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是什么?
2020年06月30日
来自外界与内部的假教导
2020年07月02日

假教导的起源与存在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假教师系列的第一章。

遵行主耶稣基督真实的教导,对一个基督徒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论到教会的目标,大使命(太 28:18-20)可能是最广为人知的一段经文,它的核心概念就是:“ 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我吩咐你们的一切,都要教导他们遵守。” 因此,教会一直都很努力地去教导圣经。但努力并不总是一定带来好的结果。与文化的互动,圣经中难解的经文,以及受罪恶权势影响的理智,这些因素造成了虚假或错谬教导的产生与散播。教会和个体的信徒如果在心里想说:“ 这不可能发生在这里的。” 那就是犯了严重的错误。如果我们以为自己不会犯错,那我们就是置自己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处境。这就落入了仇敌的圈套。仇敌要我们沉睡,并且察觉不到它透过虚假的教导对信徒展开的攻击。

假教导的真面目

虚假的教导对教会而言是个真实的威胁。假教导并不是只在特定情况、特定治理架构的教会或是特定区域和文化中才具有威胁。我们必须认识到它是个威胁,因为圣经不断地警告我们说它是个威胁。耶稣警告我们假教师将会来自于信徒的群体之外,试图隐瞒自己真正的目的(太 7:15-20)。彼得告诉我们说假教师也可能是来自于信徒的群体之中,他们带来具有破坏性并且有毒的教义(彼后 2:1)。使徒保罗也不断地警告他所服事的教会,说如果不把他们当中的假教师给揪出来,那么将会有灾难性的后果发生(加 1:6-9 ;林后 11:1-21 ;提前 6:3-5)。简单地说,虚假的教导并不是其他人或其他教会才会遇到的问题。这种问题是每一个信徒都必须警醒防备和谨慎提防的。

圣经对于假教导的声明应当使我们明白,面对这种威胁时我们并非无懈可击。当我们受到诱惑认为我们不会受这种威胁影响,因为一切都看似妥当的时候,我们就要把使徒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警告牢记于心,当时的哥林多教会也认为自己不会犯下那种在旧约以色列时代层出不穷的错误,于是保罗说:“ 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 10:12)如果连这些受使徒教导所滋养的教会都会出现教义的偏差,那我们怎么会觉得自己能够免疫呢?就连那些直接受耶稣教导的门徒还活在世上的时候,保罗都不得不警告加拉太教会要小心假教导会扭曲有关信心的核心教义,也就是人如何在上帝面前称义。这样,我们又怎能够自满呢?

作为一名基督徒,就意味着我们相信上帝在圣经中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即使我们身边所有人都不同意。

假教导是如何进来的

既然我们被提醒要防范假教导在我们当中带来的威胁,那我们该注意什么呢?我们是不是要预期有人会在主日敬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站起来宣告说:“ 教会这些年来一直都搞错了,让我来告诉你们圣经真正的教导吧!” 我们是不是要预期有人会突然大胆地宣布一些抵触圣经核心教导的内容,例如 “ 上帝不是真实的 ” 或是 “ 耶稣不是上帝 ” ?如果我们预期这种突然且戏剧性的假教导会进入教会,那我们的谨慎就用错地方了。教会中确实出现过严重的假教导,但通常不是以突然的方式发生的。我们灵魂的仇敌比较喜欢用低调一点的方式,它会散播怀疑并且扭曲真理,让假教导能被人接受。毕竟,它第一次对人类进行的攻击并不是说:“ 你怎么能相信这种事呢?” 而是说:“ 上帝真的是这样说的吗?”

还有另一件事我们必须记得,就是假教导并不总是起因于故意要试图欺骗基督徒并且引诱他们否定信仰。这样的手段当然是可能的,因为新约圣经确实有记载说:“ 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加 2:4)还有:“ 有些人偷着进来……是不虔诚的,将我们上帝的恩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并且不认独一的主宰──我们主耶稣基督。”(犹 4)我们不应该天真地忽略这样的攻击。但是假教导的危险经常是经由其他途径而来的。有三个途径我们一定要特别警惕,那就是追求新奇的教导或教义的欲望,对教会中其他错误教导的过度反应,以及想要避开批评的欲望,特别是来自我们周遭世界的批评。

追求新教导的欲望

假教导进入教会的方式当中,最 “ 单纯 ” 的方式或许就发生在有人试图寻找一个创新的方法来理解圣经的时候。圣经是一本古老的书,几千年来许多牧师、长老和学者都一直在研读它。你很难想到有哪一个圣经的主题没有被写成几百本的书籍去做探讨。在最具争议性的主题上,例如洗礼或末世论,每一种神学立场差不多都已经被提出来讨论了。并不是每一位教师都满足于用一种清楚且令人信服的方式来叙述历史上各种不同的解释,或呈现传统的圣经真理。对某些人而言,他们总是想要找出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用一种不倚靠任何前人的方式来教导圣经。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达秘(John Nelson Darby),他想要把圣经和当中的预言给整理成一个单一且绝对的系统,于是产生了现在我们称作 “ 时代论 ” 的东西。他的教导使得人们对教会、圣礼,和某方面而言的原罪都产生了有别于历史上的理解。

也有另一些人总是想要彻底解决棘手的圣经议题,就是神学家们争论了好几个世纪的议题。这使得他们进入未知的领域,传递未经检验的观念以及对圣经的解读。耶稣会学者莫林那(Luis de Molina)以为他找到了一个方式可以化解神学家之间关于自由意志和预定论的古老冲突,他提出一个新的教导叫作 “ 中间知识 ” 。但是到最后,他的成就只不过是让人们混淆了上帝的旨意和祂护理的心意而已。有个更现代的例子,就是那些提出 “ 开放神论 ” 这个观念的人,他们想要保护上帝不至于被指控说要为世上的邪恶负责。结果反而是呈现出一个软弱的上帝,没有能力可以照顾好祂的百姓,说到底就是一个任人类行为摆布的上帝。我们必须要注意这种假教导进入的方式:就是在有人突然起来想要我们接受某个全新且从来没有听过的见解;以及我们受到诱惑想让自己留名于世,于是想出一些新的教导。这样还不如被人认为无趣,但坚持立场,并且 “ 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 ”(犹 3)。

对错误教导的过度反应

假教导入侵教会的第二个方式,就是当教导者过度热心地试着保护教会免受错误所害的时候。我所谓的 “ 过度热心 ” ,并不是指那种单纯为了保护教会免受错误所害而尽的心力,而是指某些人以保护教会为名所做的事。圣经最伟大且最宝贵的真理,在好几个世纪以来都已经被详尽地解释与理解了。这些教义,例如三位一体、基督的位格,以及信心与行为之间的关系,都是从人们对圣经整体的了解而发展来的,并且知道一个人能够跌入进数量相等与方向相反的错误中去。在天路历程中,约翰班扬描述基督徒走过死荫幽谷的路程,是走在两个危险之间:右边是一道很深的沟,而左边是危险的沼泽。如果你为了躲避其中一边的危险而转得太急,就会掉进另一边的危险之中。

关于这点,或许历史上最恰当的例子,就是有关基督位格的假教导进入教会的方式。在试着了解基督如何既是人又是上帝时,涅斯多流和他的跟随者教导说

基督的神性和人性之间有非常明显的区隔,这本质上使基督成了两个位格,一个是人,一个是上帝。后来教会在第一次以弗所大公会议对这样的教导提出异议与谴责。但是在过度热心地试着纠正涅斯多流的错误时,犹提干和他的跟随者教导说,为了避免把基督变成两个位格,那么就要了解说基督的神性是盖过了祂的人性而存在的,这本质上否定了基督有真实的人性。所以他们虽然成功避免了一个假教导,却跌入了另一个错误之中。另一个例子就是历史上各式各样的假教师试图要处理三位一体这个教义所可能导致的三神论(他们觉得这个教义看起来就像是说有三个上帝存在)。从三世纪的撒伯流,到宗教改革时期的塞尔维特,一直到现在那些持独一神格论的神学家,这些试着要 “ 确保 ” 教会教导一神论的尝试,结果往往都变成了三位一体方面的假教导。

想要避开批评的欲望

假教导入侵教会的第三种方式,就是当教导者极度地想要避免批评的时候,特别是那些来自于周围文化的批评。人类的本性,特别是我们充满罪性的自尊心,就会在这个时候发作。人们不喜欢被认为是无知、粗俗、或未受教育的。人们不喜欢因为自己所信的或所说的而被别人瞧不起。但这就是身为基督徒最基本的意义。

作为一名基督徒,就意味着我们相信上帝在圣经中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即使我们身边所有人都不同意。圣经告诉我们说:“ 上帝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罗 3:4)马丁路德用他独特且风趣的方式说:“ 只要站在上帝这边,就是多数的一方。” 但这常常是说的比做的简单。教会中的教导者可能会害怕心想说除非他们用一种可以被文化接受的方式来教导,否则他们将会失去对周遭世界的影响力。

这样的想法,导致他们偏离了圣经中有关基督代赎与牺牲的真理。周遭的文化喊着说这是 “ 宇宙性的虐儿事件 ” 和 “ 刻薄又爱报仇的天父 ” ,这样的批评导致有些教导者开始反对基督代替性的赎罪。这样一来,就导致他们必须重新定义罪、悔改和圣洁。一旦线头开始被拆开,整件布料就开始瓦解了。

这样的趋势,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教会中的教导者不敢坚持创世记一到二章、以赛亚书四十章、歌罗西书一章和其他书卷当中提出的创造说。这些教导者不愿意冒险反对科学界的 “ 共识 ” ,于是他们就否认上帝是万事万物的创造者。

尤其危险的是,假教导能够从文化入侵教会,因为人们有良善的意图,他们想要传福音给失丧的人,所以他们就试着移除任何他们认为是障碍的东西。当然我们不应该刻意去抨击我们的邻舍,但是我们也千万不能害怕去坚持上帝的道,即使这样的坚持是不受欢迎的。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警惕那些在教会中不断尝试去适应最新文化思想的人。

教会惩戒的存在是为了维护基督的荣耀和祂的真理,并且保护上帝的百姓免受错误之苦。

假教导是怎样生根的

我们已经看到假教导会在教会中出现的几种方式。既然它抵触圣经的真理以及教会的使命,那么它怎么能够生根并且持续存在?如果我们可以看到假教导是如何散播并且被接受的,我们就更能准备好去面对它了。这牵涉到很广泛的因素,为了保持简短,我们就讲三个:一个是教育方面的,一个是制度方面的,还有一个是与领导有关的。

在教会中最常导致假教导散播的因素之一,就是教会里的人普遍缺乏圣经知识和分辨能力。当教师把假教导带进教会里的时候,学生应该要能纠正教师。这么说似乎有点违背常理,但圣经正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当保罗在庇哩亚的时候,当地人之所以接受他的教导,并不只是因为他有使徒的权柄,也因为这些人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徒 17:11)。也因此,路加称赞他们 “ 比较开明 ” 。所有信徒都必须为他们自己阅读圣经,并且要用圣经来检查自己所受的教导。这并不需要极端的怀疑主义,但也确实表示说信徒不应该毫不迟疑地信任人所说的每一句话。只有圣经他们才能够如此信靠。当信徒没有意愿或没有能力去自行考查圣经的时候,麻烦就发生了。这导致信徒都仰赖人的权柄,让假教导能够生根并且散播。教会在教育方面的目标,不应当只是传递圣经知识而已,同时也要能够传递对圣经的爱,与想要研读圣经的渴望。

第二个导致假教导散播的因素则是跟教会的制度有关,也就是无法让那些散播假教导的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真教会有三个常常被提到的记号:正确地传讲圣经、正确地执行圣礼,以及惩戒的实践。第三个记号的存在,是要确保前面两个记号能够维持。当教会因为假教导的提倡者很受人欢迎、或拥有 “ 很兴旺的事工 ”(有很多人支持或很多金钱上的赞助),或单纯是为了避免教会内的冲突,而对假教导视而不见的时候,就会让假教导得以散播,并且成为日后分裂与冲突的根源。教会惩戒的存在是为了维护基督的荣耀和祂的真理,并且保护上帝的百姓免受错误之苦。

还有第三个因素会造成假教导在教会中生根发展,那就是与领导有关的因素。即使上帝的百姓都很热衷于考查圣经,教会也准备好要执行惩戒了,假教导依然会因为教会领袖疏于准备并且没受过良好的训练而能够四处孳生。我们在培训牧师和长老进入事奉岗位时所设的标准愈低,他们就愈是无法辨认出假教导。牧师和长老若在历史的神学方面没受过训练,就无法辨认出那些披上现代服装、却来自古代的假教导。那些没有好好地受过圣经训练的人,他们不熟悉圣经的用词和健全的圣经解释原则,所以可能会受一些新奇并且看似能解决问题或矛盾的教导所害。要战胜假教导,教会需要既有意愿又有能力去对抗假教导的牧师、长老和教师(多 2:8 ;彼前 2:15)。

面对假教导,我们能做些什么

假教导对耶稣基督的教会而言是危险的,假教导能够从四面八方而来,若不加以正视,它就会四处孳生。那么知道假教导的起源和存在,又如何能够帮助我们来对抗它呢?简单地说,这些知识帮助我们不至于在假教导和随之而来的危险面前沾沾自喜。意识到假教导的来源,能帮助我们保持警惕。以及,或许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谨慎提防假教导,我们就会更加勤奋地研读我们的圣经,以便能够预备好为主所赐给我们、又借着圣灵的工作印在我们心上的真理而站立。

本文最初发表于《桌边谈》杂志。
Fred Greco
Fred Greco
弗莱德 ‧ 格雷科是德州凯蒂基督教会(美洲长老会)的主任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