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指导我们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请耐心祷告
2021年10月23日
总要做些什么
2021年10月27日

请指导我们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世代传承系列的第三篇。

威廉·斯蒂尔(William Still)影响了二十世纪后半叶的整整一代牧师,他的影响不可估量。虽然斯蒂尔现在与基督同在荣耀中,但直到二十一世纪,他的事工仍在影响大西洋两岸的牧师。我毫不怀疑,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甚至是几个世纪里,这种影响将会持续存在。他在苏格兰格拉斯哥(Glasgow)的吉尔科姆斯顿南教会(Gilcomston South Church)五十二年的服事中,在解经式讲道(expository)和牧养事工这两方面的工作产生了全球性的影响。这主要归功于斯蒂尔常年将精力倾注在年轻传道人的生命中,帮助他们预备服事──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这样。世界各地许多有恩赐和受人爱戴的牧师都曾在吉尔科姆斯顿南区向斯蒂尔学习过一段时间。从各方面来看,威廉·斯蒂尔都是牧师导师中的佼佼者。

作为一名年轻的神学院学生,我时常听到辛克莱·傅格森(Sinclair Ferguson)谈到斯蒂尔对他的个人生活和服事预备的影响。他的导师对他倾囊相授,每谈至此他都深表感谢,此时我心中也都会涌现出一种渴望,希望也能体会到同样的祝福。然而,有两个障碍摆在眼前。第一是我对拒绝的恐惧。我不敢问我所景仰的人是否愿意指导我,因为我害怕他们可能会拒绝我。第二是我觉得他们可能对此不感兴趣。我最敬佩的牧师们似乎都在忙自己的事工,无暇指导正在预备参加事工的年轻人。不管这种担心是对是错,也不管我的看法是真是假,我确信的是:我没有请求长者的帮助,他们也没有主动寻求要帮忙。这些年来我和其他牧师很常聊这个话题,这是我们共同的感受。

我们迫切地需要敬虔的、有智慧的长者,就是那些愿意舍己向年轻人开放自己的家、自己的心、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生活的年长的弟兄姐妹。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的父亲常常祷告求主〝使我们的智慧超过我们的年岁〞。主回应这样的祷告的方法之一,就是将有智慧和有经验的人带入我们的生活并指导我们。上帝使用一些人来拓展祂的国,他们在我们以先已经勇敢地经历了风暴,我们迫切地需要这些人的智慧。艾萨克·牛顿(Issac Newton)说得很对:〝如果我看得更远,那也只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如果我们阅读前人的著作就大有收获,那么愿意为我们付出并倾尽所有的人的友谊和指导,也同样会使我们大受裨益。

如何指导人是有圣经根据的。无论是在律法书、智慧文学、先知书、福音书、使徒行传,还是新约书信中,关于指导的例子比比皆是:摩西指导约书亚,大卫指导所罗门(可以思想整本箴言中父亲对儿子的十次训诲),以利亚指导以利沙,耶稣指导门徒,彼得指导约翰·马可,使徒保罗倾其一生奉献自己──不仅在服事教会这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一直在指导他属灵的儿子提摩太。

教会历史也记录了许多至关重要的指导者。使徒约翰指导了早期教会的牧师和神学家坡旅甲(Polycarp),后者又指导了里昂的爱任纽(Irenaeus)。米兰教会的安波罗修(Ambrose)指导了希坡的奥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正如奥古斯丁所说的那样:

那位属神的人像父亲一样接纳我,并以仁慈的、主教般的良善对待我的变化无常。我开始爱他…像人爱自己那样爱他。我开始认真地听他向人们讲道…我紧紧抓住他的话不放。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背后站着约翰·冯·施陶比茨(Johann von Satupitz)。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坐在威廉·法雷尔(William Farel)的脚边。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我们迫切地需要敬虔的、有智慧的长者,就是那些愿意舍己向年轻人开放自己的家、自己的心、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生活的年长的弟兄姐妹。我们需要他们将多年来所学的经验传授给我们,需要他们为我们树立榜样,供我们学习。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他们对我们有爱心,像朋友一样,和我们一起走过生活和事工中日复一日所面临的挑战。请指导我们。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Batzig Nicholas
Batzig Nicholas
尼古拉斯‧巴齐格牧师(@Nick_Batzig)是南卡罗来纳州查理顿Church Creek 美洲长老教会的资深牧师,也是林格尼尔福音事工的副主编。他在Feeding on Christ上发表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