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在好人身上?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上帝不公義嗎?
2021年06月16日
聖經和科學相容嗎?
2021年06月21日

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在好人身上?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難題解答 系列的第九章。

兒童罹患骨癌?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敢這樣做?你怎麼敢創造一個有這麼多苦難的世界、而且這些苦難還不是我們的錯?喜劇演員史蒂芬佛萊(Stephen Fry)是一位直言不諱的無神論者;他用這些振振有詞的話語,向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表達了一個至關重要的議題:如果上帝是至善且全能的,如聖經所說的那樣,那麼為什麼祂允許好人遇到壞事?所有的人都會面對這樣的事:摯友被診斷出絕症;鄰居的孩子被虐待;海灘咖啡館發生恐怖攻擊;颶風摧毀了整個島嶼。當懷疑論者提出這個問題 ─ 或者當基督徒同胞、或者當你提出這個問題時 ─ 什麼樣的回答才是符合聖經的呢?

我們必須區分並仔細思考這個問題的兩個部分:腦袋/理智的方面,和心/情感的方面。在受苦的時刻,以腦袋為導向的回答(例如,說「這是上帝的旨意」) ─ 即使在教義上是正確的 ─ 也未必是痛苦的靈魂所要的良藥。一般來說,在這種時刻裡,應當首先要溫柔地去回應。但這個溫柔回應必須以理智為基礎,所以我們現在要從理智這方面開始講起,然後再繞回情感的方面。

腦袋/理智方面的議題可以這樣描述:好人所受的苦難會否定上帝的真實嗎?因為如果祂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那豈不是證明說祂不是良善的、不是全能的,或者根本不存在?對此,我們應該給出四個回應。

如果我們只是受制於物理和自然選擇的原子,那麼苦難是不存在的。

1. 這個問題根據「善」和「惡」這樣的東西來開頭。提問的人認定一個東西/一個人/一個事件(地震、希特勒、恐怖主義)是「惡」,而另一件事(受苦的個體)是「善」。但提問者如何知道什麼是「惡」或「善」呢?不是靠個人觀點,因為人們仔細想想後就會發現,「惡」的人(希特勒或ISIS之類的人)並不認為他們自己是惡的。事實上,任何人若要對邪惡提出任何抗議,都需要在任何一個單一的個人或文化之外有個區分善惡的標準;而這個標準只能來自於上帝,並且這個標準也已經向所有人啟示了(羅一19-20;二12-16)。

2. 這個問題的前提是:好人的苦難是有意義的。岩石和樹木不會受苦。即使是發生在生物身上的壞事也是相稱的;當一場海嘯摧毀了數百萬隻螞蟻時,很少有人會因此對上帝發怒。然而,人類苦難的意義對所有人來說都是直觀的,並意味著人類有獨特的尊嚴,而這尊嚴正受到苦難的破壞。這種尊嚴只能由上帝賦予。如果我們只是受制於物理和自然選擇的原子,那麼苦難是不存在的。

3. 這個問題假定說上帝從來沒有好的理由來解釋苦難。但根據聖經,上帝確實有這樣的理由,即使我們不喜歡或不理解。苦難有時是由於受造物的墮落狀態(羅八19-22)而發生的。苦難有時是上帝對罪的懲罰(士二11-15),儘管並不總是如此(約九1-3)。上帝可以允許撒旦帶來苦難(伯一-二)。苦難可以顯示上帝的公義(羅九19-26)。苦難可以促使罪人悔改(詩一百一十九71)。苦難可以用來推進上帝的國度(彼前四12-19)並使我們成聖(羅五3-5;雅一2-4)。壞事發生在好人身上,最驚人的例子實在就是耶穌的死;祂的死成就了救贖(徒二22-24;四8-12)。但有時候,當面對最無理、最莫名其妙的壞事時,我們只能相信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自己的道路(羅十一33-36)。

4. 最後,這個問題若要成立,就必須要有「好人」這樣的人存在,然而聖經和生活經驗都證明了我們所有人都是破碎且卑鄙的(羅三10-18)。事實上,我們該問的問題可能其實是:既然我們都這麼壞,為什麼還有好事發生在我們身上?懷疑論者認為,宇宙運作的基礎是「行善,得善;行惡,得惡」。如果這個觀點是準確的,為什麼卑鄙至極的人卻能亨通順遂?除了聖經的世界觀之外,沒有其他的世界觀可以解釋這一點。聖經揭示說每個人都有罪,以及上帝為了自己的目的對每個人施以仁慈(太五45) ─ 直到最後的審判日,屆時萬事萬物都將被改正。

現在,我們回到心/情感的議題上。當壞事發生時,痛苦和悲傷常常讓我們覺得上帝在那一刻好像不存在似的。基督徒該怎麼做呢?或許該等到烏雲散去的時候,再來處理腦袋/理智的議題。在密佈的烏雲中,我們要藉著從上帝那裡得到的慈愛安慰來安慰那些正在受苦的人(林後一3-7)。我們要與他們一同悲傷(羅十二15)。我們要與他們一同坐在灰燼中(伯二11-13)。我們要彼此承擔重擔(加六2)。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用愛心把他們引向耶穌,這位為了救贖我們而受了最嚴重的苦難的好人;祂擦去了我們的眼淚,並應許說有一天這一切都會得到解決(啟二十一4)。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Greg Lanier
Greg Lanier
格里戈‧拉尼爾博士是佛羅里達州奧蘭多改革宗神學院的新約助理教授,也是佛羅里達州瑪麗湖河橡樹教會的助理牧師。他有許多著作,包括《聖經是怎麼來的?》(How We Got the B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