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的成功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真正的成功
2021年12月01日
职业上的成功
2021年12月03日

世俗的成功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成功系列的第二篇。

〝这肯定不是你对某个在高中时被评为‵最可能成功′的人所抱的期望。〞我想提出异议,但我做不到。我以前从未见过我那充满自信的朋友变得像现在这个样子。但是,在失去工作之后,一段破碎的关系很快就会对人造成这种影响。他不再是万众瞩目的宠儿,而他也明白了这一点。他甚至无法假装。他无法满足许多人赋予他的期望,并因此感到沮丧,梦想幻灭。他开始纳闷,心想:〝在人生中取得真正的成功,究竟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样的逆境为我这位朋友带来的益处,是超越他自己所能理解的,尽管他并不这样觉得。因为在他破碎的生活表面之下,上帝正在除去那些关于世俗成功的错误假设。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于〝真正成功〞的本质将会有坚定且确切的圣经观念,并以这样的观念取代这些错误的假设。

在几次碰面的过程中,我解释说,假如亚当和夏娃也读过高中,那他们也会获得〝最可能成功〞的奖项。他们由上帝亲手塑造,什么都不缺,完全具备生育、繁殖和遍满大地的能力(创一26-28),而且这两个人也已经做好了成功的准备。一个充满活力的二人组,似乎注定要迈向成功。

上帝积极动工,为祂子民带来世俗的成功──权力、财富和地位,并利用这种成功来实现祂自己美好且属上帝的目的。

但是,随着故事的展开,我们了解到,不能以貌取人,因为拥有成功的潜力并不是取得成功的保证。在创世记第三章中,亚当和夏娃受到了一种不同的成功定义影响──这个定义不是来自上帝,而是来自那恶者。根据蛇的说法,真正的成功不在于拥有上帝的形象,而在于与上帝同等(5节)。

亚当和夏娃堕落后,上帝对工作、成就和成功的设计就被颠覆了。人以自己取代了上帝,作为成功的目标;以骄傲取代了谦卑,作为成功的动力;以自我提升取代了自我牺牲,作为成功的方法;以财务状况取代了真正的祝福,作为衡量成功的标准。

这就是为什么每当我们取得一点成功的时候,我们的内心就会爆发一场荣耀的战争。我们不是因为工作做得好而感到神圣的喜悦,也不是为了上帝的荣耀而取得成就,而是把成就作为一个为自己扬名的机会来滥用。我们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放在上帝身上,因为我们的本性倾向偶像崇拜,而不是对上帝的真正敬拜。

我这样讲,并不是说世俗的成功本身就是有罪的。圣经中上帝有许多的子民也享受着世俗的成功和认可。约瑟是埃及法老的得力助手,上帝用他在饥荒期间拯救以色列。以斯帖是波斯王亚哈随鲁的王后,上帝用她拯救上帝的子民脱离哈曼的邪恶计划。但以理是尼布甲尼撒王的顾问,上帝用他来向一个外邦国家展现祂的荣耀。这些只不过是众多见证人当中的三个,但重点已经很明显了。上帝积极动工,为祂子民带来世俗的成功──权力、财富和地位,并利用这种成功来实现祂自己美好且属上帝的目的。

但是,虽然世俗的成功本质上不是罪恶的,它在本质上却也不是美好的──至少,已经不再是如此了。世俗的成功可能是达成善事的手段,但也可以被用来作恶。圣经反复告诫我们不要被世俗成功的陷阱所迷惑,并提到了财富和财产的陷阱(可四19),出身和恩赐的错谬盼望(林前1:26-31),以及权力和地位的偶像崇拜(可十35-45)。圣经知道,成功有可能会按照属世的优先次序和习惯来使我们变回旧人的样子。

十八世纪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知道这种追求成功的倾向。他有一个著名的论点:建立繁荣经济的最佳方式,〝不是针对我们的人性下手,而是针对我们对自己的爱下手〞。他明白,堕落的人追求成就和成功的动机往往不是来自于对上帝和邻舍的爱,而是对自己的爱。

不过,所有这些论述都引出了一个问题:成功的真正本质是什么?

在我看来,我们可能出错的方式有两种。一方面,由于成功在本质上既非良善也非罪恶,而且它同时出现在敬虔的人和不敬虔的人身上,所以将成功的本质仅仅定位在外部因素上,似乎是很愚蠢的。另一方面,由于成功必然包括明显的果子,因此将成功仅仅局限于内部或心中的因素,同样是过于天真的。反而,我们必须把这两个因素结合起来,遵循圣经关于忠心和果子的教导。我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呢?

有时候,按照圣经的教导而生活,结果会是世俗的成功。爱德华滋在《真美德的本质》(The Nature of True Virtue)中指出,上帝如此创造世界,使正直的生活往往能给人带来世俗的效益。正直的人往往能得到升迁。勤奋工作、值得信赖的人往往能获得加薪。正如约瑟、以斯帖和但以理一样,世俗的成功往往是正直生活的副产品。

然而,也有些时候,正直的生活可能会使你失去世俗的成功。当你坚持真理的时候,你可能会因此而错失升迁或加薪的机会。当你勇敢地选择揭露不公义或贪腐的时候,你几乎肯定会被人鄙视,而且,有时候你可能还会因此被降级,甚至更糟。但我们必须对此有心理准备。我们可以再次看看约瑟、以斯帖和但以理。这些圣徒不仅因为他们的忠心而取得了世俗的成功,也因为他们的忠心而失去过世俗的成功。我们可以说,在某些情况下,获得世俗的成功是忠心的果子,而在其他情况下,失去世俗的成功是忠心的代价。

感谢上帝,他们并没有想要紧紧抓住世俗的成功。他们是如此努力地持守忠心,以至于他们可以接受或放下世俗的成功,因为它不是目标。世俗的成功并没有占据他们的心。事实是,我们当中没有多少人能够在拥有世俗成功的同时不被世俗的成功所占有。事实证明,要想获得成功,需要极大的灵命成熟度。我们必须恳求主,永远不要让我们的世俗成功超过我们自身灵命成熟度所能承受的程度。〝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呢?〞(可八36)

让我们在接受和保留世俗成功的同时,努力确保这种成功是由忠心顺服上帝的话语而产生和维持的。这就是乔舒亚的努力。当他为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做准备的时候,他没有把重点放在军事战略或武器设备上。相反地,他呼吁百姓了解并遵行律法书所要求的一切,〝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书一8)。

乔舒亚这句话听起来很像耶稣说过的话,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约四:34)忠于祂的父,而不是追求从人而来的称赞和褒奖──这就是耶稣的心态和使命。但是,让我们说实话吧。在许多方面,这种心志使得耶稣从世界的角度来看非常不引人注目。

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人,在世人眼中是失败的,但在天父眼中,是真正的成功。

事实上,如果高中颁发〝最不可能成功奖〞(我很高兴他们没有这么做),耶稣几乎肯定会成为这个奖项的领先者。祂是由一个没没无闻的母亲所生的非婚生子(路一~二)。祂被一个来自拿撒勒、名叫约瑟的平庸木匠收养──大家都知道拿撒勒没有出过什么好东西(约一46)。祂没有佳形美容使人羡慕(赛五十三2),祂甚至没有一个可以枕头的地方(太八20)。如果这还不够,祂还以最羞耻的方式死去,那就是作为一个被定罪的罪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约十九)。

我很确定这些特性都不在世人的十年成功计划之中。但这正是关键。耶稣的成功不是按照世界的标准来衡量的,因为耶稣不属于这个世界。祂生命的成功或失败不能按照世界的标准来评估,因为祂的生活和祂所建立的国度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正因为耶稣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祂是这个世界的完美救主。

好好想一想。如果说,亚当和夏娃在追求与上帝同等的时候把世界弄得一团乱,那么,耶稣就是藉由〝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来把世界带回正轨的那一位。如果说亚当和夏娃因为骄傲自大而把世界弄得一团乱,那么,耶稣就是藉由〝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来把世界带回正轨的那一位。如果说亚当和夏娃因违背上帝的诫命而把世界弄得一团乱,那么耶稣就是藉由〝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来把世界带回正轨的那一位。

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人,在世人眼中是失败的,但在天父眼中,是真正的成功,因为天父〝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9节)。

十字架──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我们得救的人,却是真正成功的定义(林前一18、22-24)。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Nate Shurden
Nate Shurden
内特·舒尔登牧师(Rev. Nate Shurden)是房角石长老会的资深牧师,也是田纳西州富兰克林New College的兼职教师。你可以在Twitter上关注他:@NateShur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