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逆的代表,顺服的代表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使用恩典的管道
2021年10月13日
双重医治
2021年10月16日

悖逆的代表,顺服的代表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系列的第二篇。

使徒保罗并不相信人类基本上是做坏事的好人。在写给罗马人的书信的开头几章里,保罗致力于提出这样一个主张:除了耶稣基督之外,每个人本质上都是不义的、有罪的、配得死亡的。保罗总结道:〝犹太人和希腊人都在罪恶之下〞(罗3:9)。

这幅凄凉无望、暗淡无光的关于人性的图景提出了至少两个问题:为什么人类的堕落是宇宙性的、没有例外的?以及,在上帝公义的定罪之下、无力从神圣的审判中自救的罪人还有任何希望吗?

保罗在《罗马书》中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解答了这两个问题。我们作为罪人的困境起源于亚当,而唯一的希望则在第二个亚当耶稣基督里。在《罗马书》第五章12-21节中,使徒帮助我们看到亚当和耶稣这两个人各自的工作分别是如何影响所有人的。

在《罗马书》第五章14节中,保罗说,亚当 〝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那人就是耶稣基督。像耶稣一样,亚当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虽然耶稣不仅仅是人,但祂确实是一个真正的人。保罗在此肯定了亚当和耶稣之间的对应关系。在《哥林多前书》中,使徒的话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亚当是 〝首先的人〞,那么耶稣就是 〝末后的亚当〞(林前15:45)。亚当是 〝头一个人〞;耶稣是 〝第二个人〞(第47节)。亚当和耶稣是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在首先的人和末后的亚当之间没有其他人,在亚当之前没有其他代表存在,在耶稣之后也没有。保罗告诉我们,世界上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任何一个人,不是被亚当代表,就是被耶稣代表(见第47-48节)。正是在这种关系的背景之下,代表人所做的事才会成为被代表的人所拥有的产业。

在《罗马书》第五章中,保罗进一步将这些代表关系放在显微镜下观察。使徒想让我们看到,亚当〝一次的过犯 〞是如何影响所有在亚当里的人的。他这样做是为了帮助信徒看到,基督的顺服和死亡是如何影响那些在基督里的人的。

保罗在《罗马书》五章12-21节中使用的一些最重要的词都出自法庭术语。〝定罪〞 (condemnation)一词属于那些在亚当里的人,与之相对是〝称义〞 (justification),属于在基督里的人(第16、18节)。第19节中常被翻译为〝成为〞(made)的词(〝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强调是事后加上的]),更准确的翻译是〝指定为〞(appointed)。保罗在这节经文中的重点不是说亚当的罪把我们变成了一个个罪人,也不是说耶稣的顺服把我们变成了一个个义人。他在这里的意思是,鉴于亚当的不顺从,亚当所代表的人都从属于一个新的法律类别(罪人)。同样,由于耶稣的顺从,祂的子民被获准进入一个新的法律类别(公义)。

上帝没有给我们我们所应得的。祂给了我们基督所应得的。

这种涉及代表和被代表的、描述交换(transaction)的神学术语是归算(imputation)。有一个神学术语专门描述这种涉及代表者与被代表者的交换(transaction),就是归算(imputation)。亚当的罪被归算到(被算作accounted,被看为reckoned)他所代表的所有人身上。由于这一归算的结果,所有 〝在亚当里〞的人都被定罪。也就是说,他们要为亚当归算在他们身上的某一个罪而接受上帝神圣的公义审判;另一方面,基督的公义也被归算给所有祂所代表的人。作为这一归算的结果,所有 〝在基督里 〞的人都是公义的。上帝将他们看作是义的,不是因为他们所做的、正在做的、或将要做的任何事情。基督完美的顺服和完全的满足是上帝称罪人为义的基础;上帝将这义归算给他们,他们唯独通过信心领受。

《罗马书》第五章12-21节的两个归算提供了上述两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义人,连一个人也没有〞(罗3:10)的原因是,除了第二个亚当之外,所有的人在本质上都在亚当里被定罪。保罗告诉我们,与普遍的定罪相伴的是普遍的堕落。正是由于亚当第一次的罪被归算给全人类,因此所有的罪人从受孕的那一刻起,就从他们的父母那里继承了堕落的本性。

由于这些原因,从〝在亚当里〞的人身上,或在他们之间,我们都找不到盼望,也得不着帮助。但罪人是有途径可以得到盼望和帮助的,就只有在耶稣基督那里才能实现。耶稣是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亚当。唯有通过对基督的信心,罪人才能得到基督的义。只有在这个公义的基础上,罪人才被称义。罪人的罪被赦免了,他在上帝的法庭上就被算作是义人。与基督联合并通过信心在祂里面得称为义,信徒就在圣灵的能力中照着基督的形象样式而改变。

人们常常以一个摘要性的反对来表达对保罗在《罗马书》第五章12-21节的教导的困惑:〝不公平!〞 许多人会问:〝上帝为了别人所做的事惩罚我,这样真的公平吗?毕竟,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是否愿意被亚当代表,公义良善的上帝怎么可以因此而定我的罪?〞

这种反对是严肃的,且值得我们深思。事实上,上帝在亚当和人类之间建立的代表关系恰恰突显了上帝的善良、主权和公正。上帝如何对待伊甸园中的亚当,这正是上帝良善的证据,这涉及亚当所代表的每一个人。上帝将亚当创造成一个公义的人。亚当的思维、选择、感觉和行为都是全然无罪的。上帝把亚当安置在乐园里,允许他享受乐园的丰盛,并向亚当许下了赐他永生的承诺,只有要求亚当在一段时间内不要吃园中某一棵树上的果子。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比这对我们的代表亚当来说更为有利的情况。上帝与亚当所立之约的每一个细节都反映了上帝的良善。我们作为罪人,生活在罪恶的世界里,生活在罪人中间,会有比作为我们代表的亚当在伊甸园里的生活更有盼望的情形吗?

上帝在亚当和他的自然后代(ordinary offspring)之间指定的代表关系也同样见证了上帝的主权和公义。亚当和我们都是上帝之手的创造物。上帝有权以祂想要的方式安排我们的生活,而我们无权要求上帝承担任何责任(罗9:19-20)。在上帝的行动中从没有做过任何对我们不公的事。恰恰相反,祂总是按照自己的公义行作万事。

当我们思考上帝在亚当和人类之间所建立的关系时,我们应该记住至少两件相关的事。首先,上帝没有在天使之间建立这种关系。每个天使都独立地站在上帝面前。有些天使始终顺服于上帝,而其他天使后来则堕入罪恶。上帝没有为这些堕落的天使设立中保,也没有为他们预备怜悯的救恩。他们 〝不守本位、离开了自己的居所,被用锁链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犹6)。

第二,正是通过我们在亚当里落入罪中的那种同样的代表关系,上帝也是这样救赎了堕落的、不配的罪人。唯独当罪人透过信心与耶稣基督联合,他的状态就从被定罪转变成被称义,他是白白地得到了耶稣基督的公义。罪人接受公义的礼物并不是因为他自己已经做了、正在做、或将要做的任何事情。相反,是上帝恩慈地将这义归给了罪人,而罪人则通过信心接受这义。就这种信心也是上帝的礼物(弗2:8;腓1:29)。

由于这个原因,作为基督徒,我们看着自己在基督里得到的救恩也会说:〝不公平!〞 我们说这句话时,不是攥紧拳头、充满了愤怒与不屑,而是张开双手赞美和感谢。福音的好消息是,上帝没有给我们我们所配得的东西,我们配得的是永远的咒诅。但上帝将我们的罪放在耶稣的十字架上,当我们相信时,祂把祂儿子的义算在我们身上(林后5:21)。上帝没有给我们应得的,而是给了我们基督应得的,祂以祝福代替诅咒,以公义代替定罪,以生命代替死亡,以希望代替绝望。上帝在这样做的时候就显明了祂的义,也称那些信祂儿子的人为义(罗3:26)。

在审判的那一日,不悔改的罪人将无可推诿(罗2:1-11)。他们将被公义地审判和定罪,他们的〝口将被塞住〞(罗3:19)。在那一天,我们作为被救赎的人将没有任何可夸之处。所有的颂赞和荣耀都将归于第二个亚当,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

这一天还没有到来。在那之前,基督徒可以开始在思想和行动上,在言语和工作中赞美基督。我们可以将人带到上帝面前,上帝有丰富地怜悯,因祂爱我们的大爱,使那些死在罪恶过犯中的人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4-5)。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Guy Prentiss Waters
Guy Prentiss Waters
华特斯博士是密西西比州杰克逊改革宗神学院 James M. Baird Jr. 教席的新约教授,也是美洲长老会的一名教导长老。他是《耶稣如何治理教会》一书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