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使我的靈魂甦醒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2021年05月10日
祂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2021年05月14日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詩篇二十三篇 系列的第章。

對於基督徒來說,聖經中那些熟悉並帶來安舒的經文可能會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已經聽過很多次了。我們已經讀過很多次了。很可能我們也都已經在講道中聽過很多次了。結果呢,當我們讀到這些經文、或是聽到別人把這些經文給唸出來、傳講出來的時候,我們就不再去思想它們了。我們以為我們知道它們的意思。所以,有時當我們讀到這些經文的時候,最好要停下來,逐句逐字地去讀它們,問問自己它們的意思是什麼。仔仔細細地默想這些經文,是對我們有益的,讓我們可以重新聽到它們,重新聽到上帝的道在對我們說話。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這句話是由四個簡單的英文單字構成的。在希伯來文中則是兩個簡單的希伯來文單字。但它們的意思是什麼?它們對我們說了什麼?它們應當對我們說什麼?我們看到有牧羊人與羊群的畫面。第2節中的畫面很清楚。我們可以看到平靜的溪水旁有茂盛的草地,羊群躺臥在牧羊人的注視下。但「祂使我的靈魂甦醒」是怎麼一回事?這讓人想到什麼畫面?我們如何看到牧羊人恢復他羊群的靈魂?我們很容易想到,也許大衛在這裡把目光從羊轉移到人身上。但下面的句子也是指羊群和牧羊人的帶領,讓我們不得不思考這句話與前後文的關聯。

那使我們靈魂甦醒、纏裹我們的傷口、醫治我們的疾病、並在我們軟弱時賜給我們力量的,就是我們的好牧人。

祂使人靈魂甦醒。正是在這一點上,我們從其他有關牧羊人的經文中得到幫助。也許舊約中最好的牧羊人經文是以西結書三十四章。當耶穌在約翰福音十章開始講到好牧人時,祂很可能就是在想這段經文。在以西結書三十四章,我們聽到主譴責以色列的牧人。他們一部分的罪過就是他們沒有把走失的羊帶回來(4節)。當主在這段經文的後面說祂自己要作他們的牧人時,祂說祂要把走散的羊帶回來(16節)。這就是我們要找的關聯。我們想到羊的時候,腦中的畫面往往是一群羊安然地躺在草地上,卻忘記了羊其實不是這樣的動物。牠

們會站起來。牠們會四處走動。牠們會走失。牧羊人的任務就是把牠們帶回來。所以,在詩篇中,我們看到牧羊人積極地去尋找那些走失的羊,並把牠們帶回羊群。這令我們感到安慰,因為知道我們的好牧人不會讓我們迷失太遠。祂會把我們找出來,把我們帶回羊群。

我的靈魂,我的生命,我的‘‘nephesh”。 好牧人不僅會把離群的羊帶回來,而且還會把生命給予死去的羊。我們原先死在過犯和罪孽中,而我們的好牧人給了我們新的生命。好牧人使那些軟弱、生病或受傷的羊重獲力量、得到醫治與纏裹(結三十四16)。祂使他們恢復完全的生命,使他們再次能夠站立、行走、進食,作為羊群的一部分而自立。我們的舊生活使我們不僅死在罪中,也使我們軟弱、生病、被罪損害。而那使我們靈魂甦醒、纏裹我們的傷口、醫治我們的疾病、並在我們軟弱時賜給我們力量的,就是我們的好牧人。

我們的靈魂不僅是我們的生命,也是我們「食慾」的所在。好牧人在使我們的靈魂甦醒時,也使我們開始如飢如渴地渴望公義。祂餵飽這樣的飢餓,祂滿足這樣的饑渴。我們的靈魂也是我們情感的所在。好牧人在使我們的靈魂甦醒時,也使我們在夜晚的哭泣後獲得早晨的喜樂。祂使我們的哀傷變成舞蹈。祂除去我們悲傷和痛苦的麻布,給我們喜樂的新衣。靈魂有時也指我們的精神行為,我們的思想和知識。好牧人在使我們的靈魂甦醒時,也恢復了我們的思想和知識。我們開始以一種新的方式理解事物。曾經不過是紙上文字的經文開始有了意義。我們開始聽到、理解和認識我們牧者的聲音。我們聽到了祂的呼喚,我們回應並跟隨祂的帶領,即使祂將帶我們走過死蔭的幽谷。

雖然這篇詩經常被當作是對個人的應許,但我們的甦醒並不單只是個人的層面而已。好牧人從來不是只牧養一隻羊的牧者。祂是羊群的牧者。在甦醒群羊個別的生命時,祂也甦醒了羊群整體的生命。祂使羊群成為一群健康強壯的羊,能夠為了羊群的利益而聯合起來。

除了新生命之外,這一切的甦醒都不是瞬間的。病人和傷患的醫治是需要時間的。弱者需要時間才能強壯起來。食慾和心思的更新也需要時間。好牧人利用羊群來甦醒個別的羊隻。當個體變得更強壯時,他也會被牧人使用,使其他的靈魂得到甦醒。願我們樂於讓我們的好牧人甦醒我們的靈魂,使我們也可以被祂使用,去甦醒他人的靈魂。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Benjamin Shaw
Benjamin Shaw
班哲明‧蕭博士是佛羅里達州桑福德改革宗聖經學院的舊約教授,並著有《傳道書:這墮落世界中的生活》(Ecclesiastes: Life in a Fallen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