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羞恥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這無恥的世界
2020年12月14日
羞恥造成的結果
2020年12月14日

解決羞恥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羞恥系列的第三章。

羞恥感束縛著我們,使我們氣餒,並使我們疏離上帝和人。但我們身為信徒,該從何開始去解決我們的羞恥呢?對於這個問題,一定有個基督徒可以遵循的答案,因為當上帝所愛的人落入最深層的情緒低潮時,祂絕對不會拋棄他們。

羞恥的問題

身為第一個父親亞當和第一個母親夏娃的兒女,我們每個人都因著第一個罪而感到羞恥。我們都在亞當於伊甸園裡的背叛中墮落了:他的罪就是我們的罪,因為他是我們的根、我們的頭(羅五12-18;林前十五21-22)。我們都是有罪的,也都在上帝的憤怒之下,所以自從亞當開始我們就一直都需要一位救主。我們也躲在樹叢裡,為自己敗壞的本性感到羞恥;我們每天都感受到我們裡面的上帝形象是被汙損的,每天也都意識到罪帶來的破壞和撒旦的權勢(多三3;來二14-15)。

亞當的罪已經夠糟了,而我們的羞恥又給我們來一記落井下石。我們的過犯每天都在增加,使得我們的羞恥日積月累(羅三23)。我們所犯的罪當中,有一些是我們知道的:我們能在自己的心靈中看道並感受到這些罪的權勢。也有一些是我們難以察覺的,因為我們的心思都是有限且墮落的(羅一21-25)。我們罪惡的行為,有時候很單純,就是不順服的行為。也有些時候我們得惡行非常複雜且難以追蹤,反映出我們錯綜複雜的生活,即使身為信徒也是如此(西三5)。我們甚至以令人驚訝的頻繁程度去扭曲自己的心思來欺騙自己,給自己招來虛假的羞恥感,但實際上卻沒有任何真的羞恥(王上十九1-10)。一直以來,羞恥的陰影都不斷地以更黑暗的方式撲向我們。

別人的罪,是我們生命中第三強大的羞恥來源。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原本應該要幫助我們的鄰居,卻反過來傷害或忽略我們(路十21-37)。無論是個人還是群體,在這個墮落的世界裡,別人總是會不斷地把虛假的羞恥強加在我們身上,就像那些跟約伯對話的人一樣(伯四-三十七)。就連基督徒同胞也可能會藉由他們的言行而將虛假的羞恥加給我們(林前一10-13;加二12-13)。羞恥的問題在人類生活中是非常普遍的。

解決羞恥的秘方

這樣,我們該如何解開我們的羞恥呢?對自己心存盼望,只會使人發瘋,這是我們在不斷重複的失敗和挫折中學到的。解決羞恥的秘方,一定是在我們自身以外,在我們唯一的盼望當中,也就是耶穌基督我們的主。耶穌藉著祂的十字架解除了我們的罪惡,以及隨之而來的羞恥。

對於我們的罪惡,主成為肉身這件事是解藥的一部份。我們「既同有血肉之體,祂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來二14)」。上帝的兒子─與父上帝和聖靈上帝之間有著完美和諧的關係─成為肉身,住在我們當中(約一14)。這成為肉身的救主活出了完美的一生,祂就是上帝無瑕疵的羔羊,在每一方面都使祂的天父喜悅(太三17)。

但祂的生命並不只是為了活著:耶穌是為死而生的。必須要有祂的代贖,我們的罪惡才能得以解除。「所以,祂必須在各方面和他的弟兄們相同,為了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仁慈忠信的大祭司,好為人民贖罪。(來二17)」信徒因信靠救主而被稱義,祂就是替他們贖罪的挽回祭(羅三23-26)。只有透過與那成為肉身、被釘十字架的基督合一,我們才能罪得赦免,得以脫離罪惡。

不過,基督成為肉身、為我們代贖,所帶來的福分不只如此。基督藉由祂的行事為人除去了我們的罪惡,也同樣除了我們的羞恥。

在祂成為肉身的時候,這永恆的上帝之子,聖三位一體的第二位格,接受了降卑的羞恥,「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腓二6-7)」。正如改教家加爾文說的:「簡而言之,從祂取了奴僕的形象起,祂就開始為了救贖我們而付出代價。(《基督教要義》,2.16.5)」醜聞和羞恥充滿了祂在地上的日子。被當作非婚生子,被家人當作瘋子,又被有權人士鄙視。耶穌非常了解人們的竊竊私語、鄙視的神情和辱罵。

一方面來說,知道耶穌也會感受到恥辱,這對我們是真實的安慰。我們的大祭司能同情我們的軟弱,並且完全知道我們的羞恥(來四14-15)。祂的人性是真真實實的,所以不可能有其他解釋了(約貳一7)。祂在我們的肉身中陪伴我們,使我們不用獨自面對羞恥的可怕負擔。但是道成肉身這件事本身並不足以解決我們的羞恥。上帝為我們的羞恥所設計的解藥,必須經過骷髏地。

耶穌被當作是個褻瀆的叛徒釘在十字架上,在教會和國家的看來都是受盡了羞辱(約十九12-22)。祂所承受的這些羞辱的嘲笑,與祂神聖的身分是不相稱的,祂可是基路伯和撒拉弗所敬拜的那位上帝呢。祂有先知、祭司和君王的中保職分,卻淪為羅馬兵丁的嘲弄的對象(太二十七27-31)。

在十字架上,祂羞恥的痛苦並非意外。十字架這種羅馬刑具,是刻意設計要用來讓犯人受羞辱、受公開嘲笑的。祂被剝光衣服,在眾人面前赤裸裸地被釘在十字架上(約十九23-24)。祂汗流浹背,鮮血直流,窒息而死;祂成為肉身,為我們成為汙穢和不潔淨的(申二十一23;加三13)。這種刑具非常可憎,因此羅馬政府規定說不可以把任何羅馬公民處以十字架之刑。

但耶穌卻承受了這樣的羞辱,不是因為祂自己做了什麼,而是為了拯救我們的緣故。祂雖然知道自己將會面臨什麼樣的羞辱,卻依然選擇上十字架。祂這個決定可不是隨便做成的,看看祂在客西馬尼園所受的痛苦就知道了(路二十二41-44)。祂為什麼選擇承受十字架的羞辱呢?聖經告訴我們,祂這麼做,是「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來十二2)」。

是什麼樣的喜樂,使祂能夠輕看羞辱?祂的答案就在偉大的救贖之約當中;在這當中,祂的心思是完全與父上帝一致的(約一1;十27-29;十七4-6;弗一3-5)。祂向亞當、夏娃、甚至魔鬼承諾說祂將會打碎那蛇的頭(那蛇曾引誘我們犯罪,讓我們受羞恥,創三15)。祂也向祂的新娘宣稱了不朽的愛;祂捨命就是為了要拯救她(歌四;賽五十三)。但最重要的是,祂為祂父的榮耀、旨意和尊榮而滿心火熱(詩六十九7-9;約二17;太二十六39-42)。所以耶穌面向這擺在前面的美善之事,勝過了那擋在中間的恐懼和羞辱。耶穌在同一個時刻、以同樣的方法處理了我們的罪惡,並終極地解決了我們的羞恥。

解決羞恥的答案

我們處在羞恥當中,但耶穌俯就、親近我們;祂代表祂的百姓,替他們贖罪。在祂一生的主動順服中,祂贏得了完美的義;這義就是祂百姓得以平安的根基,也能改變他們的羞恥(林後五21)。在耶穌的被動順服中,祂親自承受了人類的羞恥最嚴重、最可怕的的形式;身為永恆的上帝之子,祂所承受的羞辱,有天與地之間的距離那麼巨大;除了祂,再也沒有人能承受這種羞辱了。只有在骷髏地那裡,才能正確地感受與體悟到人類的羞恥有多殘忍。我們在基督裡領受的恩賜真的是非常豐盛的(羅六23)。

當我們看到祂那可敬的為人與祂那無可比擬的做為都成為我們自己所有的時候,我們的羞恥就開始消散了。當我們因著信、藉著聖靈與祂合一的時候,我們的整個地位就都改變了(弗二4-9)。我們因著天父的愛子而蒙救贖,得以與天父和好,因此我們真實的羞辱已經在根本的層面上得到處理了,我們與上帝之間的隔閡也已經被挪去了。

耶穌親自承受了被遺棄的痛苦(可十五34),使我們得以不再被遺棄。祂張開雙臂歡迎我們,邀請我們靠著祂的恩典、藉著信心來進入真實的團契、平安和永生之中。我們得以與上帝和好,也逐漸與人和好(甚至包括我們的仇人)、與自己和好。「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加五25)」當我們憑著信心與祂同行的時候,我們的生活、思想和感覺也會越來越有耶穌的樣子,甚至也越來越能夠以耶穌的方式來看待我們自己的羞恥。

信徒在接下來的基督徒生活中,靠著基督的恩典與力量來面對羞恥。這表示說我們需要祂所指定的恩典媒介─讀經、聽講道、唱詩歌、照著聖經禱告、領受聖禮。我們也需要次要的媒介,也就是團契(徒四32)和教會懲戒(加六1)。善用這一切實際的資源來面對我們的羞恥,我們就能夠從沮喪中振作起來,奔向上帝的榮耀,解開並丟棄那容易纏累我們的羞恥。

本文原發表於《桌邊談》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