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無恥的世界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安慰我的百姓
2020年12月13日
解決羞恥
2020年12月14日

這無恥的世界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羞恥系列的第二章。

聖經第一次有關羞恥的描述,其實是在頌揚「不需羞恥」:「亞當和夏娃赤身露體,並不羞恥。(創二25)」聖經的最終目的是新耶路撒冷,那裡不會有任何羞恥存在(啟二十一27),而且來自各方的被贖之民將在那裡慶祝他們的羞恥被基督的血永遠洗除淨盡了。不過,在那之前,是一段悲慘且骯髒的歷史;在這段歷史當中,亞當的後裔、也就是我們人類會越來越大膽地做出各種羞恥的事。在此,我們要指出這個世界在羞恥這方面以三種方式所表現出來的敗壞。在最後,我們會以給基督徒的一個勸告作為總結,讓我們大家知道該如何回應這個無恥的世界。

以羞恥的事為樂

人類最核心的羞恥就是偶像崇拜,也就是羅馬書一22-25所描述的。保羅在那段經文中說人類用一些形象取代了上帝的榮耀,並且「用虛謊取代了上帝的真理,敬拜事奉受造之物,卻不敬拜事奉造物的主」。人類拒絕敬拜真正的上帝,並且不知羞恥地編出一堆假神,用雕刻的偶像作為敬拜的焦點,並且樂在當中。這就是最大的羞恥─敬拜並且事奉受造物,而非榮耀的創造者。因此,所有非基督教的宗教,或崇尚唯物主義的無神論,都是可恥的。

一切次等的羞恥,都是從「用偶像取代上帝」這件事延伸而來的。羅馬書一章揭露說上帝任憑人類存著敗壞的心(羅一28),這種敗壞的心會讓人以上帝稱為可恥的事為樂。在以賽亞書三9中,先知譴責耶路撒冷的百姓,說:「他們像所多瑪一般宣揚自己的罪惡,並不隱瞞;他們有禍了!」令以賽亞驚訝的是,他們一點也沒有試著要遮掩自己的罪,反而是像所多瑪那樣大肆宣揚。私底下犯罪是一件壞事,因為你為就連上帝也不知道(賽二十九15)。但是,毫不遮掩地犯罪、彷彿對自己所犯的罪感到驕傲,則是更深層的邪惡。更糟的是,罪人把他自己敗壞的喜悅擴及到別人身上:「他們雖知道上帝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一32)」

這個世界喜歡大膽的罪人,也就是那些藐視上帝的話語、卻不認為會遭到懲罰的人。我們的文化讚揚技藝高超的冷血殺手、大膽的小偷、自以為義的義警、滿口髒話的錄音藝術家、有創意的背叛、褻瀆上帝的脫口秀演員、裸體的女演員、通姦的「魅力情侶」、自我崇拜的運動員和神祕主義者等等的。在我們這個時代,最明顯的例子或許就是同性戀的發展;同性戀從被普遍認為是可恥的事,變成是一種該感到高興的事。同性戀權利運動不只是在寬容上帝所稱為罪惡的事,也是在整個社會的層次上頌揚這樣的事。

壓抑真正的羞恥

羅馬書一18揭露說人們藉著自己的不義來「阻擋真裡」。這個鮮明的描述,生動地表達出罪人抗拒那強行壓在他們心上的真理。上帝的聖潔和我們的羞恥都是令人難以接受的真理。亞當和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後,他們眼睛就明亮了,看見了自己的羞恥,他們立刻就將自己遮掩起來不敢給對方看到。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因著感到羞恥而驚恐地躲避上帝。他們用無花果樹的葉子遮掩自己,又躲在樹木中不敢讓上帝看見,這樣的行徑表示他們試圖靠自我拯救來壓義心中的羞恥。

同樣地,現在的罪人也經常因著自己犯下的罪而有深層的羞恥感,而聖經也說明了他們確實應該如此。有一句很常聽到的話是這樣說的:「你真該為自己感到羞恥!」這句話其實是對的,因為我們都是罪人。但是罪人卻不是跑向永生的上帝去尋求救贖,反而是試著透過各種方式來減輕羞恥感。基本上,他們是在攻擊羞恥本身。箴言三十20說:「淫婦的道也是這樣:她吃了,把嘴一擦就說:我沒有行惡。」許多人跑去找心理醫師和其他諮詢師尋求幫助,這些專家十分擅長說服他們說他們的行為都是「十分正常的」。除此之外,人們也試圖透過行善來遮掩自己的羞恥感,或是試著以藥物、酒精等世俗娛樂來麻痺自己的心思。

試圖羞辱義人

另一方面,在這個敗壞的世代裡,世人也對那些為公義而戰的人濫加撻伐。以賽亞書五20描述了我們這個世代的道德標準所具有的缺陷,說:「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人。」我們的文化以羞恥的事為樂,並以上帝喜悅的事為恥。我最近看到一件T恤上面印著這樣的標語:「同性戀並不可恥;恐同症才可恥。」「恐同症」這個新的詞語(約一九六九年)暗示說聖經對於同性戀之罪的觀點本身就是一種精神疾病。當密蘇里大學的橄欖球員麥克山姆宣稱自己是同性戀後,他的同學們在一場籃球賽上起立給他熱烈鼓掌。任何人若不一同起立歡呼,肯定會被逼得感到羞愧。

歷史上從來沒有人比耶穌經歷過更不公正的羞辱。史上最完美的人,其實一點也沒有需要感到羞恥的地方,但是祂完美的義卻使祂的敵人心生難以抹除的憎恨。「祂被藐視,被人厭棄(賽五十三3)」,受人羞辱。祂被公開逮捕、受審、定罪;祂的衣服被剝去,又受人鞭打,被人吐口水和嘲笑,被人從耶路撒冷的街道一直帶到城門外遊街示眾,又在來往的人群面前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刑罰一切的環節都是設計要用來讓受刑者經歷最大程度的羞辱。但是耶穌認為,與祂藉由這救贖之工而帶給天父的豐盛榮耀、以及藉由代死而帶給祂羊群的永恆喜樂相比,這些公開的羞辱都是不值一提的。「耶穌……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上帝寶座的右邊。(來十二2)」「輕看羞辱」這幾個字清楚地表明了世人對祂的羞辱,但是與那擺在前面的喜樂相比,這些羞辱對祂而言只是個微小的代價而已。

既然家主都受了這樣的羞辱,那我們也應當預期會遭遇同樣的事。世人不斷地試圖要羞辱那些公開為上帝而活的基督徒;這些基督徒時常傳講說基督的福音是唯一的救恩,並勇敢地為窮人和弱勢族群挺身而立,也反對不公義的法律。保羅到處傳福音,並在許多地方被逮捕、被毆打,他清楚地感受到這個世界迫不及待地要羞辱這樣的基督徒。但是他公開堅稱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羅一16)」彼得說,當世人發現我們不與他們同奔那放蕩無度的路時,就會感到苦毒與奇怪,並且會毀謗(羞辱)我們(彼前四4)。

教會應當如何回應

基督徒應當在羞恥的問題上展現謙卑,並且給世人樹立榜樣。我們應當承認我們的罪是可恥的事,並承認說當面對聖靈的定罪時,感到羞恥是合理的(羅六21)。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們必須要傳揚上帝的律法,這樣才能帶來定罪以及與之相對應的羞恥感。但我們也應當展現並傳揚那因著完全得赦免而有的喜樂;耶穌基督藉十字架將這樣的赦免豐盛地賜給任何單單信靠祂的人。正如羅馬書十11說的:「凡信祂[基督]的人必不至於羞愧。」

我們也應當預期這不信上帝的世界會以不斷增加的羞恥為樂,「越久越惡(提後三13)」。當我們發現這個世界憎恨我們、並試著羞辱我們的時候,也不必感到驚訝(約壹三13)。我們應當像基督一樣,忍受苦難並輕看羞辱(不把羞辱看得太重,來十二2)。我們也當像保羅一樣,要勇敢地傳揚福音,不以福音為恥(羅一16)。在這淫亂又罪惡的事代,我們應當抵擋任何想以基督和祂的道為恥的試探(可八38),免得當祂在榮耀中回來的時候以我們為恥。我們也應當願意在城門口外站在基督的十字架旁,忍受祂所受的羞辱(來十三12-13)。上帝只會透過這個方式來使用我們去拯救罪人脫離永恆的羞辱。

本文原發表於《桌邊談》雜誌。

Andrew M. Davis
Andrew M. Davis
安德魯·戴維斯(Andrew M. Davis)博士是北卡羅來納州達勒姆第一浸信會的(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urham)主任牧師,也是「兩段旅程」事工(Two Journeys Ministry)的創始人。他著有《振興》(Revitalize)等多本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