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两国公民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我们心中的永恒
2022年09月23日
生活在末世
2022年09月30日

身为两国公民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两个世界之间系列的第四篇。

想要把耶稣陷在伦理和神学的两难境地中并非易事,但这并没有阻止犹太领袖们的尝试。耶稣明确表示,祂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约18:36)。祂那属于将要来的世代的国已经闯入了当时的世界,也闯入了现今的这个世代。因此犹太人想知道,耶稣的国与我们这个世代的社会单元,比如家庭和国家,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在《路加福音》第二十章中,撒都该人给耶稣抛了一个有关家庭的问题,建构了一个再婚鳏夫的思想实验,以此向耶稣挑战人复活以后婚姻的属性。耶稣回答说:〝今世的人才有嫁娶, 但那些配得将来的世界、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第34-35节,当代译本)。家庭是今世持续存在的创造条例,但即将到来的那世代的国将以不同的方式来实现家庭的职能。

当犹太文士和长老们询问耶稣向凯撒进贡是否合法时,耶稣让他们给祂看一枚银币,并问他们银币上的肖像和名号是谁的。当他们回答说是〝凯撒的〞时,耶稣就给出了祂的结论:〝凯撒的应当归给凯撒,神的应当归给神〞(第22-25节)。耶稣以一种颠覆性的方式从根本上限制了凯撒的权威,从而表明上帝无限的权威。银币上的肖像意味着他们要向凯撒进贡,但刻印在人性里的上帝的形象意味着我们要把自己的生命主权交给天地的创造主。政府是今世持续存在的创造条例,但即将到来的那世代的国将会以不同的方式来施行政府的权力。

上帝之城与人之城

五世纪时,奥古斯丁写了《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这是他的政治神学巨著,其中他将上帝之城(civita Dei,city of God)与人之城(civitas terrena,直译作今世之城,或属地之城)进行了对比。在流行文化的圈子里有一种广泛的误解,人们以为奥古斯丁所说的上帝之城与人之城之间的对比指的是在天堂的生活与在地上的物质领域生活之间的区别。按照这种理解,我们既是人类之城的居民,也是上帝之城的居民。但实际上奥古斯丁说的是两个社群或两类人,他们对天地的观念相去甚远。人之城不是从创造开始的,而是从堕落开始的,这一点至关重要。人之城的欲望和计划都非常混乱,驱使他们的是对自己的爱而非对上帝的爱,是按照肉体的标准而不是圣灵的标准运作的。而得赎的、上帝之城的居民寻求上帝、以之为至善,所做的一切都围绕着对上帝的爱。因此,作为基督徒的我们虽然生活在人之城中,但却属于上帝之城。

在其中却不属它

奥古斯丁的这个理念有着深厚的圣经根基。当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时,我们认识到〝在这里没有长存的城〞(来13:14);像亚伯拉罕一样,我们期待的是那座〝神所设计所建造的、有根基的城〞(11:10)。然而,尽管我们是〝作客旅和寄居的人〞(彼前2:11),在地上没有一个地方是我们永久的家,我们仍被命令要〝为那城求平安,为她向耶和华祈祷〞(耶29:7)。我们不〝属于这世界〞,却不可避免地〝身在其中〞,并且我们作为基督的大使被派往这〝世界的深处〞(约17:15-16;林前5:9-10)。我们要被圣道所改变,而不是顺应这世界(罗12:2)。我们要保持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27),在周围这个腐烂又黑暗的文化中(腓2:15)我们必须像盐一样调味,像光一样照耀(太5:13-16)。

基督呼召我们过门徒的生活,我们要跟随祂,教导人遵守祂所吩咐的一切。

双重国籍

圣经中的一个隐喻可以帮助我们思考现今的世代和将来的世代之间的关系,这个隐喻就是公民身份(citizenship)。公民身份是公开承认的法律地位,它授权某人成为公民,即成为社会性和政治性社群的正式且有功能的成员,履行其随之而来的义务、享有其随之而来的权利。不同于王国中的臣民,公民是参与到社群中、帮助维持公民秩序的。

在使徒行传中,我们看到使徒保罗不仅意识到他有罗马公民的身份,而且还很积极地利用这个身份。当警察告诉保罗和西拉,地方官特批将他们悄悄地从狱中释放时,保罗表现得非常愤慨。〝我们是罗马公民,他们不经审讯就当众打我们,又把我们关进牢里,现在却想偷偷打发掉我们吗?这样不行,叫他们亲自来领我们出去!〞(徒16:37,当代译本)在《使徒行传》第二十二章中,保罗向百夫长抗议,他抛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便免于地方官的鞭刑。〝你们鞭打一个还没有定罪的罗马公民,是合法的吗?. . . 我生下来就是罗马公民。〞(第25,28节)在这两种情况下,罗马当局的反应都是真正的恐惧,因为他们不公正地侵犯了一位公民的权利(21:38-39;22:29)。

虽然保罗通过他的家族史获得了罗马公民的身份,但他也开始持有另一种公民身份。他在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信中说,对于基督徒来说,〝我们是天上的公民〞(腓3:20)。耶稣说祂的国度不属于这个世界(约18:36)。当我们喜获重生并被接入神的家时,我们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国,臣服于一位新的王,〝祂救我们脱离了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入祂爱子的国里。〞(西1:13)。

活出公民身份的四个途径

在我们寻求忠于我们身份的双重国籍时,有四件事需要记住。

1.认识到神对万事万物都有统治权,尽管神对不同的组织或机构有着不同的统治方式。基督对天堂和人世都有权柄(太28:18),但由于我们生活在堕落后的世代,神对这个世代暂时的统治方式(包括家庭和国家这样的创造条例)不同于祂对教会的统治方式。这个世代的政府通过刀剑的力量、法律的强制力维持秩序;而另一方面,神的国则通过圣灵的力量,通过宣讲福音和定期实施恩典管道,使神的子民转变。

2.要明白尽管我们在地上的公民身份不是终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重要。有时候短暂的事物也可以带来很大的不同。保罗知道以他罗马公民的身份向当局上诉并不意味着他就能以同样的身份向他们传福音,但他在地上的权利仍然是重要的。好的法律不能改变人心,但它依旧能定生死的界线。

是的,拯救永恒的灵魂比解决暂时的需要重要,减轻永恒的痛苦比减轻今世的痛苦重要。但实际上圣经并没有要求我们在传福音和参与公民事物之间做出选择,因为基督呼召我们过门徒的生活,就是要公开宣认基督,跟随祂并教导别人遵守祂所吩咐的一切(太28:19-20)。

3.欣然接受神所赐的所有礼物,包括祂所赐下得政府这个普遍恩典。当各国骚动列王争闹的时候,我们有理由感到沮丧(诗2),因为这意味着这世界没有按照上帝的设计来运作。然而我们决不能因此忘记神在这个堕落的世界上建立政府制度的良苦用心。上帝为了我们的好处任命地上的统治者(罗13:1-2, 4),因此不管他们有多糟糕,我们都要尊敬他们(第7节)。政府是上帝所赐的礼物,旨在促进和保护善行,同时威慑作恶的(第2-4节)。我们要为我们的统治者祷告,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使政府能够实现设立它的职能,好让我们可以敬虔庄重地过平静安稳的日子(提前2:2)。

4.拥抱神在世上所设立的施恩管道,公开承认我们天国公民的身份。在某一个层面上,这世界看不到我们天国公民的身份,地上没有一个政府会承认这个身份的地位。我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隐藏在神里面〞(西3:3)。然而,神已经定了一种方式,在此地此刻,在这个世代,也就是耶稣基督两次降临之间的这个世代,公开宣告我们的公民身份。耶稣基督的教会,就是由神的百姓所组成的敬拜团体,在神的统治下聚集在属于神的地方,施行神的施恩管道,就是神国在这个世上的机构性的表现。天上的公民加入地上的地方教会。通过接受洗礼并加入教会,我们在公开表明自己是天国大使的角色,我们在地上代表并敬拜永恒君王,并邀请其他人与我们一同这样做。

生活中还有比维持政治秩序和参与公共事务更重要的事情。公共事务很容易成为偶像,使我们越过圣经的界限赋予它们忠诚和身份认同。但也存在着另一种危险,我们也很容易推卸作为属世公民的责任,越过圣经的界限以看似属灵的理由为自己的冷漠辩护。无论我们偏向哪一方面,让我们记住,我们是双国籍公民。无论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成为好公民的其中一部分就是要殷勤地祷告,殷勤学习上帝的话,求上帝藉此在我们身上作工,以福音塑造我们的生命,爱我们的邻舍,为这座城的好处而工作,即使是当我们在等待那将临之国的到来并邀请人加入成为公民的时候。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将探讨在这两个世界之间忠心服侍主的各方面含义,帮助信徒在地上负责任地行事,尽管他们真正的家在天上。

Justin Taylor
Justin Taylor
贾斯汀·泰勒(Justin Taylor)是荣冠出版社(Crossway)负责图书出版和发行的执行副总裁和图书出版商。他是几本书的编辑或撰稿人,其中包括《神所赐的万物视野》(A God-Entranced Vision of All Things )和《重获中心》(Reclaiming the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