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的降服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福音書中的福音
2022年12月28日
審判與憐憫
2023年01月04日

全然的降服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福音書系列的第七篇。

湯蓋瑞(Gary Thomas)在《尋求上帝的面》(Seeking the Face of God)一書中說:「基督徒的健康不在於有多快樂,或是多繁榮或健康,甚至不是過去一年裡帶領多少人歸主。基督徒的健康,最終取決於在向上帝揮舞白旗時,我們究竟有多真誠。」湯蓋瑞的意思是:衡量屬靈健康的主要方法,是確定我們多降服於上帝。我相信,活出健康、有果效的基督徒生活中遇到的許多掙扎,最有可能是因為我們不願意完全降服於上帝。教會充滿了一群人,他們在順服基督的過程中身量沒有逐漸成長。因此,許多教會在屬靈上都不健康。不健康的教會關注於教會本身,人們更關心教堂的規模和年度預算,而不是基督的榮耀,即祂全體選民中所成就的救恩和成聖。

我是美國人,實際上是非裔美國人;因此我很難理解「降服」的概念。美國人永不投降,因為投降意味著軟弱、失敗、放棄,不是嗎?即使一些人已經認識榮耀之主耶穌基督,對他們來說向上帝降服也是一個挑戰。

首先,我們來研究一下,我認為主所要求的降服以及實現的辦法。幫助我反思的經文在羅馬書十二章1-2節,上帝呼召我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當使徒呼籲我們要將身體「獻給」上帝,他是在說每個基督徒都是祭司—信徒皆祭司。這並不是什麼新的教導,因為出埃及記十九章6節中我們就看到,舊約子民被稱為「祭司的國度」。新約的作者們重回到這個主題,正如在彼得前書二章9節說到,教會是「君尊的祭司」。身為站在神面前的祭司,我們必須將祭物帶到祂面前,不是為了贖罪,而是為了回應祂的赦罪。那我們當獻上什麼呢?我們唯一擁有的就是我們自己。上帝索要的降服,就是將身體獻上、降服於祂。我們的生命和所有的一切都應由上帝支配。保羅在羅馬中談到,要將肢體獻給上帝「作義的器具」(羅六12-19)。因此,我們不該再獻出雙腿、手臂、耳朵和思想,為要與上帝作對。既然我們已經藉基督稱義,就要將肢體獻給上帝,去做祂眼中看為善的事。保羅在羅馬書十二章中全面地談論,表明這是完全的降服,一切的善行盡在其中。我們生活的任何方面,都不能不藉由耶穌基督獻於上帝。

上帝要的奉獻是活潑且聖潔的。注意,上帝不想要死的祭物;祂想要活的。祂定意要讓子民喜樂地降服於祂,在祂身上找到喜樂的源泉,而不去追求世俗的享樂。自然而然,因為耶和華上帝是聖潔的,所以獻給祂的供物也必須是聖潔的—祭物要潔淨,且專為要獻給祂。保羅說,當上帝的子民以聖潔、謙卑獻上自己時,教會將越來越多地經歷「屬靈的崇拜」。我們為何要為崇拜的元素而爭吵!有些教會不喜歡讚美詩,有些教會不喜歡現代的讚美歌,有些教會不喜歡使用樂器,這些人都認為他們的偏好比其他人更符合聖經。但是,除非我們喜樂地降服於基督並有所成長,否則我們沒有人在真正地敬拜上帝。我們向祂獻上死祭和聖潔身體之外的一切,這是扭曲了對永生上帝的敬拜。我們說自己是屬於祂的,但生活卻被自義、貪婪、苦毒、種族主義、慾望和嫉妒所玷汙。那麼,如何才能在生活中經歷和見證上帝的大能呢?答案在於,整個自我每天都要降服於上帝,唱著聖詩「奉獻所有」,並相信上帝會以大能改變我們。

降服的方法也是一部分的問題。我們的腦袋裡充滿了世俗的事物。我們渴望更多,不滿足於少,所以負債累累。當我們追求美國夢時,婚姻卻失敗了。雖然我們的孩子已經受過要理問答的訓練並經過潔淨,然而,當他們去上大學時表現得像異教徒一樣,會是一件奇怪的事嗎?他們沒有經歷過,甚至沒有見證過一個敬拜群體完全降服於基督和上帝大能的樣子。

為什麼我們要完全降服於神?我們的天父在基督裡,將祂充足的憐憫傾倒在我們身上。上帝的憐憫是給可憐人的。上帝的憐憫類似於恩典,因為我們不配得。我們真的明白,沒有基督我們就什麼都不是嗎?上帝的子民必須懇求祂向我們顯明自己全然的墮落,好讓我們能為罪和文化的罪哀痛。這便是蒙福之道(太五4)。當我們明白上帝的聖潔與我們靈性的匱乏之間差距多大時,就能清楚看見上帝的憐憫,藉由基督在稱義、成聖、揀選和得榮耀向我們顯明。因著上帝極大的憐憫而謙卑下來的人和教會,更有可能在生命中天天向基督降服,並且有所成長。如此一來,崇拜將以上帝為中心,心思意念也將被祂豐盛的愛和大能更新。靠著上帝奇妙的恩典,這些教會將能夠使居住在其中的人民成為門徒。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Smith Kevin
Smith Kevin
凱文‧史密斯(Kevin Smith)是佛羅里達州庫特灣(Cutler Bay)松樹(Pinelands)長老會的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