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对方
2021年03月11日
想想大众
2021年03月18日

想想上帝的荣耀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争论系列的第五章。

 

约翰牛顿(1725-1807)在今天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他伟大的赞美诗,包括〈奇异恩典〉和〈荣耀锡安〉(Glorious Things of Thee Are Spoken)。但在他那个时代,他更受人重视的作品可能是他的书信。有人称他为「写信的灵魂指挥家(the great director of souls through the post)」。这就是他书信的价值;他出版了好几卷的书信,包括他写给妻子的一封信;有一位评论家 ─ 他的朋友理查德塞西尔(Richard Cecil) ─ 给这封信写了评论,说妻子们读到这样的情书肯定会欣喜若狂,并说:「我们[丈夫]可能会因为从未给妻子写过这样华丽的信而少了几分尊严。」

在约翰牛顿的几封信件中,他对「争论」这个主题发表了评论。他对它深恶痛绝。(如果对这种事很有兴趣,那岂不是一件令人不快乐的事吗?)他也觉得自己不太擅长争论。他说:「这不仅是我不喜欢做的,也实在是我没有能力去做的。」虽然对争论缺乏经验,但他还是能够针对这件事给予圣经的劝告。约翰牛顿不断地试着去给人这方面的建议。(在关于奴隶贩卖的公开争论中,他不是有鼓励过威伯福斯吗?)。在那个年代里,只有一小群圣公会牧师是福音派人士;当时的他特别意识到加尔文主义者身为少数人,可能会过于频繁地感到必须参与争论的压力。

肯定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要参与争论,那么我们的观点必须要以上帝的荣耀作为主导的议题。他写道:「如果我们以错误的心态行事,就难以将荣耀归给上帝。」《西敏小要理问答》的第一问和其他问都同样与此相关:在争论之中,我该如何说话、写作或行动,才能够使上帝得到最大的荣耀?

这是原则。但它需要被具体化。约翰牛顿意识到,有时我们自称是「为了上帝的荣耀」而参与争论,却看不见自己内心真实的动机正在冲击着我们的言行、正在透过我们的举止而表露无遗。「为了上帝的荣耀」这个标语必须真实地改变基督徒对争议的响应方式。

「为了上帝的荣耀」并不表示我们必须要对每一个争论都做出一个整体的回应。每个情况都不尽相同。我们不该把珍珠丢在猪面前。

这里有三个争议的例子。在第一个例子中,沉默才是荣耀上帝的适当反应;在第二个例子中,必须要对抗;在第三个例子中,必须要忍耐。同样是面对争论,为什么要有如此不同的反应方式呢?

 

保持沉默

以赛亚书三十六章生动地描述了亚述王西拿基立如何攻击犹大。拉伯沙基(亚述军官)试图挑起争论。希西家意识到拉伯沙基是在「辱骂永生的上帝」(赛三十七17)。城中领袖们听从了王的吩咐,于是「百姓静默不言,并不回答一句(三十六21)。」故事的结局是什么?上帝表明了他们的静默是对的。主的天使击杀了十八万五千名亚述人。西拿基立撤退了。

如果为了捍卫主而进行言语上的争论,岂不是更勇敢、更「忠心」吗?为什么要保持沉默呢?原因有三:

  1. 争吵的话语,并无法在此辩护主的荣耀。在这种时候,我们要仰望主来维护祂自己的荣耀,而不是把荣耀给别人。
  1. 我们为主的荣耀辩护时,最佳的方式是先向主提到那些不信的人,而不是先对那些不信的人提到主。所以希西家祷告说:「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啊,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亚述王的手,使天下万国都知道惟有你是耶和华(三十七20)。」唉,并非所有勇猛的争论者都是勇敢的代祷者。
  1. 若不保持沉默,我们可能就会羞辱主的荣耀,正如约翰牛顿所暗示的那样。我们无法藉由侮辱别人来撤销那人对上帝的侮辱。

直指错误

在早期的教会里,曾发生过一件没那么公开、但同样令人惊讶的事。

想象一下当时的热烈气氛:西门彼得与外邦人同桌共餐。然后,有几个人从雅各那里到来了(加二12)。于是彼得和其他犹太基督徒、甚至包含巴拿巴就都退去与外邦人隔开了(11-14节)。保罗如何回应这件事呢?他「当面反对彼得(11节)」。

保罗肯定是对的。但为什么这是一个荣耀上帝的回应?为什么正确的做法并不是为了尊重彼得和巴拿巴、为了避免尴尬和分裂的可能而保持沉默?

  1. 事件的主角都在场,而且信的是同一个福音。保罗并没有先藏在心里,然后在背地里讲彼得坏话。保罗做了艰难的事情。他亲自直接对彼得讲。这荣耀了上帝,因为它遵循了圣经的模式(太十八15;雅四17)。
  1. 这件事涉及到福音的核心(正如保罗在加二15-21中指出的)。
  1. 这件事涉及到「受按立的」牧师,而不是一个普通的个人。彼得和巴拿巴的偏离会导致其他人的偏离,也会给整个教会带来灾难性的混乱。为了顾及上帝在教会中的荣耀,这种事情需要直接的对话。

耐心地回应

几年后,保罗遇到了一个乍看之下非常相似的情况。在罗马教会中,关于饮食和节期的争论一直都存在。有些人遵守特殊的日子,不吃某些食物。这大概是犹太信徒和外邦信徒之间的争论(在犹太人和犹太基督徒被驱逐出罗马后,外邦信徒在教会中占了多数,见徒十八1-2)。保罗在意的是上帝的荣耀。在这场争论中,两方如何能够「一心一口荣耀上帝─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罗十五6)」?

  1. 引人注目的是,所谓「坚固的人」,也就是在争论中「站在正确的一方」的人(十四14),应当避免去坚持要求别人采纳他们的「正确」立场和做法。当「坚固的人」接纳「软弱的人」时,才最能显出上帝的荣耀,因为这就是上帝在基督里所做的:「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五6)。」
  1. 主内伙伴是基督的仆人,不是我们的仆人。贬低或轻视软弱的人,就是轻视荣耀的主。记得马太福音二十五40吗?
  1. 在有争议的议题上坚持行使自己(吃肉、忽略节期等等)的「自由」,就会损害这种自由本身。这意味着我们是被内心的「需要」所驱动的,而不是爱所驱动的。我们关注的是自我的荣耀,而不是上帝的荣耀。既然「基督也不求自己的喜悦(罗十五3)」,那么我们应该求自己的喜悦吗?

这些例子绝不是全面的。但它们说明了约翰牛顿的观点。在一切事情上都要寻求上帝的荣耀,并保守自己的心。基督徒总是需要这明智的忠告。

 

本文原刊于《桌边谈》杂志。

Sinclair B. Ferguson
Sinclair B. Ferguson
傅格森博士是林格尼尔事工的教学伙伴,以及改革宗神学院系统神学的校长教授。他有许多著作,包括《成熟》(Maturity)、《圣灵论》、《全备的基督》、《唯独在基督里》、《献给上帝》(Devoted to God)、《日光之上》、《磐石之上》、《字字珠玑──细读腓立比书 》、《字字珠玑──细读以弗所书》。