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告白與教會使命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信仰告白與教會會友
2022年09月07日
女人在基督裡的身分
2022年09月14日

信仰告白與教會使命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認信的教會系列的第七篇。

當今社會,信仰告白的名聲莫名地不如人意。早期教會和宗教改革時期的教會為我們留下了久經考驗的信條以及信仰告白。在這些信條中,教會找到了「一次交付給聖徒的信仰」(猶大3)充滿權柄的總結。然而,今天有一種廣受歡迎的觀點,認為公開認信信仰告白的教會通常都沒有完成大使命的任務,人們認為信仰標準對於他們傳福音沒有幫助,反而是在積極地阻礙將清晰而簡單的福音信息帶給世界的努力。

可悲的是,這種看法是有一定道理的。認信的教會往往沒有像他們應該做的那樣熱心傳福音。更多的時候,他們關於各自認可的信條的辯論在外人看來更像是神學觀點的討論,是更細緻、更深奧的內部辯論。因此,許多人認為,宗教改革內涵豐富的認信標準本身就是對教會福音事工的一種阻礙。作為在後基督教時代的德國從事植堂工作的牧師,弟兄姊妹不止一次善意地提醒我不要把信仰告白當作傳福音、建立教會以及對初信信徒進行要理教導的工具。

以真理的話語向不信的世界宣信基督,這並不阻礙教會的宣教使命,反而是教會履行大使命的一部分。

認信信仰告白的教會確實常常缺乏傳福音的熱情,但是否能證明這一令人遺憾的事實可以歸咎於信仰告白?難道信仰告白在宣教處境中真的「沒有用」嗎?恰恰相反。雖然認信的教會在履行大使命方面可能確實是、而且經常是怠惰的,但問題並不在於信條本身。

信仰告白的真正目的

基督徒的真正呼召是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承認基督。這在當今世界許多地方的宣教處境中都是一樣的。在有些地方,承認相信基督甚至可能會對信徒的生命造成直接的威脅。但我們並不孤單,耶穌自己是第一個願意為祂的認信慷慨赴死的殉道者。祂的門徒當然不應該期望自己的境遇比他們的主人更好(約十三16)。基督要求門徒宣告他們對祂的認識,說出祂是誰(太十32;十六15),在付出代價之前要先計算代價並表明願意承受代價,這個代價甚至可能是死亡(十27-28)。信仰告白是我們對聖經的實際教導發自內心的信念,這種信念如此強烈,以至於我們寧可死也不願妥協真理。沒有人會願意為了他認為「很有可能 是真的」的事被燒死。然而,事實上有些基督徒已經因為他們認為是絕對真實的信仰告白被燒死在了火刑柱上,這真理是沒有任何例外或條件的。

翻閱那麼多教會信條的起源,我們會發現它們幾乎沒有一條是在舒適的環境中寫成的,而都是在迫害的烈火中由血寫成的。它們證明了殉道者的血實際上是教會的種子。舉一個例子就足以說明這一點。當圭多·德佈雷斯(Guido de Bres)在1561年撰寫《比利時信條》時,他還向西班牙統治者菲利普二世一併上交了一封信,在信中他闡述了他寫信仰告白背後的理由:

驅逐、監獄、枷鎖、流放、酷刑和其他數不清的迫害都清楚地表明,我們的渴慕和信念不是屬肉體的,因為如果我們不接受、不堅持這個教義,我們的生活會輕鬆得多。但我們敬畏神,對耶穌基督的警告也心存畏懼,祂說如果我們在人前否認祂,祂在神祂的父面前也會離棄我們,所以我們忍受背被鞭打,舌頭被割,嘴巴被堵,全身被燒是因為我們知道,願意跟隨基督的人必須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

德佈雷斯和許多人都願意殉道,事實上他們也都因為他們的認信真的殉道了。因為他們知道,否認他們所相信的真理就是否認基督,而否認基督對人的靈魂有致命的損失,會奪走人得救唯一的希望。他們不惜付出死亡的代價也要宣告信仰,不為別的,只為了福音能傳開。每一位偉大而忠誠的宣教士願意,哪怕是勉強地願意竭力認信基督,都是出於真誠的心。

儘管教會的第一份信仰告白是為了陳述正統的信仰內容,也就是神學性地宣告真理,但它們從來都不是只為了教會而編定的,也是為了與屬世的錯誤信仰體系進行接觸。在教會認信中沒有死的正統這個觀念,信仰告白總是會挑戰我們,也會挑戰這個世界。

信仰告白的目的也是為了成為傳講福音的指南。並不是所有老舊的方式都是忠誠的,只有像這樣符合神話語真理的、由教會所認信的信仰告白摘要才是「宣講福音」忠誠的方式。信仰告白是真的「把話塞進我們的口中」,即符合聖經的話,使我們的信仰經歷有意義的話,以及我們在世界中見證基督時必須使用的話。信仰告白是歷經時間考驗的有效工具,用於全面地教授初信者和門徒基督教信仰的內容,就是基督教導我們的一切(太二十八20)。信仰告白為我們提供了話語,讓男女老少都能掌握信仰的內容。但在這些事中,編寫信仰告白的初衷是為了積極地宣告真正的信仰、真正的福音,以在基督裡的救恩裡將人奪回。

認信的行動

我們常常誤以為信仰告白是過時的東西,甚至是靜態不變的。我們將信仰告白放進「正統 」的文件夾,鎖進抽屜,有需要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甚至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拿出來。但實際上,信仰告白是強有力的動態事件。它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發生在教會以及發生在世上的事。正如多蘿西·賽耶斯(Dorothy Sayers)所說,「教義就是一場戲」。堅定的、合乎聖經的信仰告白一再向我們再現上帝參與世界的這齣戲,通過祂的愛子也通過聖靈創世和救贖一個民族的一齣戲。我們所認信的讓我們立即地、完全地參與其中。當信徒個體張開嘴,宣告發自內心的信仰告白的時候,當教會全體張開嘴,宣告歷經考驗的信仰告白的時候,就是在由聖靈引導、以上帝真理的雙刃劍對抗有形以及無形的世界。這是神親自來審判和拯救失喪之人的事件。傳講福音和認信之間並不存在矛盾,前者是後者的功能和結果。信仰告白是可以想象的最反文化的行為。它向世界上不信的假設宣戰,否則就沒有什麼會質疑這些假設。

讓我們來認信吧

信仰告白是教會的傳聲筒。教會如果沒有宣告信仰,就成了啞巴,對於不信的世界就無話可說了。但當教會發聲時,神就會在祂的救贖工作中滿有能力地使用它們。那麼,為了選民的利益,讓我們堅守信仰告白。我們不要僅僅參與學院式的辯論,而是要真的擁有信仰告白,實現它本來的意圖:作蓋過魔鬼和世界謊言的擴音器;作真理的指南和堡壘;以及作使失喪者歸信的管道。

真正的認信是向外看的,它總是把我們引向屬靈的爭戰,甚至有可能讓我們殉道。然而,這正是使我們歸信、使教會成長的土壤。這可能是我在宣教領域學到的最重要的一課。

以真理的話語向不信的世界宣信基督,這並不阻礙教會的宣教使命,反而是教會履行大使命的一部分。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Sebastian Heck
Sebastian Heck
塞巴斯蒂安-赫克是德國海德堡的 "獨立福音派"(Selbständige Evangelish-Reformierte Kirche)的組織者與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