟21-22),真正成為與祂「同類」的人。感謝上帝。

本文原發表於《桌邊談》雜誌。

Mark E. Ross
Mark E. Ross
馬克-E-羅斯博士是南卡羅來納州哥倫比亞的厄斯金神學院的系統神學教授,他是Let’s Study Matthew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