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兩國公民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我們心中的永恆
2022年09月23日
生活在末世
2022年09月30日

身為兩國公民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兩個世界之間系列的第四篇。

想要把耶穌侷限在倫理或神學困境中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這並沒有阻止猶太領導人的嘗試。耶穌明確表示,祂的國「不屬於這個世界」(約十八36)。祂那屬於將要來的世代的國已經闖入了當時的世界,也闖入了現今的這個世代。因此猶太人想知道,耶穌的國與我們這個世代的社會單元,比如家庭和國家,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在路加福音第二十章中,撒都該人給耶穌拋了一個有關家庭的問題,建構了一個再婚鰥夫的思想實驗,以此向耶穌挑戰人復活以後婚姻的屬性。耶穌回答說:「這世界的人又娶又嫁, 但配得那世界的,又配從死人中復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第34-35節)。家庭屬於一個永續存在的創造條例,但即將到來的那世代的國將以不同的方式來實現家庭的職能。

當猶太文士和長老們詢問耶穌向凱撒進貢是否合法時,耶穌讓他們給祂看一枚銀幣,並問他們銀幣上的肖像和名號是誰的。當他們回答說是「凱撒的」時,耶穌就給出了祂的結論:「凱撒的應當歸給凱撒,神的應當歸給神」(第22-25節)。耶穌以一種顛覆性的方式從根本上限制了凱撒的權威,從而表明上帝無限的權威。銀幣上的肖像意味著他們要向凱撒進貢,但刻印在人性裡的上帝的形象意味著我們要把自己的生命主權交給天地的創造主。政府屬於一個永續存在的創造條例,但即將到來的那世代的國將會以不同的方式來施行政府的權力。

上帝之城與世人之城

五世紀時,奧古斯丁寫了《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這是他的政治神學巨著,其中他將上帝之城(civita Dei,city of God)與世人之城(civitas terrena,city of the world)進行了對比。在流行文化的圈子裡有一種廣泛的誤解,人們以為奧古斯丁所說的上帝之城與世人之城之間的對比指的是在天堂的生活與在地上的物質領域生活之間的區別。按照這種理解,我們既是人類之城的居民,也是上帝之城的居民。但實際上奧古斯丁說的是兩個社群或兩組天堂地球觀相去甚遠卻志同道合的人。人類之城不是從創造開始的,而是從墮落開始的,這一點至關重要。人類之城的慾望和計畫都非常混亂,是被愛自己而不是愛上帝所驅使的,是按照肉體的標準而不是聖靈的標準運作的。而得贖的、上帝之城的居民尋求上帝、以之為至善,所做的一切都圍繞著對上帝的愛。因此,作為基督徒的我們雖然生活在人類之城中,但卻屬於上帝之城。

在其中卻不屬它

奧古斯丁的這個理念有著深厚的聖經根基。當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時,我們認識到「在這裡沒有長存的城」(來十三14);像亞伯拉罕一樣,我們期待的是那座「神所設計所建造的、有根基的城」(十一10)。然而,儘管我們是「作客旅和寄居的人」(彼前二11),在地上沒有一個地方是我們永久的家,我們仍被命令要「為那城求平安,為她向耶和華祈禱」(耶二十九7)。我們不「屬於這世界」,卻不可避免地「身在其中」,並且我們作為基督的大使被派往這「世界的深處」(約十七15-16;林前五9-10)。我們要被道所改變,而不是順應這世界(羅十二2)。我們要保持自己「不沾染世俗」(各一27),在周圍這個腐爛又黑暗的文化中(腓二15)我們必須像鹽一樣調味,像光一樣照耀(太五13-16)。

基督呼召我們過門徒的生活,我們要跟隨祂,教導人遵守祂所吩咐的一切。

雙重國籍

聖經中的一個隱喻可以幫助我們思考現今的世代和未來的世代之間的關係,這個隱喻就是公民身份(citizenship)。公民身份是公開承認的法律地位,它授權某人成為公民,即成為社會性和政治性社群的正式且有功能的成員,履行其隨之而來的義務、享有其隨之而來的權利。不同於王國中的臣民,公民是參與到社群中、幫助維持公民秩序的。

在使徒行傳中,我們看到使徒保羅不僅意識到他有羅馬公民的身份,而且還很積極地利用這個身分。當警察告訴保羅和西拉,地方官特批將他們悄悄地從獄中釋放時,保羅表現得非常憤慨。「我們是羅馬人,還沒有定罪,他們就公開打我們,又放在監裡;現在要私下趕我們出去嗎?不行!他們應當親自來,領我們出去!」(徒十六37)在使徒行傳二十二章中,保羅向百夫長抗議,他拋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便免於地方官的鞭刑。「你們鞭打一個還沒有定罪的羅馬公民,是合法的嗎?. . . 我生下來就是羅馬公民」(第25,28節)。在這兩種情況下,羅馬當局的反應都是真正的恐懼,因為他們不公正地侵犯了一位公民的權利(二十一38-39;二十二29)。

雖然保羅通過他的家族史獲得了羅馬公民的身份,但他也開始持有另一種公民身份。他在寫給腓立比教會的信中說,對於基督徒來說,「我們是天上的公民」(腓三20)。耶穌說祂的國度不屬於這個世界(約十八36)。當我們喜獲重生並被接入神的家時,我們就進入了一個新的國,臣服於一位新的王,「祂救我們脫離了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入祂愛子的國裡。」(西一13)。

活出公民身分的四個途徑

在我們尋求忠於我們身分的雙重國籍時,有四件事需要記住。

1.認識到神對萬事萬物都有統治權,儘管神對不同的組織或機構有著不同的統治方式。基督對天堂和人世都有權柄(馬太二十八18),但由於我們生活在墮落後的世代,神對這個世代暫時的統治方式(包括家庭和國家這樣對創造條例)不同於祂對教會的統治方式。這個世代的政府通過刀劍的力量、法律的強制力維持秩序;而另一方面,神的國度則通過聖靈的力量,通過宣講福音和定期實施恩典管道,使神的子民轉變。

2.要明白儘管我們在地上的公民身份不是終極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它不重要。有時候短暫的事物也可以帶來很大的不同。保羅知道以他羅馬公民的身份向當局上訴並不意味著他就能以同樣的身分向他們傳福音,但他在地上的權利仍然是重要的。好的法律不能改變人心,但它往往意味著生與死的界線。

是的,拯救永恆的靈魂比解決暫時的需要重要,減輕永恆的痛苦比減輕今世的痛苦重要。但實際上聖經並沒有要求我們在傳福音和參與公民事物之間做出選擇,因為基督呼召我們過門徒的生活,就是要公開宣認基督,跟隨祂並教導別人遵守祂所吩咐的一切(太二十八19-20)。

3.欣然接受神所賜的所有禮物,包括祂所賜下得政府這個普遍恩典。當各國騷動列王爭鬧的時候,我們有理由感到沮喪(詩二),因為這意味著這世界沒有按照上帝的設計來運作。然而我們決不能因此忘記神在這個墮落的世界上建立政府制度的良苦用心。上帝為了我們的好處任命地上的統治者(羅十三1-2,4),因此不管他們有多糟糕,我們都要尊敬他們(第7節)。政府是上帝所賜的禮物,旨在促進和保護善行,同時威懾作惡的(第2-4節)。我們要為我們的統治者禱告,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使政府能夠實現設立它的職能,好讓我們可以敬虔莊重地過平靜安穩的日子(提前二2)。

4.擁抱神在世上所設立的施恩管道,公開承認我們天國公民的身份。在某一個層面上,這世界看不到我們天國公民的身份,地上沒有一個政府會承認這個身分的地位。我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隱藏在神裡面」(西三3)。然而,神已經定了一種方式在這個世代,也就是耶穌基督兩次降臨之間的這個世代、在此地此刻公開宣告我們的公民身份。耶穌基督的教會,就是由神的百姓所組成的敬拜團體,在神的統治下聚集在屬於神的地方,施行神施恩的手段,就是在這個世上對神的國度的制度性表達。天上的公民加入地上的地方教會,接受洗禮和會員資格。當我們代表、也敬拜永恆的王,並邀請其他人也這樣做的時候,就是在公開表明我們天國大使的角色。

生活中還有比維持政治秩序和參與公民事物更重要的事情。這些都很容易被我們賦予聖經之外的忠誠和意義,成為我們所崇拜的偶像。但也存在著另一種危險,我們也很容易推卸作為屬世公民的責任,以聖經之外看似屬靈的理由為自己的冷漠辯護。無論我們偏向哪一方面,讓我們記住,我們是雙國籍公民。無論是在天上還是在地上,成為好公民的其中一部分就是要殷勤地禱告,殷勤學習上帝的話,求上帝藉此在我們身上作工,以福音塑造我們的生命,愛我們的鄰舍,為這座城的好處而工作,即使是當我們在等待那將臨之國的到來並邀請人加入成為公民的時候。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將探討在這兩個世界之間忠心服侍主的各方面含義,幫助信徒在地上負責任地行事,儘管他們真正的家在天上。

Justin Taylor
Justin Taylor
賈斯汀·泰勒(Justin Taylor)是榮冠出版社(Crossway)負責圖書出版和發行的執行副總裁和圖書出版商。他是幾本書的編輯或撰稿人,其中包括《神所賜的萬物視野》(A God-Entranced Vision of All Things )和《重獲中心》(Reclaiming the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