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的、使徒性的、圣而公之教会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新约的基督论
2024年06月23日
“圣洁的”教会是什么意思?
2024年06月27日
新约的基督论
2024年06月23日
“圣洁的”教会是什么意思?
2024年06月27日

独一的、使徒性的、圣而公之教会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独一的、使徒性的、圣而公之教会系列的第一篇。

“单一国度,不可分裂,自由正义全民皆享……” (美国忠诚宣誓誓词)我们这样宣誓,也为之争论不休(尤其是誓词中“上帝之下”这个部分)。但这是事实吗?美国实际上有多团结?我们很难说林肯所追求的“更完美的联合”是和谐的。我们国家在道德标准、哲学思想和宗教信仰上都是分裂的。然而,我们仍然保持着外在的形式上的和组织上的统一。我们有联合,却没有合一。

正如美利坚“合众”国一样,基督教会的合一也是如此。教会的“合一”是定义教会的四个经典描述词之一。根据尼西亚会议(公元325年)的结论,教会是圣洁的、大公性的以及使徒性的。

今天很少有教会重视使徒性这个特质,关注圣洁这个面向的教会就更少了。当这两个品质在信徒心目中变得无关紧要时,谈论大公性和合一性就只是空想了。

从组织上来说教会的分裂是令人感到无望的。“普世教会合一运动(Ecumenical Movement)”的诞生并没有为教会带来合一,反而使教会经历了更多的分裂。在圣公会(Episcopal Church)决定任命一位仍然不悔改的同性恋人士为主教之后,教会不合一的危机变得举世瞩目。

合一是一个虚假的盼望吗?这种历史性的表达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吗?

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考虑教会合一的本质。

首先,教会最深层和最重要的合一是其属灵上的合一。尽管教会形式上的合一与实质性的合一不可分割,但我们可以对两者进行区分,也必须这样做。

奥古斯丁最深刻地阐述了有形教会(visible church)与无形教会(invisible church)之间的区别。这种经典的区分并不是说奥古斯丁将教会分为肉眼可见的和肉眼看不见的这两种。那么他所设想的是不是“地下”的教会和地上教会的区别。

并非如此,他所描述的是一个教会中的教会。奥古斯丁从我们主的教导中得到线索,他认为世上的教会都是同时包含“稗子”与“麦子”的团体,一直到主再来、在荣耀中洁净祂的教会之前,稗子都会和基督的花园中的花草一起生长。

由于教会中的麦子和稗子是同时存在的,也就是说信徒与非信徒、重生的人与没有重生的人是同时存在在教会中的,奥古斯丁将这样的教会描述为一个“混合体”(corpus permixtum)。而无形教会是由真正的信徒组成的,她是由重生的人,或者用奥古斯丁的话说,是由“选民”组成的。

耶稣明确指出,有一些人,实际上是许多人,虽然宣称自己信,但他们并不是真的信。耶稣在登山宝训中提出了一个郑重其事的警告,这个警告是整个讲道的高潮: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21-23)

耶稣在其他地方也提到,人们用嘴唇尊敬祂,心却远离祂。稗子也宣称他们的劳苦是为了基督的缘故。然而,耶稣拒绝他们。祂会请他们(确切地说是命令他们)离开。祂会宣告他们从来就不是祂真教会的一部分。“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不是说这些人曾经是绵羊,后来变成了山羊;而是说他们是犹大之子,从一开始就是不信之人。

我们还注意到,耶稣说这些自称为信徒但实际上并没有重生的人有“很多”。这应该让我们更加谨慎地评估我们传福音的方法和技巧是否成功地帮助人信主。当我们假设在台前回应呼召、“为基督决志信主”或跟着诵读“认罪祷告”的人都已回转归信时,我们往往对“传福音的统计数据”过于乐观了。这些工具可以帮助衡量人们是否口里相信,但透过这个宣誓看不见人的内心,我们能看到的只有宣信之人结出的果子。然而即使是果子也可能是具有欺骗性的。我们的目光无法穿透人的外表,唯有神才能鉴察人心。

奥古斯丁还坚持认为无形教会本质性地存在于有形教会中。出于神特别的护理,可能有极少数的真信徒没有与有形教会中的信徒有连结,例如十字架上的强盗,他就没有机会参加地方教会的会员课程。

然而,大多数情况下,无形教会真正的成员就在于有形教会中。尽管一个真正重生的人所属的有形教会可能与另一个重生之人所属的教会不同,但这两位信徒实际上已经在一个真正的、无形的教会中联合了。

信徒的合一根植于基督与祂教会的神秘联合。《圣经》提到当一个人重生时会发生双向的交换。每个归信的人开始“在基督里”的时候,基督也进入他里面了。如果我在基督里,你也在基督里,并且基督在我们里面,那么我们就经历了在基督里深刻的合一。

耶稣在《约翰福音》十七章中为跟随祂的人的合一所作的大祭司祷告并没有失败。神确保了信徒之间的合一,尽管这种合一是无形的,但却是无比真实的,这种合一的纽带是建立在一主、一信和一洗的基础之上的。

本文选自《独一的、使徒性的、圣而公之教会》系列合集。

R.C. Sproul
R.C. Sproul
史普罗博士(R.C. Sproul)是林格尼尔事工的创始人,佛罗里达州桑福德市圣安德鲁教堂的第一任讲道及教导牧师,以及宗教改革圣经学院(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第一任院长。他是一百多本书的作者,包括《神的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