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上帝的荣耀
2021年03月16日
为什么争论有时候是必要的?
2021年03月23日

想想大众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争论系列的第六章。

说到不信上帝的人,虽然他们的心思与上帝的真理敌对,但有时候他们的属灵洞察力却比我们认为的还更强。至少这是我在大学三年级时发现的。作为一所世俗大学的宗教系学生,我发现自己经常处于课堂上关于圣经无误、基督的排他性等议题的争论当中。我希望我能告诉你们说我总是以慈善和仁慈的态度去试图阻止老师和学生将耶稣的教导颠倒过来。不幸的是,我对福音核心真理的兴奋有时会以不那么令人愉快的方式表现出来。提高音量、急于打断对手等行径都常常出现我的争论中。很多时候,我更关心的是如何赢得辩论,而不是在捍卫真理的过程中表现出恩典。

我这样的行径在大二的时候、也就是我第一次上宗教课的时候就有出现过了,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们会对我的同学造成什么影响。这种情况在我大三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在我和教授就基督有关救赎的排他性进行了一次平静而又尊重的课堂讨论之后,有一位同学走到我面前。这个女孩不是基督徒。事实上,她是一个巫术修行者。但她在课后对我说,我的论证方式与一年前相比有了明显的变化。她不同意我的论点,但是她赞扬我的陈述方式。她几乎是在感谢我用一个基督徒的方式来阐述我的基督教论点。

如果说从那天起,我在争论中总是会表现出和蔼的态度,那就是骗人的。不过我想我可以说,我至少在状况比较好的时候,会尝试去顾及到:当我以基督徒的身份表达立场的时候,大众可能会有什么想法和期许。毕竟,无论我们喜欢与否,其他信徒甚至全世界都在注视着我们的言行。因此,我们争论的方式会对大众产生属灵的影响,这个影响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这就是约翰牛顿在《争论》一信的第二个部分中要我们记住的重点。

牛顿提到了三个群体,他们就是观察我们在争论中的言行举止的群体。第一个群体由那些与我们在原则上有明显分歧的人组成。这些人当中有些可能是基督徒,有些可能不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有既定的宗教观点。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些旁观者呢?

对于这类人,你可以参考我前面所说的。虽然你主要是针对一个人,但有许多人和他一样;因此,无论是对一人或百万人,都适用同样的道理。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向大家推荐本期《桌边谈》的上一篇文章。

第二类旁观者没有既定的宗教观点,但知道真基督徒应当具有什么样的美德。这些人对于信徒应当如何参与争论有着适当的期许。换句话说,他们能看出我们什么时候不温柔、不谦卑、不慈爱。这些人正在寻找这样的失误来合理化他们拒绝真理的借口。基本上,牛顿劝我们要以基督徒的方式行事,以免给拒绝上帝的人找到借口。

在我们进一步解读他关于这类群体的建议之前,让我们先来区分一下那些对基督徒有适当期许的人,和那些有不当期许的人。在当今世界,许多人误解了基督徒温柔、谦卑和爱的美德。他们认为,无论在任何事情上表态,本质上都是傲慢和不慈爱的。可悲的是,这种观点可能在教会内比在世俗文化中还更为普遍。

牛顿指的是那些对真正的谦卑、温柔和爱的含义有基本理解的人,而不是那些基于对上述美德的错误理解而产生错误期许的人。前者知道,谦卑并不是拒绝坚持真理,而是愿意肯定说我们不该以自己的权柄来论证真理。这样的人知道,有所主张是一种深刻的爱的表现,尤其是当这个主张显然是为了对方和听众好的时候。

这样的主张应当是:

完全出自圣经和经验,并加上温和的口气,使读者意识到:不论我们能否使他们信服,我们都盼望他们的灵魂得到保全,并且我们的争论都只是为了真理的缘故;如果我们能够让他们相信这些就是我们行事的动机,那么我们的目的就达成一半了;他们也能更冷静地考虑我们的提议;如果他们仍不同意我们的意见,他们至少不得不肯定我们是出于一片好意。

换句话说,我们应当让旁观者和反对者都毫不怀疑地相信我们是为真理而争论的、是因为爱他们而争论的,而不是因为我们想显得比别人更聪明或更有智慧。

牛顿说,最后一群旁观者(即在旁观看的大众)就是那些倾向于同意我们的人。我们可以极大地造就这些人,也可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属灵伤害。

要「振奋」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是很容易的。我们在政治集会和其他造势晚会中经常可以看到这种情况。当我们在那些与我们基本立场相同的人面前为真理争辩时,可以产生很多好处。他们对教义的理解可以更加敏锐,对基督的爱也可以加深。但这些旁观者不仅会注意我们所说的内容,也会注意我们陈述方式。如果他们确信我们说的话是真实的,那么他们就更容易确信我们的陈述方式也是正确的。如果我们是以谦卑和爱心来介绍真理,这是很好的。然而,如果我们傲慢,想增加自己的追随者,而不是想让别人爱真理,那么我们就等于是在鼓励人们也这样做,毒害那些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结出圣灵果子的树。

为真理而坚持立场,有时候也是必要的,即使会产生争论。同时,牛顿也意识到了自义的动机;有太多的争论都是因着这种动机而开始的。

就连那些最美善的人也未能完全摆脱[自义]这酵的影响,因此,很容易把对手当作数落的对象,从而觉得自己优越的判断很了不起。大部分的争论不但没有节制、反倒往错误的方向发展;因此,整体而言,这些争论并不能带来什么好处。这些争论惹怒了那些应该要被说服的人,也让那些应该得造就的人反而变得自满。

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在观察我们。因此,我们要愿意为基督的真理而坚定地站立,但也要带着智慧去这么做;这种智慧能帮助我们明智的选择战场;有些战场是我们就算战死也要守住的,也有些战场是跟基要真理无关的。此外,让我们以正确方式来坚持真理吧,使我们的爱心和谦卑永远不会受到合理的质疑。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Robert Rothwell
Robert Rothwell
罗伯特‧罗斯威尔是《桌边谈》杂志的副主编与林格尼事工的资深作者,以及改革宗圣经学院的常驻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