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太書第三章28節 | 林格尼爾福音事工
哥林多前書 第十三章13節
2022年07月27日
腓立比書四章13節
2022年08月03日

加拉太書第三章28節

編者註:這是《桌邊談》雜誌:這節經文到底在說什麼?系列的第八篇。

人們常常錯誤地引用保羅在加拉太書第三章 28 節中的話來支持各種立場,通常有兩種錯誤的解讀,第一種認為保羅好像是在說人與人之間所有的區別都消失了;第二種則低估了保羅要表達的意義的重要性。

首先,有些人引用加拉太書第三章 28 節的經文來支持均平主義、跨性別主義、全面的文化融合主義(comprehensive cultural assimilation)、無種族差異以及無階級社會等主張,然而這些都與保羅在這裡要說的重點無關。他所提倡的平等是跟救贖相關的,而不是全方位地模糊掉所有人之間各種各樣的區別。事實上,上帝在創世之初就設計了一些特定的區分—例如安息日與平常日(創二2-3;出十六22-26;可七19),勞苦與安息(創二15;帖後三10;雅五4)以及性別角色的區別(創二18;林前十一16)。這個事實說明保羅所提到的三類區別是普遍存在且長期有效的:性別角色的不同(男性-女性)、社會地位的不同(奴隸-自由人)和所屬種族的不同(猶太人-希臘人)。

因我們與基督聯合,我們就同與基督所帶來的益處有份—沒有人與人之間的區別,也不存在誰比誰更優越或更有優勢。

首先是男女的區別。基督的工作沒有廢除性別角色之間的差異。比如,加拉太書三章 28 節和以弗所書五章 22 節的內容並不矛盾,只是一個論及救恩,而另一個談的是家庭中的性別角色。教會中也存在著某些特定的區別,例如只有符合一定資格的男性才能擔任教會的某些特定職務(提前二12-15)。

然後是奴隸和自由人的區別。保羅對腓利門的懇求假定了社會性和勞動力的區別,然而保羅用福音解決了這些區別。保羅提醒腓利門,即使他和阿尼西謀有主僕的關係,但他們首先是在救主中聯合的弟兄(另參考林前十二13)。

最後是猶太人和希臘人之間的區別。種族和文化本身雖然不是在創世時就設立的制度,但上帝在護理中設立了這樣的差異(參考徒十七26)。沒有人能選擇自己生於哪一種種族或文化,但基督的救贖並沒有否定上帝護理的智慧。

從上下文和聖經的類比來看,我們知道保羅並不是在說要消除所有的區別,然而,從反面來說有一個同等的錯誤,就是以犧牲基督徒的合一為代價強調肉身的區別。在加拉太書中,保羅所關心的不是要保留差異,他關心的是消除那些會妨礙基督已經成就了的事的分歧(見林前十二13;西三11)。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救贖歷史很重要。

「時候滿足」(加四4)之前,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隔著一道牆(弗二14)。上帝「從萬民中揀選」以色列(申十15)「作祂自己的產業」(申七6)。然而,「萬國各行其道」(徒十四16),基督卻建立了一個合一的國度,實現了上帝的預言,使萬國成為祂的產業(詩二8;王上八41-43)。在基督的事工中,祂延遲將萬國完全納入祂的國中,直到祂完全成就了所要作的工(太十5;十五24)。雖然神早就預言了救恩的範圍包含萬國萬邦,但這種包含仍令人感到震驚;因此,使徒行傳中對於外邦人和割禮的記載是有些令人感到困惑的(徒十-十一;十五),這種困惑在加拉太教會中盛行,猶太教信奉割禮,並將其視為成為亞伯拉罕後裔的附加條件。但割禮已被洗禮所取代,洗禮是與基督聯合的記號與印證(加三27)。那麼,怎樣才能與基督聯合呢?是什麼使我們成為亞伯拉罕的後裔?答案不是種族(猶太人或外邦人)、不是割禮(男性或女性)也不是社會地位(自由人或奴隸),唯有信心才能使我們成為亞伯拉罕的後裔(16、22 節),成為神的兒女(26 節)。因我們與基督聯合,我們就同與基督所帶來的益處有份—沒有人與人之間的區別,也不存在誰比誰更優越或更有優勢。只要一個人相信基督,無論他的性別、階級、種族或年齡是什麼,他就與其他所有聖徒一樣同在基督耶穌裡,因此有權享受與基督聯合所帶來的所有益處。

儘管某些區別仍然存在,但與基督聯合才是最重要的。信心是首要的,因為無論人的外在有多麼不同,唯有信心才能使人們聯合,共同「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第 29 節)。此生我們與他人任何的差異都是相對可以忽略不計的,各種文化都有自己獨特的美,但它們與和上帝的百姓所共享的聯合相比就變得微不足道了。因此,儘管基督徒從外在看來可能沒有什麼相似之處,但他們能享有一種合一,這種合一無限地超越基於這些特徵的假定的合一。

教會中可以有區別,只要這些區別不會造成分裂。我們不允許有任何形式的偏袒。允許這些破壞基督徒之間團契的區別存在就意味著重建基督所拆毀的隔牆。當我們根據外表區別對待基督徒時,就是按外表看待彼此(林後五16),就重建了阻礙,願這句話說的永遠不會是我們。

本文原刊於《桌邊談》雜誌

Aaron L. Garriott
Aaron L. Garriott
亞倫‧蓋里奧特(@AaronGarriott)是《桌邊談》雜誌的總編輯,以及佛羅里達州桑福德改革宗聖經學院的常駐客座教授,也是佛羅里達州奧蘭多改革宗神學院的畢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