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我的百姓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新天新地
2020年12月03日
這無恥的世界
2020年12月14日

安慰我的百姓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羞恥系列的第一章。

羞恥總是隱藏的,所以它常常讓我們措手不及。有一個不信主的人來參加我的教會好幾個月了。他的穿著和談吐都非常得體,也經常對我的講道表示感謝。但是我們先前的互動,一點也沒有讓我預備好面對他上次來我辦公室找我談的事情。

在上次的主日講道中,我談到了撒母耳記下十五章中大衛羞愧地逃離耶路撒冷這件事。我提到說大衛不只透過他所受的羞辱來學習信靠上帝,他還指向了耶穌基督。就像大衛,耶穌也是在羞辱中離開耶路撒冷的。祂一切的尊嚴都被剝奪了,不是因為祂逃跑,而是因為祂光著身子、受盡羞辱地死在十字架上。但跟大衛不同的是,耶穌受羞辱不是因為祂犯罪,而是因為我們犯罪。福音那好得令人難以置信的真理,就是耶穌不只擔當了我們的過犯,還承受了我們該受的羞恥。

這一點,在那位不信主的人心中引起了共鳴。數十年來,他一直都帶著無法逃避的羞恥感。身為移民,他在學校學會的一件事就是要對自己的身分感到羞恥。雖然他長大之後常常挺身捍衛他同胞的權利,他還是無法擺脫心中的羞恥感。在談話中,他提到說他的羞恥依附在他所做的事情和他的種族上,而且無論他多麼努力地嘗試,他就是無法擺脫這個羞恥感。他知道當初那個老師對他文化的看法是錯的,他也知道他感到羞恥是合理的。

我們的教會裡有許多這樣的人。人們為自己所遭遇的事和自己所做的事感到羞恥。他們將羞恥隱藏了起來,希望不會被別人看到。羞恥可能會隱藏在離群索居之中,但也同樣可能隱藏在完美主義、成功、行動主義或甚至是厚顏無止之中。但是,就像亞當和夏娃在墮落之後想要用無花果樹的葉子隱藏自己的羞恥一樣(創三7),我們的策略也是沒用的,因為羞恥依然存在。無論我們藏得多好,我們知道羞恥仍然在我們心裡。

那麼,地方教會如何幫助、安慰並治癒那些隱藏、遮掩自己羞恥的人呢?

首先,我們必須要成為傳揚福音的社群。不只是從講台傳講福音,在小組和輔導的關係中、在餐桌旁、在咖啡廳裡也都應當傳講福音。而且這個福音必須處理我們的羞恥。耶穌不只使我們得以被稱為義,祂也把我們洗淨,並把祂的義袍給我們穿上。這一點,在上帝給亞當和夏娃做衣服的時候就有所暗示了(創三21),但直到在基督裡才真正應驗;上帝在基督裡「以公義為袍」給我們穿上(賽六十一10)。福音的信息不只是饒恕而已。基督除掉了我們的羞恥,並將祂的義寺給了我們。

第二,我們需要樹立在基督裡接納的榜樣。要醫治羞恥,並不一定要在主日早上將之公開揭露,但確實會需要向那些願意在愛中與我們一起承擔痛苦的人坦承我們的羞恥。「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林前十二26)」當我們不再隱藏、並且發現別人並沒有拒絕我們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能相信上帝在基督裡也沒有拒絕我們。

第三,與世人的反應不同,我們對羞恥的回應並不是要變得厚顏無恥。受羞恥之苦的人必須悔改。但若要做到這點,他們需要有人幫助他們區分他們之所以感到羞恥的原因。羞恥是複雜且扭曲的。我們為別人對我們做的事責怪自己,又給自己的反應方式找藉口。這就是所謂「世俗的憂傷招致死亡」(林後七10-11)。只有在責任被放在該放的地方時,受羞恥之苦的人才有盼望,而這經常需要有觀點清晰的旁人幫助。當我們幫助人們看清楚他們自己的罪和別人對他們犯的罪之間的區別時,敬虔的憂傷和悔改才會在我們裡面開始那恩惠的工作。

最後,我們的教會應當是羞恥得到救贖、而非受到拒絕的地方。在哥林多前書六9-10中,保羅列了一個清單,提到信徒所不應當容忍的罪。但他接著在11節中宣告說:「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受羞恥之苦的人在教會中環顧四周,沒有看到有誰跟他們一樣。但是藉由公開的見證、透明的關係、關懷小組、甚至是講道中有智慧的比喻,都能讓受羞恥之苦的人發現他們是身在一群得救贖的罪人當中。當這發生的時候,盼望就被傳達出來了,並且保羅的下一句話也就有可能將真正適用在他們身上了:「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上帝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唯一一種能給受羞恥之人帶來安慰的地方教會,就是那不以福音為恥的教會。這意味著在耶穌為我們所受的羞辱中擁有耶穌。這就是那個來到我辦公室的人感到很困難的地方。他想要的基督教,是「只會挪去假的羞恥、而不會促使他面對他真正的羞恥」的這種基督教。但真正的基督教是不容討價還價的。他還是會來聽主日講道,也依然在掙扎。我們也仍然在陪伴他,因為我們並不因羞恥而感到驚訝。身為基督徒,我們知道何謂承受羞恥,也知道羞恥被挪去是什麼感覺。

本文原發表於《桌邊談》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