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什麼?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上帝是怎樣的一位上帝?
2020年05月20日
基督是誰?
2020年06月18日

人是什麼?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福音的核心系列的第三章。

每天傍晚下班後,我總會坐下來花個幾分鐘看看當天的新聞。雖然這幾分鐘的時光對我的身體和心思而言是非常放鬆的,但我必須承認這並沒有帶給我的心靈多少安息。這是因為我在那些頭條新聞中看到的消息,不斷地提醒我一個根深蒂固的事實:我們的世界出了問題,甚至我們人類自己也是。但究竟是什麼問題呢?

人們對這個問題有不一樣的答案。有些人說這個問題主要是經濟上的,另一些人則說是社會上的,還有一些人說是心理上的。這些答案確實能部分地說明我們痛苦的症狀,但是聖經說我們的病症比那些人說的都還更嚴重、更複雜。簡單地說,我們的問題就是罪─反叛那位創造我們的上帝。

創世記講述了上帝如何只藉著祂的命令而創造世界。根據創世記1:26-28,上帝創造之工的巔峰就是創造人類。人類在整個宇宙一切受造物當中是獨一無二的,是上帝「照著祂自己的形象」創造的。照著上帝的形象受造,這可是一件意義非凡的事。我們人類的理性、創意、甚至我們與上帝和彼此之間聯繫的能力,都反映出上帝的性情與本質。不過,「擁有上帝的形象」不只指出我們的身分,也指出上帝創造我們是要我們去做什麼。

除了生活在與上帝之間的團契當中,亞當和夏娃也被賦予了工作,要以祂的代理人身分去管理並且照顧祂的創造。因此,上帝告訴他們說要「治理」這地,並且要「管理」各種生物─不是濫用並虐待,而是要「修理、看守」(創世記2:15)。在這麼做的同時,他們就能把造物者的愛、大能和良善傳達給整個受造界。在世上作上帝的形象,或許最基本的意思就像這樣:正如古近東的君王會在山上設立自己的「形象」,藉此提醒他的人民是誰在掌權,亞當也像這樣代表著上帝對世界的權柄,他被上帝賦予了統治權。

不過,亞當對受造界的權柄並不是絕對的,而是來自於上帝、也受上帝約束的。人們經常納悶為什麼上帝要把分別善惡樹放在伊甸園裡。上帝這麼做的原因是要提醒亞當和夏娃說他們管理與治理這地的權柄並不是絕對的。這就是為什麼亞當和夏娃吃了這樹上的果子就是犯下非常嚴重的罪。亞當和夏娃吃這樹上的果子,就是在嘗試去做那條蛇欺騙他們說他們可以做的事─他們想要「變得像上帝一樣」(創世記3:5)。他們想要抓取更多的能力和權柄,多過於上帝已經賜給他們的,於是他們就採取了行動,企圖得到王位。

亞當犯罪的結果是災難性的。上帝已經說過了,人若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就必定死。祂並不是單純指肉體上的死亡,同時也是靈性上的死亡,這是更可怕的。這是個公義且正確的懲罰。由於一位完全聖潔又公義的上帝無法容忍這樣的邪惡與罪行存在祂面前,也由於亞當和夏娃宣布要脫離上帝而獨立,於是他們就把自己和生命與良善的源頭切割開來了。他們應當承受上帝的憤怒,因為他們背叛了祂。他們犯罪的工價就是永恆的死亡、審判與地獄。

更糟糕的是,亞當犯罪時,他是代表了全人類。所以保羅在羅馬書中寫說:「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羅馬書5:15) 因此我們每個人都一而再、再而三地以我們的罪來認同亞當背叛上帝的行為。我們同樣也想要脫離上帝的權柄與統治,所以我們放縱自己去在受造物當中追求愉悅和快樂,把這當成最終極的目的。在這樣做的過程中,我們就是在宣告說上帝不值得我們去敬拜,因此我們證明了自己是活該承受靈性死亡的咒詛,也就是上帝在起初就宣告的咒詛。

如果聖經的故事在這裡就結束了 ── 人類處在上帝的憤怒之下,毫無解脫的可能 ── 那麼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沒有盼望的現實之中了。但是,讚美上帝,故事並沒有停在這裡。上帝沒有讓我們在自己的罪中等死,而是展開了救贖的行動。透過祂兒子耶穌的降生為人、死亡和復活,上帝拯救了祂的百姓脫離他們的罪,並且一舉完全地讓一切都永遠回歸正軌。

本文最初發表於《桌邊談》雜誌。
Greg D. Gilbert
Greg D. Gilbert
(紀格睿) 紀格睿博士是肯塔基州路易維爾第三大道浸信會的資深牧師。他是《福音是什麼?》(What Is the Gospel?)一書的作者,目前正在寫的書是《耶穌是誰?》(Who is Je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