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论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
2021年02月24日
经过许多危险网罗
2021年03月04日

争论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争论系列的第一章。

译注:本篇文章的中文翻译系来自《约翰牛顿书信选集》(改革宗翻译社,译者:郭熙安)。

一位牧师正准备撰文批评另一位牧师,说他缺乏正统,于是先写了一封信给约翰牛顿来表明意图。请往下阅读约翰牛顿的回复,或浏览《桌边谈》杂志二○一二年五月号;该期内容专门讨论争论的主题。

亲爱的先生,

由于你可能会陷入争论之中,而且你对真理的爱掺杂了属血气的热心;基于我们的友谊,我为你感到担忧。你站在最强的这一方,因为伟大的真理必要得胜;以致对方因位居劣势,就会想办法利用其他的优势来取胜于你。我并不担心争论这件事;但我盼望你能得胜有余,不仅向你的仇敌夸胜,更向你自己夸胜。倘若你无法胜过你自己,你就有可能会受伤;这种伤会让你在得胜时仍旧哀哭。为了避免你受这种伤害,我要带你思想某些事;你若能好好看待这些事,那将会为你穿上盔甲。你也不会像大卫抱怨扫罗的盔甲那样,说它太过笨重、难用;因为你很容易就能看出,它是取自那为基督徒战士预备的军火库─上帝的话。我认为你必定不会介意我的坦率直言,在此我便免除客套。我按着次序,扼要地提出三点提醒,分别是关于你的对手、大众和你自己。

你的对手

论到你的对手,我盼望你在动笔反驳他以先,在思索怎样回应他的期间,能恳切地为他代祷,求主教导、赐福他。这么做能直接影响你的心,使你对他流露出爱和怜悯;而这样的心态对你所写的每一个字都有好的影响。

如果你认为他是信徒,只不过在彼此争辩的主题上他犯了大错,那么,大卫为了押沙龙而对约押所说的话,「要为我的缘故宽待他」(参撒下十八5),如今仍非常适用于你。上帝爱他、宽待他,因此你不得轻看他、严厉待他。主也同样宽待你,而他期待你能温柔待人,因想到自己也需要多得上帝的赦免。过不了多久,你们会在天堂见面;那时,你与他的亲密程度远超过此刻你在地上最亲近的朋友。你要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你或许认为有必要反驳他错误的思想,却仍要视他为亲近的肢体,将来要与他同在基督里永享福乐。

但是,如果你认为他是一个尚未归信的人,仍与上帝为敌,藐视祂的恩典(若缺乏充足的证据,你应该不愿意作这样的假设),那你就应当怜悯他更胜于恼怒他。唉!他所做的,他不晓得。(参路廿三34)但是,你晓得是谁使你和别人不同。如果上帝按着祂的主权,定意作出相反的安排,使你成为他现在的模样,而他取代了你的角色,那么,他也会极力为福音争辩。按着本性说,你们两位都是瞎眼的。你若注意到这一点,你就不会斥责他、恨恶他,因为主随己意开了你的眼,却没有开他的眼。

对于涉入争论的人,我们(所谓的加尔文主义者)的原则很明确地吩咐我们要温柔谦和待人。其实,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没有能力改变自己,没有能力打开自己的眼睛,也无法软化自己的心,因此,他们会顽固、冒犯我们并不足为奇;我们若相信这点,我们就不该争竞,而是要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上帝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后二25)如果你渴望借着自己所写的来纠正错误,那你必定会小心避免在瞎子的路上放下绊脚石,也不会使用那些会激怒他们、或加深成见的表达方式,使他们更不可能认错(根据人的经验)。

大众

借着出版书册,你将向大众发出呼吁;届时,你的读者可以分成三类。第一,原则和你不同的人。对于这类人,你可以参考我前面所说的。虽然你主要是针对一个人,但有许多人和他一样;因此,无论是对一人或百万人,都适用同样的道理。

第二,有一些人很少思想信仰的事,也没有自己的定见,但他们首先支持的观点,必定是他们所认定的好人所提出的。这些人的能力不足以判断教义,却足以判断作家的心态。他们知道温柔、谦卑、仁爱是基督徒的性情;虽然他们喜欢把恩典的教义当作是纯粹的观念和推理,就算有人采纳了,也无法对他们的行为产生好的影响;但是他们仍期盼从我们(承认这些原则的人)身上看见合乎福音训词的性情。一旦我们背离了的精神,他们很快就能察觉到,并且让他们更有理由藐视我们的论点。从日常生活的观察中,我们就能验证这项圣经真理:「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上帝的义。」(雅一20)如果我们以怨恨、愤怒、谩骂、嘲讽的方式来表达我们的热心,或许我们以为自己是在为真理效力,实际上却是毁坏真理。我们争战的兵器(唯一能攻破错谬、坚固营垒的)本不是属血气的,而是属灵的;完全出自圣经和经验的论点,再加上温和的口气,便能说服读者;不论我们能否使他们信服,都盼望他们的灵魂得保全,并且争论都只是为真理的缘故;如果我们能够让他们相信,这些就是我们行事的动机,那么我们的目的就达成一半了;他们也能更冷静地考虑我们的提议;如果他们仍不同意我们的意见,他们至少不得不赞许我们是出于一片好意。

还有第三类读者:他们抱持着和你相同的观点,也即将接受你的论述,因着你清楚巧妙地阐明你的主题,就更加印证、确立了他们对圣经教义的观点。如果你的写作兼具仁爱与真理的原则,你能使他们得造就;否则,你可能会害他们招损。有一种老我的律使我们鄙视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这经常影响着我们,让我们自以为是在为上帝大发热心。

我十分相信,阿民念主义的主要观点不仅源自人心的骄傲,也从人心的骄傲得着滋养;然而,我更乐见一个事实:持相反立场的另一方,也就是接受所谓加尔文教义的人,都有谦卑的表现。我认为,我所认识的一些阿民念主义者,他们由于缺乏清晰的亮光,一直不敢接受白白恩典的教义,但他们却在主的面前显出某种程度的谦卑。

而我也恐怕要说,有些加尔文主义者,他们自认是谦卑的,并在口头上轻看万物,把一切荣耀都归给上帝,只是他们的心如何,他们并不知道。不论什么,只要是叫我们相信自己比别人更有智慧、更善良,以致于藐视那些不认同我们教义、或不加入我们阵营的人,那都是自义心态的证明和果子。自义可以激发行为,也可以助长教义;一个人可以有法利赛人的心,脑袋里却有正统的思想,承认受造物的不配以及白白的丰盛恩典。不只如此,我还要说,就连那些最美善的人也未能摆脱这酵的影响,因此,很容易把对手当作数落的对象,而觉得自己优越的判断很了不起。大部分的争论不但没有节制、反倒往错误的方向发展;因此,整体而言,这些争论并不能带来什么好处。这些争论惹怒了那些应该要被说服的人,也让那些应该得造就的人变得自满。盼望你的表现能流露出真正谦卑的心,并成为激发别人谦卑的管道。

你自己

最后,我要谈谈在你当前的作为里,关乎你自己的部份。为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争辩,似乎是一项值得称许的服事;我们受命为真理竭力争辩,并驳倒那争辩的人。如果这样的争辩在过去是合宜的,那么,在现今错误比比皆是、每项福音的真理都被直接否定或严重扭曲之际,这种争辩也是合宜的。

可是我们发现,涉入争论的作家很少不受争论伤害的。他们要不是越来越觉得自己很重要,就生出了忿怒争竞的心,再不然就是在不知不觉中,焦点逐渐偏离与信仰生活直接相关的事物,而花费时间、精力在那些顶多是次要的事上。这就显示,服事有其荣耀的一面、也有其危险的一面。如果人赢得了辩论,叫对手哑口无言,却同时丧失了温柔谦卑的心(这是主所喜悦的心,并应许要与这样的人同住),这又有什么益处呢?

你的目的无疑是好的,但你必须警醒祷告,因为你会发现,撒但就在你右边抵挡你;牠会尽量贬损你的观点;尽管你原先是为上帝的旨意争辩,倘若你不依靠主的保守,你就可能会变成为自己的意思争辩,并且生发违背真平安的性情,阻碍你与上帝的相交。

要小心提防在辩论中掺入个人恩怨。如果你认为自己遭受恶待,那你就有机会表明自己是耶稣的门徒,因「祂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彼前二23)这是我们的榜样,因此,我们为上帝发声、写作时,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因我们是为此蒙召(参彼前三9)从上头来的智慧不仅是清洁的,也是和平、温良柔顺的(参雅三17);若少了这些必要的特质,那会像一罐香膏里有只死苍蝇,坏了我们工作的香气和功效。

如果我们凭着错误的心采取行动,我们就无法荣耀上帝,无法造就我们的肢体,自己也得不着荣耀与安慰。如果你只是要表现自己的才智,并可以嘲讽对方,这并非难事;但我仍盼望你有更崇高的目标,盼望你能体认到福音真理的庄严、重要,对世人灵魂怀抱应有的怜悯,宁愿自己成为挪去偏见的管道,而不愿赢得万人虚浮的掌声。因此,你要奉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并靠祂的能力前进,用爱心说诚实话;愿祂透过许多人来见证,你确实是蒙上帝的教导,蒙祂圣灵的恩膏。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Ligonier Ministries
Ligonier Ministries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由史普罗成立,其宗旨是要向尽可能更多的人传扬、教导并捍卫上帝完整的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