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离主义 | 林格尼尔福音事工
生活在末世
2022年09月30日
活在将要来的世界里
2022年10月07日

分离主义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两个世界之间系列的第六篇。

我已经准备好逃离加利福尼亚州了。这里原本是美国最棒的州,但今时早已不同于往日,加州位列生活品质排名的末位。这里的高速公路拥堵,赋税过重,生活消费水平一直都很高。我想搬去爱达华州,买一座农场,远离尘世喧嚣。

我用了点夸张的手法来说明问题。以上描述是很多基督徒对现今这个世界的态度,我只是把〝世界〞一词换成了〝加州〞,应用是一样的。今天的基督徒因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所见所闻而对世界灰心丧气。这年头作为基督徒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与不信的世人同住更是难上加难。基督徒常常想与世隔绝,逃亡桃花源或乌托邦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们有很多合理的理由搬去别的地方,问题是,许多基督徒想要搬家是因为他们想要逃避正在面对的问题,毕竟,主耶稣不是也呼召信徒从世界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开的吗(林后6:14-18)?这意味着什么呢?上帝是呼召我们从世界撤出、不要与非信徒有接触吗?

一些基督徒会认为这个呼召意味着我们要过僧侣般的生活,但是远离尘世的烦恼是自成一派的修道生活。讽刺的是,这种形式的分离是一种非常属世的追求,它假设一个人在此生可以达到神应许我们只有在新天新地才能达到的状态。这种形式的分别向世界传递了一个信息——就是我们不在乎他们,只想逃离他们。有了这种分离,那还怎么履行大使命?因此我们需要思考什么样的分离是健康的分离。

离开与分别

我们被呼召成为世上分别为圣的族类,对于如何理解这一点,基督徒常常感到非常困惑。理查德·尼布尔(Richard Niebuhr)有个经典的分类方法,要么是将基督与文化对立,要么是将基督与文化同化。我们可以重新陷入世界,就像我们可以从世界中分离出来一样容易。那么,在这个世界上,神在呼召基督徒进行什么样的分离?

简单思考一下保罗对哥林多基督徒的指示,我们就会得到答案。他们允许世俗之风在教会中肆无忌惮地发展。其中的一些症状包括罪恶的分裂、世俗的事奉方法、崇拜中的异教行为、滥用属灵恩赐、不道德的性行为和对错误教义的容忍。

保罗提到这些问题,是为了呼召教会以上帝百姓的身份合宜地与世界分别。《哥林多前书》第五章1节,保罗谈到了一个具体的事件,即在教会容忍严重的不道德行为。而因为教会没有行使纪律惩戒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正在损害自己作为上帝的圣洁团体的地位。

眼下最迫切的需要是那些愿意认信基督教真理的基督徒要为福音的缘故站在一起。

在呼召教会与世分离的时候,保罗将此与旧约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联系:〝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就应当把旧酵除净,好让你们成为新的面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羊羔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林前5:7)保罗将这个呼召建立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基础上,逾越节和无酵饼庆祝以色列人从埃及从死荫中得到拯救,与埃及地分别。他们从以前的生活方式中遗留下的任何东西都是对他们作为上帝百姓的独特地位的威胁。教会像以色列人一样,被呼召〝要从他们中间出来,和他们分开(林后6:17)。〞他们要从埃及出来,并且永远不要让埃及人进入他们中间。

保罗知道哥林多教会的人对于分离的问题感到困惑,他们似乎认为这个呼召是不合理的。他们可能会问:〝我们应该怎么做?以我们的道德观建立自己的教派小团体吗?〞 那么我们与其他基督徒的差异呢?今天许多基督徒都有这种困惑。

保罗的回答对我们很有启发。他解释说,分离的呼召并不意味着叫他们不要与世界上的罪人接触。没有人要求他们像僧侣那样远离世界。信徒的分离不是通过避开世上罪人的方式实现的,而是通过团契实现的。在基督的身体里只有信徒才能参与。保罗在呼召教会,以不同于思考教会的方式来思考世界。

世界永远都会是这样,按照自己的价值体系、吸引力和世界的智慧来运作,而这些往往与神的公义相对立。我们成为基督徒,离开了他们的团契,加入了另一个团契。我们从前对世界的爱已经被对基督的爱所取代,但这些真理都不意味着我们要退出或拒绝居住在世界之中。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在向哥林多人解释的时候说,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与非信徒混居是不可避免的。只要基督徒还活在世上,他们就有一个属世的公民身份。

然而,只要基督徒拒绝采用那种与天国公民身份相悖的生活方式,我们就与世界分离了。我们从旧的生活方式中得到释放,神呼召我们与世界分别,就是要我们拒绝与仍旧过着那种生活的人团契相交。我们是基督的身体,有着属天的身份地位,这让我们与世上的行为方式有所分别。

这就是哥林多人失败的地方。他们允许自称是信徒却生活不道德的人进入他们的团契。教会拒绝与他们以前的生活方式分开,其后果就是教会和世界连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呼吁他们与〝凡被称为弟兄(却行不义的人)〞(林前5:11)分开,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与他们作为神得赎子民的新身份不一致。主呼召我们与那些自称是信徒却没有信仰生活的人分开,因为他们活在罪中并不悔改。我们通过不与他们来往的方式与他们分离。信徒之间的亲密、关怀和彼此参与,是不能与那些拒绝悔改、不信福音的人共享的。

哥林多教会要通过教会纪律来实现这种分离。通过把这个人逐回世界来保持他们作为基督百姓独特的地位。以后他们还会和这个人有交集吗?还是会的。但他们与他不再有基督徒团契的关系。基督徒生活在世上愿意保持基督教会的纯洁,这就是圣经中分离的意义所在。

我们如何分离

有这些原则摆在我们面前,当涉及符合圣经的分离时,基督徒应该考虑一下几点:

首先,今天的教会需要为着不认真对待分离的呼召而悔改。梅晨(J. Gresham Machen)在《基督教真伪辨》(Christianity and Liberalism)一书中感叹道,教会一直对基督不忠,让许多不信的人加入教会,其中还有许多人甚至被任命作教导的职分。梅晨写道:

当今基督教会最大的威胁不是外来的,而是来自内部的敌人:就是当教会存在一种信仰与实践,骨子里却是反基督教的……区分教会中的两派人是当下迫切的需求。

正如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描述,分离对我们来说也是当下迫切的需求。由于教会没有认真对待分离的呼召,今天的教会已经失去了它在世上的独特身份。教会应该在信仰和实践方面与世界截然不同。许多教会可以通过把〝亚甲人〞从他们中间赶出去开始解决这个问题(书7)。

第二,基督徒需要在寻求分离的过程中设定正确的优先次序。基督徒常常在错误的问题上彼此分离或与世界分离。基督徒需要在最重要的事上团结起来,避免在求同存异的时候令人生厌,因为神允许我们有良心的自由,可以在一些问题上有分歧,但不能分离。眼下最迫切的需要是那些愿意认信基督教真理的基督徒要为福音的缘故站在一起,致力于被神的话语所塑造,并且要能够区分那些对真理的立场有重要且持久意义的问题。

最后,基督徒需要向世界作见证。基督在祂大祭司的祷告中特别向天父祷告不使信徒离开世界(约17:15)。主把我们留在世界上是为了做祂的见证人。尚未归信的人需要福音,这就是我们生活在世的原因。世界是否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他们是否看到我们关心他们、想要帮助他们了解在基督里的祝福?我们在十字架的信息中带来了答案,但如果不信的人从我们这里得到的感觉是我们在逃避他们,那么我们怎么会认为他们会转向耶稣并渴望进入我们的团契?在合宜的分别中,我们带着福音去接近他们,并谨记我们的见证是主存留我们在世上的原因。

有一天我可能会离开加州,但这可能不是我想要的一切。所以我想,就目前而言,我将尝试在我所在之地练习分离。无论在哪里,只要基督徒真正作为基督的身体与世分离,在那里我们就能享受在地如在天的生活,而这正是现在每个地方都需要的。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将探讨在这两个世界之间忠心服侍主的各方面含义,帮助信徒在地上负责任地行事,尽管他们真正的家在天上。

Gordon Christopher
Gordon Christopher
克里斯托弗‧高登牧师是加州艾斯康迪多联合改革宗教会(Escondido United Reformed Church)的资深牧师,也是丰盛恩典(Abounding Grace Radio)电台的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